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裁判文書 > 商標

“天娛”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二審民事判決書

日期:2020-05-25 來源:知產北京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9)京73民終3699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中視天娛國際傳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

法定代表人:蔡玉梅,總監。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麗茹,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上海天娛傳媒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黃埔區。

法定代表人:張勇,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孫陸塵,男,上海天娛傳媒公司關聯公司浙江東陽天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員工,住北京市朝陽區。


中視天娛國際傳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簡稱中視天娛公司)與被上訴人上海天娛傳媒有限公司(簡稱上海天娛公司)因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簡稱一審法院)作出的(2018)京0108民初58510號民事判決(簡稱一審判決),于法定期限內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中視天娛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劉麗茹,上海天娛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孫陸塵到庭參加詢問。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中視天娛公司上訴請求:1、請求撤銷一審判決;2、請求確認上訴人使用天娛字號不構成不正當競爭,上訴人在其域名網站使用圖形沒有落入本案的商標保護范圍不構成商標侵權或發回重審。事實及理由:一、一審法院依據上訴人與被上訴人雙方營業執照經營范圍類似就認定上訴人具有不正當競爭行為屬于適用法律錯誤。二、上訴人有權注冊字號,并且上訴人字號與被上訴人注冊名稱區別明顯,一審法院認定構成不正當競爭屬于認定錯誤;三、一審法院認定上訴人在網站使用類似的圖形構成商標侵權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四、被上訴人并未在訴前通知上訴人存在侵權行為。


上海天娛公司答辯稱:不同意上訴人的全部訴訟請求。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法院依法維持。


上海天娛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


1.中視天娛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第4219296號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2.中視天娛公司立即停止涉案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3.中視天娛公司變更企業名稱,禁止將“天娛”作為其企業字號;4.中視天娛公司賠償上海天娛公司因涉案侵害商標權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20萬元、因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24萬元以及為本案支出的合理開支6萬元;5.中視天娛公司在《人民法院報》《北京日報》上連續七日刊登聲明,消除影響。      


事實和理由:


上海天娛公司成立于2004年,代表作包括《超級女聲》等一系列知名娛樂節目。上海天娛公司擁有第4219296號商標(簡稱涉案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核定使用在第41類“電影制作、節目制作、娛樂、演出”等服務上,經上海天娛公司使用和宣傳,已在相關公眾中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上海天娛公司發現,中視天娛公司在其運營的中視天娛傳媒網(網址為www.qslhgj.com,簡稱涉案網站)上、搜狐號“中視天娛傳媒”(簡稱涉案搜狐號)中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及與涉案商標近似的標識,侵害了上海天娛公司就涉案商標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同時,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及涉案搜狐號的宣傳內容存在大量的虛假內容,構成了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之規定。此外,中視天娛公司擅自將涉案商標中的顯著性中文部分“天娛”作為其企業名稱中的字號進行工商登記和使用,導致公眾混淆,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四項、第二條之規定,構成不正當競爭,故訴至法院。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一、上海天娛公司享有的涉案商標權及其知名度


(一)商標權


上海天娛公司在本案中主張其享有第4219296號商標(標識1 )的注冊商標專用權。該商標注冊人為上海天娛公司,核定使用服務為第41類“組織競賽(教育或娛樂);組織教育或娛樂競賽;安排選美競賽;組織選美;組織表演(演出);為娛樂組織時裝展覽;在線電子書籍和雜志的出版;錄像帶發行;電影拍片棚;電影制片廠;表演場地出租;唱片出租;電影片出租;電影制作;無線電和電視節目制作;廣播和電視節目制作;電視和無線電節目制作;表演制作;節目制作;電視文娛節目;錄音棚;錄像帶出租;錄像帶制作;配音;劇院燈光設備或電視演播室出租;電影劇本編寫;錄像帶編輯;錄像剪輯;數字成像服務;攝影報道;攝影;錄像帶錄制;微縮攝影;電影膠片的分配(發行);文娛活動;娛樂;演出;娛樂信息;現場表演、娛樂信息(消遣)”,該商標注冊日期為2008年1月14日,經續展注冊有效期至2028年1月13日。


中視天娛公司認可上海天娛公司享有涉案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二)與涉案商標、上海天娛公司知名度相關的事實


為證明涉案商標經上海天娛公司長期經營和宣傳,在中視天娛公司成立前已經在相關公眾中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上海天娛公司提交了以下證據:


1.上海天娛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制作或參與制作電影、電視劇、演唱會、綜藝節目等各類影視娛樂項目的合同:(1)湖南電視臺(甲方)與上海天娛公司(乙方)于2009年2月10日簽訂《合作協議》,約定甲方從乙方購買《流星雨》獨家上星衛視版權。(2)上海天娛公司與北京中天億都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于2011年5月13日簽訂了《電視劇<童話二分之一>投資合同書》,約定雙方合作投資拍攝電視劇《童話二分之一》。(3)上海天娛公司(甲方)與北京利景世紀展示有限公司(乙方)于2012年7月23日簽訂了《張杰精選專輯演唱會DVD后期制作合同》,約定甲方委托乙方負責張杰演唱會DVD后期制作。(4)浙江東陽天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湖南天娛影視制作有限公司、北京天娛傳媒有限公司等與第三方公司于2011年至2017年期間就共同組織2012張杰“這就是愛”深圳演唱會、“快樂男聲”全國巡回演唱會北京站活動、攝制電影《宮鎖沉香》、投資、制作、發行電視連續劇《凰圖騰Ⅱ》、《李宇春2015whyme演唱會》舞臺制作等項目、獲得影視作品《人民的名義》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共同投資攝制出品電影《小時代1.0》、投資攝制電影《小時代3》和《小時代4》等項目的各類合同。


