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商標

商標侵權糾紛中類似商品的界定

——健康元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太太藥業有限公司與常州開古茶葉有限公司、廣州博濟康之選醫藥連鎖有限公司中大分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日期:2020-02-20 來源:知產力微信 作者:石靜涵 瀏覽量:
字號:

一、基本案情


健康元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健康元公司)核準注冊第3520962號“太太”商標,核定使用在第30類“非醫用營養液等商品上。深圳太太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太太藥業)和健康元公司核準注冊了第1464649號“TaiTa 太太口服液”、第855151號、第855152號、第952636號、第952637號“太太”商標,第855151號和第855152號商標核定使用在第30類包括非醫用營養液在內的商品上,第1464649號、第952636號、第952637號商標核定使用在第5類包括口服液在內的商品上。常州開古茶葉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開古公司)注冊第8144227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在第30類“茶、茶葉代用品”商品上。開古公司注冊第1953762號“太太”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在第30類“茶、茶葉代用品”商品上。健康元公司就上述兩商標提出異議,國家商標局對該異議予以駁回,并于2018年宣告第8144227號“太太”注冊商標無效,該決定目前正在行政訴訟中。


健康元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廣州博濟康之選醫藥連鎖有限公司中大分公司(以下簡稱博濟康之選中大分店)公證購買了常州開古茶葉有限公司制造的被訴侵權產品,并對開古公司網站及其在京東、阿里巴巴上經營的店鋪中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情況進行了公證。健康元公司、太太藥業認為被訴侵權產品侵害其涉案第3520962號商標權,遂向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二、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被訴侵權產品與涉案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系同類商品,且涉案商標為馳名商標,因此,開古公司和博濟康之選中大分店構成商標權侵權,應停止侵權,開古公司賠償健康元公司、太太藥業經濟損失200萬元并消除影響。二審法院認為被訴侵權產品與涉案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構成類似商品,二者使用的標識亦構成近似,被訴侵權產品構成商標侵權,從而維持一審判決。


三、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決認為,被訴侵權產品明確宣稱其為中藥成分的保健品,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的商評字【2019】第0000109972號決定書中也明確被訴侵權產品系減肥茶商品,不屬于茶或茶葉代用品商品,可見被訴侵權產品并非傳統意義上的茶或茶葉代用品商品,而是主要起到減肥、美容等功能的保健品,與涉案商標的功能及用途類似,其消費群體主要是女性和需要減肥的人群,亦與涉案商標消費人群部分重合。并且,被訴侵權產品上使用的標識完全包含了涉案商標中起核心識別作用的“太太”文字,二者無論在漢字字體、讀音、排列順序以及整體形象上均構成近似,構成近似。綜上,開古公司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涉案商標相近似的標識,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誤認或認為二者之間存在特定關聯,足以構成混淆。開古公司上訴稱其享有第8144227號注冊商標專用權,但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茶、茶葉代用品,與被訴侵權產品實際使用的商品種類不符,即使該商標有效,開古公司在明知涉案商標存續的情況下,未盡合理注意和避讓義務,反而超出其核準使用的商品類別,不正當地使用注冊商標,明顯存在攀附涉案商標知名度的惡意,如果承認開古公司此種行為所形成的所謂市場秩序或知名度,無異于鼓勵同業競爭者違背誠信原則,罔顧他人合法權利,終將損害商標權人的合法權益以及廣大消費者的合法利益。開古公司上訴稱一審判賠數額過高,但未舉證予以證明,二審法院不予支持。


四、典型意義


混淆可能性是認定侵害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的判斷基準,而商標的近似和商品的類似又是混淆可能性認定中最重要的兩大因素。因此,類似商品的認定是商標侵權判定中的關鍵步驟。在司法實踐中,針對類似商品的認定,尤其是對一般公眾誤認存在特定聯系的理解,法律以及司法解釋并未給出詳細的可供參照的釋明,類似商品的認定標準和規則仍有待進一步完善。本案中,由于涉案商標核準使用在第30類非醫用營業液商品上,而被訴侵權產品系減肥茶產品,該產品既與第30類非醫用營業液商品存在一定關聯,又因其為袋泡茶,從名稱上看,與非醫用營養液產品分屬《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中不同種類產品。因此,各方爭議焦點和侵權判定難點集中在類似商品的判斷上。我們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法釋[2002]32 號第十一條、第十二條和法發〔2010〕12 號第 15 條的規定,類似商品的判斷既要對商品用途、消費對象等各種客觀因素進行比對,又要對相關公眾如何判斷商品關系進行認定。也就是說,類似商品的認定需結合主、客觀兩方面的事實進行綜合認定。由此,本案判決首先從客觀方面比對了被訴侵權產品和涉案商標核準使用商品之間在產品成分、功能和消費群體方面存在的關聯性,又從主觀方面對導致相關公眾認為二者存在特定聯系、容易造成混淆的事實進行論證。并且,考慮到涉案商標已實際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情況,這種在先、較高知名度實際上會加重其與被訴侵權產品之間的混淆可能性,從而在認定類似商品時必須將此納入考量。


綜上,二審法院從主客觀兩方面的情況進行分析論證,結合涉案商標的知名度和顯著性,最終認定被訴侵權產品與涉案商標核準使用商品屬于類似商品。本案二審判決不僅糾正了一審法院既認定同類商品又適用馳名商標跨類保護的邏輯偏差,還厘清了類似商品認定的基本原則和判定方法,認為對于類似商品的判斷,應當從盡可能避免發生市場混淆誤認的目標出發,充分考慮商標標識、核定使用商品之間關系的具體情況,加以綜合判斷,既不應完全拘泥于《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的歸類,也不宜要求兩種商品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群體等各方面均完全相同或近似,而應當結合主客觀要件和涉案商標的知名度、顯著性等情況,進行綜合認定。本案二審判決對于商品實際情況與《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的歸類不一致情況下的類似商品認定問題進行了有益嘗試,為以后同類判決拓寬了思路。此外,由于本案涉案商標知名度較高,各方當事人均為知名企業,本案的審理和判決在國內引起了廣泛關注和較大反響,被《廣州日報》、《南方都市報》和《中國知識產權報》等主流媒體多次報道,裁判結果獲得了社會輿論的充分肯定,具有較高的影響力。


微信截圖_20200220104306.png

体彩竞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