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商標

“江小白”商標案緣何一波三折?

日期:2020-02-14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孫芳華 瀏覽量:
字號:

背景介紹:近日,隨著最高人民法院(下稱最高院)的一紙判決,歷時7年的江小白商標案終于落下帷幕。該案歷經商標異議、商標無效、一審、二審、再審行政訴訟等程序,案情幾度出現反轉,可謂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引發業界的廣泛關注。本文邀請專家對“江小白”商標案法律問題、警示意義等進行解讀,希望為企業維權提供借鑒和參考。


受訪嘉賓


齊愛民 廣西民族大學知識產權發展研究院院長、教授


崔紅 羅思中國商標業務負責人


問題一:該案的爭議焦點是什么?最高院改判的理由是什么?


齊愛民:本次再審的核心爭議在于訴爭商標“江小白”商標是否在申請日之前已為江津酒廠所有,是否違反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未經授權,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義將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標進行注冊,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異議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


第一,“江小白”商標并非江津酒廠在先權利。雖然江津酒廠與新藍圖公司存在經銷關系,但雙方的定制產品銷售合同也同時約定定制產品的產品概念、廣告用語等權利歸新藍圖公司所有。此外,江津酒廠并不能提供有效證據證明“江小白”商標為其所有,這與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所規定的“將被代理人的商標進行注冊”并未沖突,因此作為所謂“代理人”的新藍圖公司未達到本條規定的代江津酒廠進行商標申請的情形,新藍圖公司對新商標進行申請并不存在“在先權利”的障礙。


第二,“江小白”商標在訴爭前并未被江津酒廠所使用。江津酒廠并未提出有效的證據證明其已經在訴爭之前已經使用或者提出此商標概念,其所提供的真實性不足的“審計報告”以及與在申請日之后同寶興玻璃公司簽訂的“我是江小白瓶”購買合同等證據,無法有效證明其在先使用商標證據,使用證據的不足也成為江津酒廠敗訴的又一重要原因。


簡單而言,最高院改判的核心原因在于江津酒廠以非自身已經擁有并且已經使用的商標去申請無效江小白公司已獲得授權的商標,且無法提出有效的在先使用商標證據,最高院對于二審的改判是具有其邏輯合理性的。


崔紅:該案的爭議焦點是新藍圖公司于2011年12月19日申請注冊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下稱訴爭商標)的行為是否構成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的情形,具體可以歸納為:江津酒廠是否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已經使用“江小白”商標;新藍圖公司是否在與江津酒廠所形成的代理經銷關系中知曉江津酒廠所使用的“江小白”商標。


最高院改判的最主要原因在于江津酒廠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在先使用訴爭商標,且涉及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的全部使用證據,即江津酒廠與森歐公司的銷售合同、產品送貨單、審計報告等證據存在明顯的瑕疵且無法相互印證。雖然江津酒廠與新藍圖公司的確于2012年2月20日簽訂定制產品銷售合同,但合同中僅授權新藍圖公司銷售“幾江”牌白酒,且約定產品概念的創意、包裝設計、廣告語、市場推廣方案均由新藍圖公司所有。此外,江津酒廠與新藍圖公司合作期間的往來郵件等證據同樣證明“江小白”名稱以及產品設計由時任新藍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在先提出,而江津酒廠無法證明在此之前,其已經使用“江小白”商標。


問題二:該案的警示意義是什么?


齊愛民:第一,未注冊商標必須規范且明確使用。從該案可以看出,江津酒廠對于“江小白”商標的使用已有一定初步規劃,在合同、某些郵件往來中曾出現過近似名字,但并未在商品上明確使用“江小白”商標,這些“使用”均非商標意義上的使用,無法得到法律的確認,這也是其無效失敗的關鍵原因。


第二,商標保護需要從“超前”和“全面”兩方面著手。超前,即商標注冊、商標輿情監控都要未雨綢繆,先有商標后有市場。全面,即布局商標保護時需要盡可能覆蓋多種商品和服務,同時可以申請例如“小白江、白小江、小白、小江”等防御性商標,用受法律保護的方式來保障合法權益,把風險扼殺在萌芽狀態。


第三,司法證據上切勿造假,證據上的矛盾和瑕疵最終會暴露。江津酒廠與森歐公司的銷售合同、審計報告、相關不實報道等等真實性不足證據提出,實際上對于法院審理會帶來負面作用,以真實性不足的證據博取法院的支持并不能更好地推進訴訟開展,反而極大可能給自己帶來犯罪的危險,法院終將查明證據的矛盾與瑕疵,造假最終不能獲得好結果。


崔紅:該案充分體現了品牌規劃與布局的重要性,且對商業主體帶來很多啟示:一是在商業合作中,雙方應當明確各種權利歸屬,特別是知識產權、品牌的歸屬,避免爭議。尤其是要充分了解各行業的行業習慣、了解合作各方按照行業慣例運作時的法律地位,在此基礎上的合同簽署和權利義務的約定更清晰明了。二是企業應當完整規范地保存商業運營過程中產生的各種證據,以便在未來可能的爭議中處于有利地位。三是在企業的商務運營中,知識產權要同商業策略保持高度一致,并且知識產權布局要先行。要及時發現、確認運營過程中產生的可保護的知識產權,合理地尋求全方位的知識產權確權保護,占據有利地位,保證競爭優勢。


新聞快評:保護原創,尊重創新


近日,江小白公司對外發布聲明稱,最高院再審判決江小白公司勝訴。至此,歷時7年之久、備受社會關注的“江小白”案最終塵埃落定。


“江小白”案案情跌宕起伏、險象環生,江小白公司歷經商標無效、一審勝訴、二審敗訴,最終在再審中實現了逆轉,獲得了法院的支持,贏回了“江小白”的商標權。最高院對“江小白”案的判決,是對商標原創者的保護和尊重,釋放出司法保護知識產權、尊重創新創造的強烈信號。保護“江小白”們的知識產權,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保駕護航,也是該案判決的應有之義?!敖“住卑敢簿灸切汛摌I夢的有識之士,創業之初,就要高度重視知識產權,要提前謀劃,及早布局,全方位構建知識產權保護體系,方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案情回放


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下稱訴爭商標)由成都格尚廣告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格尚公司)于2011年12月19日申請注冊,于2013年2月21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3類果酒(含酒精)、燒酒、蒸餾酒精飲料、酒(利口酒)、酒(飲料)等商品上。2012年12月,訴爭商標經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原商標局)核準,轉讓至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下稱新藍圖公司)。2016年6月,原商標局核準訴爭商標轉讓至江小白公司。


2016年5月,江津酒廠針對訴爭商標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2016年12月,原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第117088號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下稱被訴裁定),宣告訴爭商標無效。


江小白公司不服被訴裁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小白”商標并非江津酒廠的商標,新藍圖公司對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并未侵犯江津酒廠的合法權益,未構成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之情形,一審判決撤銷被訴裁定,判令原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裁定。


原商標評審委員會和江津酒廠不服一審判決,并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北京高院)提起上訴。北京高院經審理認為,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現有證據表明江津酒廠已經為實際使用“江小白”作準備,并已經實際在先使用“江小白”品牌。據此,北京高院二審撤銷一審判決,駁回江小白公司的訴訟請求。


江小白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院申請再審。


最高院經審理認為,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小白”商標并非江津酒廠的商標,根據定制產品銷售合同,江津酒廠對定制產品除其注冊商標“幾江”外的產品概念、廣告用語等并不享有知識產權,新藍圖公司對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并未侵犯江津酒廠的合法權益,未違反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


據此,最高院判決撤銷二審法院判決,維持一審法院判決。

体彩竞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