2.上海天娛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制作或參與制作電影的電影片公映許可證:2014年6月5日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頒發的電審紀字[2014]第006號電影片公映許可證顯示,片名為《我就是我Iamhere》的出品單位包括上海天娛公司;2014年1月20日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頒發的電審紀字[2013]第015號電影片公映許可證顯示,片名為《爸爸去哪兒Dad,wherearewegoing》的出品單位和攝制單位包括湖南天娛影視制作有限公司;2015年2月5日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頒發的電審紀字[2015]第003號電影片公映許可證顯示,片名為《爸爸去哪兒2Dad,wherearewegoing2》的出品單位包括湖南天娛影視制作有限公司、浙江東陽天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3.上海天娛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制作或參與制作各類影視娛樂項目的宣傳海報:(1)《“超級新星,天娛智造”練習生計劃》宣傳海報,海報中間顯著位置有涉案商標的圖形部分,左下方有左右排列的涉案商標圖形部分及“EE-MEDIA天娛傳媒”字樣(標識2)。此外,陳翔歌曲《同行Together》的宣傳圖片、《燃燒吧少年!》李宇春隊的宣傳海報、《艷勢番之新青年》愛新覺羅??語初(胡冰卿飾)的宣傳海報、《相愛穿梭千年貳月光下的交換》孫祺龍(魏大勛飾)的宣傳海報、《wuli少年啊》的宣傳海報、《相愛穿梭千年貳月光下的交換》王霖(文詠珊飾)、張志剛和孫祺龍(魏大勛飾)、方紫儀(郭雪芙飾)的宣傳海報、張新成生日宣傳照、《網球少年》宣傳海報上均顯示有標識2。(2)《撓癢癢大趴踢NowYoungYoung第二期》、《撓癢癢大趴踢NowYoungYoung第三期》的宣傳海報,楊祐寧、唐嫣主演的《逐愛之旅》宣傳海報、《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選秀》宣傳海報、《2018??魏巡無所WEI懼巡回見面會》等宣傳海報上均顯示有涉案商標。(3)《延禧攻略》宣傳海報上顯示聯合出品方包括“天娛傳媒”。


4.國家圖書館科技查新中心于2018年9月20日出具的編號為2018-NLC-JSZM-1019的《檢索報告》,項目名稱為《“天娛傳媒”在中國大陸期刊的相關報道》,內容為以“天娛傳媒”為檢索詞,在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CNKI)全字段檢索,檢索期限為2006年1月1日-2016年12月31日,共打印全文37篇,期刊包括《現代視聽》《新聞世界》《視聽界》等,文章包括《基于互聯網思維的媒介融合探究——以湖南衛視為例》《天娛新定義》《由湖南衛視及天娛傳媒看互聯網時代傳統電視媒體轉型》《解碼天娛》《天娛,圖謀中國大型節慶運營第一品牌》《從<超級女聲>的融合傳播看娛樂經濟的產業之路——對湖南娛樂頻道總監張華立、天娛公司老總王鵬等的訪談》《天娛:“超女”盛名下的多重考驗》等,對上海天娛公司及其對“天娛傳媒”品牌經營進行了相關報道,內容提及“2007年,湖南衛視與上海天娛公司開展深度合作,創造了包括《超級女聲》《快樂男聲》在內的眾多品牌活動”“湖南衛視給‘超級女聲’提供了一個展示平臺,而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上海天娛公司,‘超級女聲’就是天娛傳媒全權負責策劃運作,它的創意新穎在于它是中國第一個‘大型無門檻音樂選秀活動’的娛樂節目”“‘天娛傳媒’獲2007年中國最佳品牌建設案例”“上海天娛公司作為湖南衛視的全資控股子公司,不僅為湖南衛視提供影視娛樂節目,而且通過借助湖南衛視這個絕佳平臺,運作選秀節目,選拔培養自己的藝人”“(上海天娛公司)從一個主要經營唱片、演出為主的公司逐步轉變為一個集電影、電視、唱片等方面的綜合性公司”。


5.印有涉案商標的唱片,包括陳翔《初告白》,2009快樂女聲《封面女生CoverGirls》、丁香曉曉《2007帶著吉他與愛再出發有一天我會回來》、魏晨《登封造極》等,前述唱片上標注有上海天娛公司或北京天娛傳媒有限公司提供版權。


上海天娛公司于2018年12月5日出具《證明》,其上載明浙江東陽天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湖南天娛影視制作有限公司系上海天娛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北京天娛傳媒有限公司系上海天娛公司的關聯公司,上述三家公司經上海天娛公司授權許可,有權在經營活動中使用“天娛傳媒”商標標識。


中視天娛公司認可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但表示涉案商標在文化娛樂領域雖有一定的影響力,但不是馳名商標;且相關的合同、電影、海報中主要表現的是上海天娛公司的母公司湖南衛視的相關業績,且主要從事的領域大部分是影視劇和綜藝節目制作;同時,《檢索報告》為業內學術或學理對上海天娛公司的報道或評論,不能反映其在相關公眾中的傳播力和美譽度。


