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商標

顏色組合商標在中國的司法保護——評烙克賽克公司訴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件

日期:2020-02-18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微信 作者:陳際紅,王中廉 瀏覽量:
字號:

前言


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八條規定,任何能夠將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商品與他人的商品區別開的標志,包括文字、圖形、字母、數字、三維標志、顏色組合和聲音等,以及上述要素的組合,均可以作為商標申請注冊。在我國,顏色組合商標自2001年《商標法》修訂時起寫入法律,而在此之前,我國并沒有顏色組合商標這種商標類型。但是從世界范圍看,顏色組合商標在其他國家較早就已獲得承認,例如美國早在1995年就通過Qualitex Co. v. Jacobson Prods. Co.案件確認了顏色組合商標可以獲得司法保護(Trademark Protection of Color Marks in the United StatesIssue 30 By H. David Starr and Gregory G. Bennett)。在歐洲,顏色組合商標已經廣泛使用在各行各業,也出現了不少相關案例,例如“紅?!鳖伾M合商標案件等。


在我國,顏色組合商標的司法保護尚在萌芽階段,案例非常少,能夠查到的包括美國迪爾案件(2014高民終字第382號商標權侵權糾紛、不正當競爭二審民事判決書)及斯蒂爾案件(安德烈·斯蒂爾股份兩合公司訴永康市美林機械有限公司、永康市林卡商貿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等)。顏色組合商標作為一種特殊的商標類型,其保護范圍包含了“顏色”+“使用方式”這兩個要素,在判定侵權的過程中,除了與常規商標侵權判定一樣需要對比商品以外,更要將顏色及其使用方式進行對比,而且考慮到顏色組合商標的公告方式等,商標類型的確認也需要權利人進行舉證。本文中,筆者將通過烙克賽克公司訴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件,對顏色組合商標在我國的司法保護這一話題進行討論,以期對相關業務人員有所幫助。

 

案情回顧


原告烙克賽克公司(Roxtec AB)成立于瑞典,是世界領先的模塊化密封系統供應商,其首創Multidiameter?(多徑)技術,可適應各種規格的電纜和管道,徹底改變了傳統的電纜鋪設和管道安裝過程,為不同的行業提供應用廣泛的密封解決方案。


原告在中國擁有第11915216號微信截圖_20200218114239.png顏色組合商標,注冊在第17類包含密封球、密封物、非金屬制套管、接頭用密封物等商品上,專用權期限為2015年8月28日至2025年8月27日,該商標目前處于有效狀態。被告某公司是蘇州的一家密封件生產商,主營密封件、電力密封及電信密封組件。原告認為,被告在密封組件商品上使用了與原告顏色組合商標相同的商標,構成《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一)項規定的情形,遂向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賠償損失。最終,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及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均認定了被告對原告的顏色組合商標侵權行為,作出了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的判決[(2017)京0101民初20603號民事判決書,(2019)京73民初2736號民事判決書)]。


案件評述


本案并非常規案件,其審理過程中存在多處需要進行思考及確認的事實,需要法院對其進行分析判定才能得出結論。下面將逐條分析說明。


(一)如何確認商標類型


本案中,原告的商標證上顯示其商標是“指定顏色”。那么,原告如何證明其享有專用權的商標是一個顏色組合商標而非指定顏色的圖形商標?


對此,原告在本案中除了提交商標注冊證以外,還提交了商標申請書的副本以及申請過程中發生的補正、駁回復審決定書等作為證據,證明該商標是顏色組合商標。在商標申請書的“商標說明”部分,原告明確了顏色組合的色號,也明確了本顏色組合商標在實際使用中有一定的圖形限制,即“藍色和黑色以同心圓的形式使用在指定商品上,黑色圓圈位于中心位置,四周環繞藍框”(參照以下實施例)。

微信截圖_20200218114003.png

上述內容完全符合《商標法》對于顏色組合商標申請的要求。最終,法院根據原告商標申請書的內容,確認了涉案商標是顏色組合商標,而非指定顏色的圖形商標。


(二)如何判定顏色組合商標侵權


顏色組合商標的權利保護范圍是如何界定的?本案中,雙方對于商品相同本身并無爭議,因此,我們僅從商標本身角度進行分析。


1.商標是否相同或者近似?


圖2為被告涉案產品:

微信截圖_20200218113848.png

2.商標顏色是否相同或者近似?


本案被告實際使用的商標即為藍色與黑色的顏色組合(色號與原告商標略有不同)。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和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此都作出了評述,認為被訴侵權商標整體視覺外觀上與原告商標并無明顯不同,按照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程度,應當判定為相同商標。


3.使用方式是否相同或者近似?


本案中,被訴侵權商標使用的藍黑顏色組合與原告商標申明的使用方式完全一致,即“藍色和黑色以同心圓的形式使用在指定商品上,黑色圓圈位于中心位置,四周環繞藍框”。從這一點看,二者的使用方式是相同的。雖然被告辯稱,涉案商標使用方式具有技術功能性,不應獲得保護,但是,本案中,僅密封部件的同心圓結構具有功能性,其使用的顏色并不具有任何功能性,被告可以選擇其他的顏色進行使用,而不必要選擇藍黑顏色組合。因此,被告認為的使用方式具有技術功能性這一抗辯理由不成立。


(三)顏色組合商標的侵權判定界限


本案中,被告在其產品上使用顏色組合商標的同時,還使用了其他顏色以及被告自己的商標和公司名稱。那么,顏色組合商標的侵權判定界限是什么?