二、關于上海天娛公司主張中視天娛公司的涉案行為


(一)中視天娛公司運營的涉案網站的相關行為


(2018)湘長麓證民字第8076號公證書對中視天娛公司涉案網站的相關內容進行保全,該公證書記載:2018年9月7日,上海天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使用公證處的電腦,搜索并進入“工業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備案管理系統”首頁,在“備案信息查詢”中輸入主辦單位名稱“中視天娛國際傳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進行查詢,顯示網站名稱為“中視天娛國際傳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網站首頁地址為www.qslhgj.com(即涉案網站),審核通過時間為2015-06-02。


進入涉案網站首頁,首頁頂部顯著位置左側為圖形(標識3),右側上下排列有“SINCE2005”“CE-MEDIA”“中視天娛傳媒”字樣(標識4),下方的宣傳頁面有上下排列的標識3及“CE-MEDIA”“中視天娛傳媒”字樣(標識5 );網頁底部顯示“版權所有中視天娛國際傳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天娛傳媒集團”的字樣。


涉案網站“關于我們”欄目提及“中視天娛傳媒是天娛傳媒集團的直屬公司,是中國與芬蘭合作創立的集演藝、藝人經紀、娛樂、廣告、媒體傳播、文化交流、大型文體活動策劃……媒體娛樂節目制作……為一體的中國具有影響力的娛樂演藝及文化創意產業運營公司……作為一家專業的娛樂演藝傳媒及藝人經紀管理機構……公司常年依托中央電視臺、湖南衛視……等百佳主流媒體資源……整合先進的演藝品牌項目……中視天娛傳媒以誠信為本,致力于藝人經紀管理推廣……中視天娛傳媒是目前我國唯一一家致力于中國著名老歌唱家、老藝術家、主旋律歌唱家、藝術家演藝及形象代言推廣,已經成為業內知名品牌……中視天娛傳媒已形成產品、渠道、品牌的全方位產業體系,正穩步邁向成為華語娛樂演藝圈最重要的娛樂演藝品牌及文化創意產業運營及創新附屬衍生產品知名品牌之一?!?/p>


涉案網站“發展之路”欄目提及“中視天娛傳媒創立于2000年,2005年攜手百佳電視媒體組建中視天娛傳媒品牌……成功參與華語地區最具品牌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音樂選秀節目湖南衛視元宵喜樂會、湖南衛視春節晚會、湖南衛視超級女聲、湖南衛視快樂男聲、湖南衛視閃亮新主播系列活動的策劃制作工作……中視天娛國際傳媒作為一家專業的娛樂傳媒機構,借助領先的娛樂節目制作和卓越運作優秀娛樂媒體的能力,推動娛樂產業內的多元化整合運營趨勢,以形成影視、娛樂全產業鏈運營能力……”


涉案網站“公司榮譽”欄目載明了“中視天娛傳媒”2004年至2014年榮獲的榮譽,該頁面最后載有“快樂男聲”和“快樂女聲”相關標識。


涉案網站“文娛業績”欄目提及“中視天娛國際傳媒專業策劃制作各類商業性和公益性文體活動”,其中策劃承辦和協辦的部分大型文體活動的活動業績包括張杰“It’slove這就是愛”個人品牌演唱會、MyWay魏晨個人音樂會、2008-2014湖南衛視元宵喜樂會等活動。


涉案網站“業務框架”欄目提及:“中視天娛傳媒”主要涉及業務包括演出策劃實施、藝術節慶運營、明星經紀推廣,媒體娛樂節目制作運營、電影電視劇制作投資,文化旅游項目咨詢等,其他涉及業務包括中國著名老歌唱家、著名主旋律歌唱家、表演藝術家演藝、形象代言推廣,演出策劃及實施,音樂、影視制作、專輯出版,演員包裝推廣等。該頁面下方亦有“快樂男聲”和“快樂女聲”相關標識。


涉案網站“旗下藝人”欄目包括了克里木、朱明瑛、王潔實與謝莉斯、鄭緒嵐、楊洪基、蔣大為、劉秉義、黃婉秋、胡松華、德德瑪、胡寶善、鄧玉華、李光羲、郭蘭英、耿蓮鳳、才旦卓瑪、于淑珍、關牧村、李谷一、程志、拉蘇榮等著名歌唱家、表演藝術家。


前述頁面上方均有標識4圖形,各欄目宣傳中均使用“中視天娛傳媒”指代其公司及品牌。此外,涉案網站“活動歷程”“聯系我們”欄目網頁亦有標識4圖形。


(二)中視天娛公司運營的涉案搜狐號的相關行為


(2018)湘長麓證民字第8242號公證書對中視天娛公司涉案搜狐號的相關內容進行保全。該公證書記載:2018年9月28日,上海天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使用公證處的電腦,在百度搜索中輸入“中視天娛”進行搜索,點擊搜索結果中的“中視天娛傳媒董事長兼CEO李海卓博士簡介-搜狐娛樂-搜狐網……”后進入相應頁面,頁面左側搜狐號頭像顯示有標識5圖形,搜狐號名稱為“中視天娛傳媒”,點擊進入該搜狐號主頁,右側顯示其2017年11月27日加入搜狐號,文章數30,閱讀數1765。涉案搜狐號發布的文章期間自2017年11月27日至2017年12月5日,主要內容為德德瑪、才旦卓瑪等28名歌唱家、藝術家的經紀演出事務,文章標題中均標注“中視天娛傳媒”,此外亦有文章介紹中視天娛公司旗下簽約歌唱家及其董事長簡介。文章顯示,中視天娛傳媒旗下簽約歌唱家包括沈小岑、蔣大為、李谷一、閻維文、廖昌永等。以上文章均有“【官方經紀公司】中視天娛傳媒”的字樣。


上海天娛公司據此主張中視天娛公司存在如下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侵害商標權行為包括中視天娛公司在其經營的涉案網站突出使用標識4、標識5圖形,在網站宣傳中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在涉案搜狐號的頭像上使用標識5圖形,搜狐號名稱及相關宣傳內容中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上述行為屬于在同一種服務上使用與涉案商標近似的商標,侵害了上海天娛公司享有的涉案商標權。不正當競爭行為包括:1.混淆行為。即中視天娛公司使用“天娛”作為其企業字號進行工商登記和使用并開展經營活動,在其宣傳海報、涉案網站下方標注其企業全稱,違反了商標法第五十八條、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四項、第二條之規定。2.虛假宣傳行為。(1)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的宣傳內容中聲稱其參與策劃制作了湖南衛視元宵喜樂會、湖南衛視超級女聲、湖南衛視快樂男聲、張杰演唱會、魏晨演唱會的活動,而實際前述晚會及演唱會均為上海天娛公司制作或承辦。(2)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及涉案搜狐號上載明的旗下藝人、簽約藝人并非其藝人,且介紹中均提及中視天娛公司為相關藝人的“官方經紀公司”,如此多藝人均簽約在同一家經紀公司不符合行業慣例,亦與事實不符。前述虛假宣傳行為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第八條之規定。


中視天娛公司認可前述證據的真實性,但提出如下抗辯意見:


1.中視天娛公司依法享有第32690495號“中視天娛”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涉案網站使用標識4、標識5均是該商標的注冊申請被商標局于2018年8月9日受理后才開始使用,無主觀惡意,不構成侵權。為此,中視天娛公司提交了第32690495號“中視天娛”商標注冊證(標識6),核定使用服務為第35類:廣告;商業管理和組織咨詢;替他人推銷;人事管理咨詢;商業企業遷移;會計;尋找贊助;為商品和服務的買賣雙方提供在線時長;為推銷優化搜索引擎;廣告代理。該商標申請日期為2018年8月3日,商標局受理時間為2018年8月9日,并于2019年1月13日初步審定并公告。中視天娛公司另提交第32673862號“中視天娛”商標的注冊申請受理通知書,類別為第41類,初審公告日期為2019年5月6日。上海天娛公司認可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但表示中視天娛公司實際使用的文字部分是“中視天娛傳媒”,非其商標“中視天娛”,且第35類服務與中視天娛公司所從事的業務無關,故不構成其合法使用的理由。


2.標識4、標識5與涉案商標在顏色、圖形、字母、文字上均有明顯差別,不構成相同或近似。不同主要體現在:顏色上,中視天娛公司使用標識為酒紅色,而涉案商標為紅色;圖形上,中視天娛公司使用的是c和e的字母組合,c中間為I字母,I字母的意思是國際化,整體意思為中國國際化娛樂,而涉案商標圖形部分系互為鏡像的兩個字母e;字母上,中視天娛公司使用的是大寫的英文字母CE-MEDIA,而涉案商標為富有設計感的小寫字母;文字上,雖中視天娛公司使用的“天娛傳媒”與涉案商標文字部分一致,但商標應為整體保護,不能單獨就其中的文字部分進行保護。中視天娛公司另表示,涉案商標中互為鏡像的雙e標識屬于常規設計,韓國EXID組合的標識亦采用類似的設計。


3.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涉案搜狐號等宣傳中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及企業全稱是對其經工商局合法登記的字號及企業名稱的正當使用,亦為了與其合作公司中視天宇公司有更緊密的聯系,市場上有多家以“天娛”二字作為企業名稱或注冊有“天娛”商標的公司,故前述行為不構成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為此,中視天娛公司提交了中視天宇公司的營業執照及該公司于2019年1月3日出具《證明函》,其上載明中視天宇公司與中視天娛公司為友好合作單位,合作具體范圍須以合約為準。另,中視天娛公司還提交了第三方公司注冊有“天娛在播”“天娛在線”商標的網頁打印件,以及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多家含有“天娛”的企業名稱的網頁打印件。上海天娛公司認可前述證據的真實性,但認為前述證據無法證明中視天娛公司的涉案行為合法合理,且第三方使用“天娛”相關內容亦與本案無關。


4.中視天娛公司主要經營面向老年群體的歌唱家民歌會、歌友會,與上海天娛公司主要經營綜藝節目、大型演唱會及偶像電視劇的領域不同,雙方不構成競爭關系。


5.影視娛樂公司將公司骨干曾經的主要業績導入該公司的業績中,屬于行業慣例。中視天娛公司的業務總監曾參與制作湖南衛視元宵喜樂會、湖南衛視超級女聲、湖南衛視快樂男聲的制作,故其在涉案網站、涉案搜狐號宣傳曾參與制作和策劃相關綜藝晚會、演唱會并非虛假宣傳。簽約藝人分為合作約、經紀約,涉案網站、搜狐號所列藝人與中視天娛公司為合作約,相關宣傳內容亦不構成虛假宣傳。同時,前述宣傳行為與上海天娛公司無關,不會對上海天娛公司造成經濟損失。經詢,中視天娛公司表示無證據證明其參與前述節目策劃、制作,亦無證據證明與前述所列藝人有業務合作往來。