筆者認為,劃定顏色組合商標的侵權判定界限,應該考慮權利人在商標說明中申明的圖形限制(如位置關系、使用方式等),同時要回歸到商標侵權判定的根本,即是否可能產生混淆這一判定標準上。


本案涉案侵權產品上,既有藍黑顏色組合的使用(使用方式與原告的顏色組合商標的圖形限制完全相同),亦存在白色的絕緣套管、金屬緊固件單元,還有被告的商標和企業名稱。根據上面分析,侵權判定必須考慮到是否可能構成混淆。一審法院在判決中指出,“原告相關商品銷售時間及地域范圍較廣,在相關公眾中享有一定知名度,被告在相同商品上使用與涉案商標相同的商標,容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是對涉案商標的使用,亦妨礙了原告在相關公眾中進一步強化涉案商標與其商品的對應關系。雖然被告辯稱其組裝銷售的涉案商品上標注了其自有商標及公司名稱,且銷售環節還要出示相關證明文件,但是在被控侵權商品使用與涉案商標完全相同的情況下,仍會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被控侵權商品的提供者與原告有經營商、組織上或者法律上的特定聯系,況且在購買之后的使用過程中,也會引起他人的混淆誤認,從而對原告涉案商標造成損害?!?nbsp;同樣,美國迪爾案件中,被訴侵權產品在標有被告商標的情況下仍被認定其顏色組合商標侵權;該案中,法院也是從是否會構成混淆這一標準出發進行分析,從而得出侵權的結論。


(四)侵權判定中需要考慮的其他因素


與普通商標侵權案件的判定一致,顏色組合商標的侵權判定中,也應考慮權利人的顏色組合商標的知名度,以及被控侵權人使用顏色組合商標的惡意,這有利于混淆的認定及賠償額的提高。


美國迪爾案件及斯蒂爾案件的審判思路與本案具有相似之處,上述兩案作為顏色組合商標方面的典型案例,為本案的順利進行提供了判例支持。


綜上所述,從本案可以看出,顏色組合商標侵權的判定要點主要集中在:(1)確認商標性質(顏色組合商標)和確認顏色組合保護范圍(即顏色與實際使用方式);(2)侵權對比:商品、商標顏色、使用方式上的相同近似對比;(3)混淆的可能性;(4)權利人的知名度與被控侵權人使用顏色組合商標的惡意。以上的四個要點,在本案兩審判決中均有所體現,相信該案件的審判,對于日后顏色組合商標侵權案件的判定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


關于顏色組合商標司法保護的思考


目前來看,顏色組合商標在中國的司法保護仍然處于起步階段,能參考的案例不多,且真正具有司法審判經驗的法院也是少之又少。顏色組合商標在中國的有效保護,可謂道阻且長。


首先,顏色組合商標的保護,從商標申請階段開始就非??部?。大部分顏色組合商標都經歷過駁回復審,比如烙克賽克公司的顏色組合商標就經歷了長達三年的駁回復審和行政訴訟程序才最終獲得注冊。在商標注冊過程中,還存在將顏色組合商標當作指定顏色的圖形商標進行審查的情況,從而導致出現多個引證商標的問題。另外,顏色組合商標雖說一方面具有巨大的視覺沖擊力、顯著性很強,但另一方面,其在注冊過程中因為缺乏顯著性被駁回也是常見現象。除了商標本身的顯著性,商標申請人還需要在申請過程中提交大量的證據證明其顏色組合商標通過長期大范圍的使用已經獲得顯著性,這就要求顏色組合商標必須得到實際使用,與普通商標的申請較為不同??傊?,顏色組合商標的申請難度較大。


其次,即便是顏色組合商標注冊完成的公告中及其商標注冊證上,仍顯示為“指定顏色”,使得權利人必須證明自己的商標的類型是顏色組合商標,而非指定顏色的圖形商標,這就不合理地加重了權利人的舉證責任。對此問題,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其(2016)京行終55號行政判決書中作出了指引:“商標評審委員會在對商標重新審查的過程中,可以考慮與商標局協調溝通,進一步完善顏色組合商標的公告方式,將《商標注冊申請書》中商標說明的內容予以公告,確保相關公眾能夠通過《商標公告》、商標注冊證等圖途徑知曉以特定圖形方式展現的顏色組合商標的標志構成,避免可能出現的誤解和混淆”。


第三,在顏色組合商標侵權案件的審判中,法院對于商標保護范圍也應特別留意,具體案件具體分析,而不能機械套用案例,防止不合理地擴大保護范圍,對商標使用和管理造成壟斷和不良影響。


最后,雖然存在種種問題,但從目前國內市場來看,我們仍應積極對待顏色組合商標這一新生事物。除了像“金霸王電池”顏色組合商標、迪爾公司的“黃綠”顏色組合商標及本文討論的烙克賽克公司“藍黑”顏色組合商標都已經成功地完成了商標注冊,還有部分企業也已經進入了用顏色組合商標保衛自身利益的階段。然而,更多的企業目前仍未意識到顏色組合商標的存在。作為顯著性非常強的商標,顏色組合商標如果能獲得注冊,是非常有利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舉例來說,“美團外賣”的送餐員穿黃黑搭配的制服,而“餓了么”的送餐員穿藍色制服,消費者據此一眼就可以區分二者的服務來源;另外,諸如出租車的車身顏色搭配等,也可以考慮據以申請顏色組合商標注冊。當然,在顏色組合商標領域,仍然有很多問題值得大家思考,例如:克里斯提·魯布托“紅底鞋”案件中,單一顏色可以注冊為顏色組合商標嗎?對于相關問題的進展,我們將拭目以待。


筆者同時相信,顏色組合商標在中國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勢必會成為企業的廣泛選擇,其司法保護也將進一步得到完善。

体彩竞彩赚钱 秒速时时彩彩玩到几点 江苏彩票快3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 幸运赛车人工计划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 北京麻将下载免费的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 股市第一手新闻在哪看 微乐吉林麻将下载安装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