另,中視天娛公司表示其長期從事歌友會、歌舞活動的組織、策劃和執行,有大量的案例和豐富的經驗,相關宣傳內容并非虛假宣傳。為此,中視天娛公司提交了其2014年至2017年協辦“2015中阿博覽會主題文藝晚會”“第十二屆中國西部民歌(花兒)歌會閉幕式晚會”“第六屆中國(寧夏)國際文化藝術旅游博覽會第十三屆中國西部民歌(花兒)歌會開幕式”“中國夢寧夏情第十五屆中國西部民歌(花兒)歌會開幕式”等活動的海報,海報上均載有協辦單位“中視天娛國際傳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天娛公司認可該證據的真實性,并表示該證據可證明中視天娛公司使用其字號及企業名稱開展業務。


另查,上海天娛公司成立于2004年5月24日,經營范圍包括電視節目制作、發行;演出活動策劃;商務咨詢;經營演出及經紀業務(不含涉外及港澳臺);設計、制作、發布、代理國內各類廣告。中視天娛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18日,經營范圍為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承辦展覽展示活動,影視策劃,設計、制作、代理、發布廣告,會議服務,電腦動畫設計,企業策劃,公共關系服務,技術推廣、技術服務,銷售家用電器、服裝、計算機、軟件及輔助設備。2019年2月,中視天娛公司的注冊資本由1000萬元變為8萬元。經詢,上海天娛公司表示其主營業務為音樂制作發行、影視劇、綜藝節目制作等影視娛樂項目;中視天娛公司表示其主營業務為藝術交流活動、展示展覽活動、藝術策劃、廣告發布,其無影視劇制作從業資質。


三、其他


庭審中,中視天娛公司表示其收到本案起訴后關閉了涉案網站,上海天娛公司認可涉案網站已無法訪問。就涉案搜狐號的情況,雙方均確認涉案搜狐號使用標識5的行為已停止,其他行為仍在持續。中視天娛公司表示,其對于涉案搜狐號僅有半自主編輯權限,有部分內容無法更改,且涉案搜狐號的文章均是2017年發布的,閱讀數少,影響力小。


中視天娛公司還提交了其2016-2018年的資產負債表,用以證明公司近三年財務狀況處于虧損狀態,未因使用“天娛”企業名稱等行為獲益。上海天娛公司否認該證據的真實性和關聯性。


另,上海天娛公司主張為本案支出合理開支6萬元,包括律師費、公證費、檢索費、差旅費,并提交了律師《委托代理合同》及一張5萬元的律師費發票,兩張公證費發票共3500元,兩張打印費發票共628元,一張國家圖書館檢索費發票1335元,四張火車票(往返北京和長沙)共2596元;上海天娛公司表示第二次開庭的火車票、住宿費和餐飲票發票暫無法提供,但屬實際發生的費用。中視天娛公司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一是中視天娛公司的涉案行為是否侵害上海天娛公司的涉案商標專用權;二是中視天娛公司的涉案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三是如前述兩點成立,中視天娛公司應承擔的法律責任。


一、關于被訴侵害商標權行為


本案證據顯示,上海天娛公司自2008年1月14日至2028年1月13日享有涉案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有權在商標專用權期間禁止他人在同一種商品或服務上使用與涉案商標相同的商標,以及在同一種商品或服務上使用與涉案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使用與涉案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行為。


本案中,上海天娛公司主張中視天娛公司在其經營的涉案網站突出使用標識4、標識5,在涉案搜狐號的頭像上使用標識5,在涉案網站的宣傳內容、涉案搜狐號名稱及宣傳內容中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屬于在同一種服務上使用與涉案商標近似的商標,侵害了上海天娛公司享有的涉案商標權。中視天娛公司則認為,標識4、標識5與涉案商標有明顯區別,其使用標識4、標識5系合法使用第32690495號“中視天娛”商標的行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系對其經合法登記注冊的企業名稱、字號的合理使用,亦為顯示與其合作公司中視天宇公司有更緊密的聯系,故其行為不侵害涉案商標的專用權。據此,要認定中視天娛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應判斷被訴行為涉及的服務與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類別是否相同或類似,中視天娛公司使用的標識與涉案商標是否相同或近似,是否容易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和誤認。


首先,關于被訴行為涉及的服務與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是否構成相同或類似。本案中,涉案商標核定服務類別為第41類,包括組織表演(演出)、無線電和電視節目制作、廣播和電視節目制作、表演制作、節目制作、電視文娛節目、文娛活動、娛樂、演出、現場表演等,根據如下因素:第一,中視天娛公司經營的涉案網站對其業務介紹為“集演藝、藝人經紀、娛樂、廣告、娛樂傳播、文化交流、大型文體活動策劃……媒體娛樂節目制作……為一體中國具有影響力的娛樂演藝及文化創意產業運營公司”“中視天娛國際傳媒作為一家專業的娛樂傳媒機構,借助領先的娛樂節目制作和卓越運作優秀娛樂媒體的能力”;第二,涉案網站及搜狐號介紹有中視天娛公司參與制作各類娛樂活動;第三,中視天娛公司表示其主營業務為藝術交流活動、展示展覽活動、藝術策劃,其提交的宣傳海報亦可體現其參與制作、協辦各類演出、現場表演及文娛活動。綜上,中視天娛公司提供的服務與涉案商標第41類核定服務項目組織表演、節目制作、文娛活動、演出、現場表演等屬同一服務。


其次,關于標識4、標識5與涉案商標是否構成相同或近似。標識4、標識5主要由標識3、“CE-MEDIA”“中視天娛傳媒”組合而成,雖然整體來看與涉案商標稍有差異,但從圖形上看,均呈現兩圓朝外、橫向半開口、中間有橫線的樣式;從顏色上看,均為紅色系;從中間英文部分上看雖有大小寫不同,但僅有一個字母不同,英文的主要部分均一致;從中文文字上看,涉案商標是“天娛傳媒”,標識4、標識5是“中視天娛傳媒”,包含了涉案商標的全部中文文字部分,且均使用了相同字體的繁體字,僅“中視”二字采用了不同的字體。因此,標識4、標識5和涉案商標在文字的字形、字母、圖形的構圖及顏色等均構成相似,各要素組合后的整體結構亦構成相似。


關于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的宣傳內容、搜狐號名稱及相關宣傳中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字樣,一審法院認為,首先前述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的行為系用于中視天娛公司的宣傳及商業活動中,起到了識別服務來源的作用,構成商標性使用,中視天娛公司雖稱該行為系合法使用其企業名稱及字號的行為,但其使用行為顯然屬于不規范使用其企業名稱,故一審法院對其該辯稱不予支持;其次,“中視天娛傳媒”中包含了涉案商標顯著性較強的文字部分“天娛傳媒”,亦與涉案商標構成近似商標。


關于是否造成相關公眾混淆。本案中,結合涉案行為所涉及的服務包括了組織表演、節目制作、文娛活動、演出、現場表演等,相關證據亦顯示上海天娛公司在組織影視、綜藝、演出活動中使用了涉案商標且具有一定知名度,在此情況下,中視天娛公司使用標識4、標識5及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進行經營活動的行為顯然會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或者認為中視天娛公司與上海天娛公司有特定的聯系。


至于中視天娛公司主張其系合法使用第32690495號“中視天娛”等商標,一審法院認為,其依法享有的系第35類“中視天娛”文字商標,該商標與其所使用的標識4、標識5不同,顯然不能作為其使用標識4、標識5標識的合法理由。


綜上,中視天娛公司在其經營的涉案網站和涉案搜狐號上突出使用標識4、標識5,在涉案網站宣傳、涉案搜狐號名稱及宣傳中突出使用“中視天娛傳媒”,違反了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之規定,侵害了上海天娛公司對涉案商標享有的商標專用權。


二、關于被訴不正當競爭行為


本案中,上海天娛公司主張中視天娛公司實施了下列不正當競爭行為:一是中視天娛公司使用與涉案商標近似的“天娛”作為企業字號進行工商登記并在經營活動中使用,違反了商標法第五十八條、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四項、第二條之規定;二是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和搜狐號上進行虛假宣傳,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第八條之規定。鑒于部分涉案行為尚未停止,故本案應適用現行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評判。


關于上海天娛公司與中視天娛公司是否構成競爭關系,一審法院認為,根據雙方的營業執照中的經營范圍、本案證據顯示雙方參與策劃的活動、業務及各自對其主營業務的自述,雙方業務均涉及節目制作、文娛演出活動等領域,顯然存在競爭關系,故一審法院對中視天娛公司主張雙方不存在競爭關系的抗辯不予采信。


關于第一項行為。商標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將他人注冊商標作為企業名稱中的字號使用,誤導公眾,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處理。該條文系指引性規定,如依此條款可認定被訴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則應援引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相應條款進行評判。對于該項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一審法院認為,首先,涉案商標的核準注冊日期在中視天娛公司成立之前,且涉案商標的中文部分“天娛傳媒”中顯著性較強的“天娛”文字亦為上海天娛公司的企業字號。其次,本案證據顯示,在中視天娛公司成立時,無論是涉案商標還是上海天娛公司已經在節目制作、文娛演出活動等領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中視天娛公司亦認可涉案商標在文化娛樂領域有一定的影響力。再次,中視天娛公司作為同業經營者,理應知曉上海天娛公司涉案商標的情況,其仍將涉案商標顯著性較強的“天娛”注冊為企業字號,足以誤導公眾,存在明顯的主觀惡意,構成不正當競爭,中視天娛公司的該項行為系足以引人誤認為是上海天娛公司的服務或與其存在特定聯系的混淆行為,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四項的規定。因該項被訴不正當競爭行為可為反不正當競爭法具體條款調整,故一審法院對上海天娛公司關于該項行為同時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主張,不再予以支持。


中視天娛公司主張其企業名稱、字號已獲合法登記注冊,且是為了與其合作單位中視天宇公司有更緊密聯系的抗辯,一審法院不予采信。至于中視天娛公司主張有多個第三方主體使用“天娛”作為其企業字號以及申請與“天娛”相關商標的抗辯,亦與本案認定其該項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無關。


綜上,中視天娛公司使用“天娛”作為企業字號進行工商登記注冊并用于經營活動的行為,違反了商標法第五十八條,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四項之規定,構成不正當競爭。


關于第二項行為。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規定,經營者不得對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質量、銷售狀況、用戶評價、曾獲榮譽等作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本案中,上海天娛公司主張中視天娛公司存在如下虛假宣傳行為:一是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的宣傳內容中聲稱其參與策劃制作了湖南衛視元宵喜樂會、湖南衛視超級女聲、湖南衛視快樂男聲、張杰演唱會、魏晨演唱會的活動,而實際前述晚會及演唱會均為上海天娛公司制作或承辦。二是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及涉案搜狐號上載明的旗下藝人、簽約藝人并非其藝人,且介紹中均提及中視天娛公司為相關藝人的“官方經紀公司”,如此多藝人均簽約在同一家經紀公司不符合行業慣例,亦與事實不符。


對此,一審法院認為,首先,本案證據顯示上海天娛公司參與制作了張杰演唱會、超級女聲、快樂男聲等綜藝節目及演出活動,中視天娛公司雖主張其公司業務總監曾參與上述節目制作,根據行業慣例將其業績導入公司,但其并未提交相關證據予以證明。其次,中視天娛公司在涉案網站及涉案搜狐號的對外宣傳中列明旗下藝人、簽約藝人數量眾多,中視天娛公司雖主張與前述藝人系合作約并非經紀約,但其并未提交相關的合作證據予以證明,且“旗下藝人”“官方經紀公司”“中視天娛傳媒旗下簽約歌唱家”的對外宣傳表述足以使公眾誤認為相關藝人系與中視天娛公司存在經紀合約關系,亦與其所述不符。綜上,一審法院認為中視天娛公司的前述行為,構成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之規定。


三、法律責任


中視天娛公司應就其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關于上海天娛公司要求中視天娛公司停止侵害涉案商標權行為的訴訟請求,鑒于涉案網站已無法訪問以及涉案搜狐號使用標識5的行為已停止,中視天娛公司應立即停止在涉案搜狐號使用“中視天娛傳媒”字樣的行為。關于上海天娛公司要求中視天娛公司停止涉案虛假宣傳的行為,鑒于涉案網站中的涉案虛假宣傳行為已停止,中視天娛公司應立即停止涉案搜狐號的涉案虛假宣傳行為。關于上海天娛公司要求中視天娛公司變更企業名稱,禁止將“天娛”作為其企業字號的訴訟請求,根據前文所述,作為同一行業的經營者,中視天娛公司系不正當地將上海天娛公司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涉案商標中的顯著性較強的“天娛”作為字號注冊登記為企業名稱,并用于對外經營活動中,加之本案證據顯示上海天娛公司亦具有相當的知名度,即使中視天娛公司規范使用其企業名稱,仍足以產生市場混淆。據此,一審法院對上海天娛公司的該項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關于消除影響,一審法院認為,中視天娛公司的涉案行為確實可能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給上海天娛公司帶來不良影響,故中視天娛公司應予以消除影響,消除影響的范圍應與涉案行為的影響范圍相適應,鑒于涉案網站已無法訪問,一審法院在合理范圍內予以支持。


關于賠償損失,因雙方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上海天娛公司因涉案行為產生的實際損失或中視天娛公司的非法獲利,一審法院綜合考慮以下因素對本案賠償數額予以酌定:一是本案證據顯示涉案商標及上海天娛公司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二是中視天娛公司被訴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均成立,且持續時間較長;三是涉案商標的獲準注冊時間、上海天娛公司的成立時間遠早于中視天娛公司的成立時間,而中視天娛公司與上海天娛公司屬于同一行業競爭者,且中視天娛公司自述其業務總監曾參與上海天娛公司制作或參與制作的相關節目及活動,其在相關宣傳中亦提及其常年依托湖南衛視等主流媒體,故其顯然接觸過涉案商標及上海天娛公司,主觀攀附涉案商標及上海天娛公司的惡意非常明顯。綜合以上因素,一審法院認為上海天娛公司提出的賠償請求額合理,一審法院予以全額支持。


關于上海天娛公司主張為本案所付的合理開支,考慮到本案上海天娛公司實際聘請律師出庭代理訴訟及本案需要相應公證、相關票據的情況等事實,一審法院對合理開支酌情予以支持。


綜上,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第五十八條,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四項、第八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一、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中視天娛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侵害商標權及虛假宣傳行為;二、中視天娛公司于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到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變更企業名稱,變更后的企業名稱中不得含有“天娛”字樣;三、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中視天娛公司在一家全國發行的娛樂類報紙上刊登聲明,就本案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為上海天娛公司消除影響[聲明內容須經一審法院審核,逾期不履行,一審法院將根據上海天娛公司申請,在相關媒體公布判決主要內容,費用由中視天娛公司承擔];四、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中視天娛公司就本案侵害商標權行為賠償上海天娛公司200000元,就本案不正當競爭行為賠償上海天娛公司240000元,并賠償上海天娛公司合理開支55000元;五、駁回上海天娛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經審查,本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二審中,雙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證據。


以上事實,有當事人在一審階段提交的證據,一審證據交換筆錄、開庭筆錄、二審談話筆錄等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


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本案二審階段的爭議焦點為:1、一審法院關于商標侵權的認定是否正確;2、一審法院關于中視天娛公司使用“天娛”作為企業字號注冊并用于經營活動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的認定是否正確;3、一審判決關于法律責任的判定是否正確。


一、一審法院關于商標侵權的認定是否正確


《商標法》第五十七條之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判斷是否構成商標侵權應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分析:第一,涉案標識是否構成商標性使用;第二,涉案標識與權利商標是否構成相同或近似標識;第三,涉案標識使用的商品或服務是否與權利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或服務構成類似;第四,上述使用行為是否容易導致消費者的混淆誤認。


本案中,首先,上訴人在其經營的涉案網站上突出使用了標識4、標識5,在涉案搜狐號的頭像上使用了標識5,在涉案網站的的宣傳內容中使用了“中視天娛傳媒”,上述標識字體較大,用于宣傳及商業活動中,可以起到標識服務來源的作用,故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性使用。其次,標識4、標識5的圖形部分由粗體小寫英文字母“e”并在“e”的左側添加于左側開口的圓形,并在開口處添加橫杠,文字部分由英文“CE-MEDIA”、中文“中視天娛傳媒”等組成,其中“中視”與“天娛傳媒”字體明顯區別。而被上訴人享有商標權的涉案商標中的圖形部分由英文字母“e”及與英文字母“e”水平對稱的圖形拼接而成,其文字部分由上述對稱“e”圖形及“media”、中文“天娛傳媒”等組成。經比對,標識4、標識5與涉案商標在圖形形狀、文字構成、呼叫以及整體視覺效果等方面均近似,二者構成近似商標。同時,“中視天娛傳媒”完整包含涉案商標顯著識別文字部分“天娛傳媒”,亦與涉案商標構成近似商標。再次,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包括組織表演(演出)、無線電和電視節目制作、廣播和電視節目制作、表演制作、節目制作、電視文娛節目、文娛活動、娛樂、演出、現場表演等,而上訴人在涉案網站及搜狐號介紹中宣傳其業務包括“演藝、藝人經紀、娛樂、大型文體活動策劃”等,且上訴人亦陳述其主營業務為藝術交流活動、展示展覽活動、藝術策劃等。且其提交的海報亦可體現其參與制作、協辦各類演出、現場表演等文娛活動。上述服務與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在服務對象、服務內容等方面均具有共性,屬于同一種或類似服務。最后,考慮到涉案商標具有一定市場知名度,上訴人在同種或類似服務中使用涉案標識,一般消費者在隔離觀察的情況下容易與涉案商標產生混淆,或誤認為二者主體之間具有特定關聯,故上述標識與涉案商標已構成相同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上訴人對上述標識的使用已構成侵害被上訴人就涉案商標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一審法院對此認定正確,本院予以確認。上訴人關于上述標識與涉案權利商標區別明顯且服務不類似等上訴理由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一審法院關于中視天娛公司使用“天娛”作為企業字號注冊并用于經營活動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的認定是否正確


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四)項之規定,經營者實施足以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的混淆行為,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


本案中,首先,根據上述分析,雙方業務均涉及節目制作策劃、文娛演出等領域,故雙方存在競爭關系。上訴人關于一審法院僅憑營業執照經營范圍即認定二者存在競爭關系屬于適用法律錯誤的辯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其次,涉案商標的核準注冊日期在上訴人中視天娛公司成立之前,且涉案商標的中文部分“天娛傳媒”中顯著性較強的“天娛”文字亦為上海天娛公司的企業字號。且在上訴人成立時,無論是涉案商標還是上海天娛公司已經在節目制作、文娛演出活動等領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上訴人作為同業經營者,理應知曉上海天娛公司涉案商標的情況,其仍將涉案商標顯著性較強的“天娛”注冊為企業字號,同時在宣傳經營活動中突出使用“天娛”字號,足以誤導公眾,其行為難謂善意。上述行為足以引人誤認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存在特定聯系,已構成不正當競爭。一審法院認定正確,本院予以支持。上訴人關于其有權注冊包含“天娛”文字的字號,他人無權干涉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上訴人關于其不知道有違法行為的相關辯稱不能構成其侵權及不正當行為的合法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三、一審判決關于法律責任的判定是否正確


關于變更企業名稱,本院認為,如前所述,作為同一行業的經營者,上訴人中視天娛公司系不正當地將上海天娛公司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涉案商標中的顯著性較強的“天娛”作為字號注冊登記為企業名稱,并用于對外經營活動中,加之在案證據顯示上海天娛公司在相關領域亦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即使中視天娛公司規范使用其企業名稱,仍足以使公眾對二者提供的服務來源產生混淆或誤認二者之間存在特定關聯關系。故一審法院對上海天娛公司的該項訴訟請求予以支持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消除影響,本院認為,中視天娛公司的涉案行為確實可能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給上海天娛公司帶來不良影響,故一審法院判定中視天娛公司在合理范圍予以消除影響,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賠償數額,本院認為,一審法院在雙方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上海天娛公司因涉案行為產生的實際損失或中視天娛公司的非法獲利的情況下,綜合考慮上海天娛公司具有一定知名度、中視天娛公司被訴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均成立,且持續時間較長、中視天娛公司主觀攀附涉案商標及上海天娛公司的惡意明顯等因素,認定上海天娛公司的賠償請求數額合理,予以全額支持并無不當,本院予以認可。同時,一審法院考慮到上海天娛公司實際聘請律師出庭代理訴訟及本案需要相應公證、相關票據的情況等事實,對合理開支酌情支持55000元,數額亦屬合理,本院依法予以認可。上訴人的相關上訴主張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依法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本院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8725元,由中視天娛國際傳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夏 旭

審 判 員  李 洹

審 判 員  姜麗娜


二〇二〇年一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  吳 桐

書 記 員  劉 博

書 記 員  劉 宇

体彩竞彩赚钱 浙江6+1基本走势图 冠军赌场论坛 股票规则 山东群英会号码遗漏 彩票投注平台官方下载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体育彩票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快三技巧规律视频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湖北11选5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