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版權

版權登記沖突時權利歸屬的認定

日期:2020-01-13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萬玉明 瀏覽量:
字號:

江蘇省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 萬玉明


版權登記有助于解決因版權歸屬造成的版權糾紛,并為解決版權糾紛提供初步證據,但如果版權登記內容沖突時,如何認定權利歸屬?筆者認為,仍然應當遵循優勢證據推定的原則,即證據優勢方被推定享有著作權。


引發版權訴訟


在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近期審理的一起版權案中,原告顧某訴稱其于2016年1月即完成了《桃花祈愿兔》美術作品的創意設計,并將其用于布料印花制作成衣在淘寶店上銷售。顧某于2018年7月31日進行了版權登記?!蹲髌返怯涀C書》載明了如下事項:作品名稱:桃花祈愿兔,作品類別:美術作品,著作權人:顧某,創作完成時間:2016年1月31日,首次發表時間:2016年2月10日,并注明:以上事項,由顧某申請,經中國版權保護中心審核,根據《作品自愿登記試行辦法》規定,予以登記;登記日期:2018年7月31日。原告后因發現被告某服裝廠在阿里巴巴網站上銷售了印有其作品的服裝,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該服裝廠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50萬元。


被告某服裝廠在庭審中則抗辯稱,涉案的美術作品圖案是該服裝廠的法定代表人張某在2011年11月14日創作,張某在2016年8月3日已經進行登記?!蹲髌返怯涀C書》載明了如下事項:作品名稱:南風系列圖案,作品類別:美術作品,著作權人:張某,創作完成時間:2011年11月14日,首次發表時間:2012年3月6日,并注明:以上事項,由張某申請,經中國版權保護中心審核,根據《作品自愿登記試行辦法》規定,予以登記;登記日期:2016年8月3日。被告認為其創作完成時間、首次發表時間、登記日期均早于原告,是原告侵犯了被告的權利,因此要求駁回原告顧某的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認為,首先,僅就涉案兔子形象而言,原告登記的作品內容多于被告,且風格統一;其次,在本案審理過程中,法院要求雙方均提交作品設計底稿以供核對,原告提供出了涉案作品的設計底稿,而被告則未能提交;再次,從被告網店上所宣傳的內容看,其并未使用被告所登記的作品名稱“南風系列圖案”,而是使用了原告在2016年1月23日就在其微博上所取的名字“桃花祈愿兔”。綜合以上因素,法院認定存在足以推翻被告作品登記證書內容的證據,故最終認定原告為涉案作品的著作權人,判決被告承擔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對于一審法院的判決,被告不服已提起上訴。


確認歸屬原則


在這類案件中出現了版權登記內容的沖突問題,對此應如何認定著作權的歸屬?筆者認為,首先,關于著作權的取得,根據我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有關規定,著作權自作品創作完成之日起產生。但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還需要符合特定的條件。根據我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有關規定,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因此,創作主體所創作的對象應當在文學、藝術或科學領域具有獨創性,且能以有形形式進行復制,這樣才能構成作品,進而對該作品享有著作權。


其次,對于著作權歸屬的認定,根據我國著作權法有關規定,著作權屬于作者,創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意志創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責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作者。由此可見,除職務作品外,誰創作了作品,誰即享有該作品的著作權。在我國,著作權自作品產生時即取得的原則方便了作者的創作、簡化了權利取得的流程,但同時也給著作權歸屬的認定帶來了一定的困擾。特別是像一些數字化、信息化的作品、口述作品、攝影作品等,隨著科技的快速發展,其載體也在不斷變化,存在底稿易丟失、載體不穩定等情形,創作者要想充分證明自己是作者存在較大難度。那么在實踐中,應當以什么標準來認定作品的作者?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第十一條的規定,如無相反證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為作者。最高人民法院于2002年發布的《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當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由此可見,我國對作者的認定采取優勢證據推定的原則,誰的證據更占優勢,誰即被推定享有著作權。


認定權利歸屬


對作品進行版權登記是對作品歸屬進行公示的一種手段。我國著作權法及其實施條例對作品版權登記均未有規定,僅在著作權法第二十六條對著作權的出質作出規定。因此,目前關于版權登記的具體規定仍然適用的是國家版權局于1994年發布的《作品自愿登記試行辦法》。對于著作權登記的性質,其本質應屬于一種行政確認行為,但其登記與否并不影響著作權的取得;對于其效力的認定,考慮其系權利人自愿申請以及登記機關僅進行形式審查等因素,應將其視為認定著作權歸屬的初步證據,如果出現本文所列案例當中的著作權登記內容相沖突或有其他更信服的相反證據予以推翻的情形,則應根據其他證據及案情進一步分析確認著作權的歸屬。


在這類案件的審理中,原告應該提供底稿以證明自己的權利,但很多情況下,當事人由于創作時間久遠、未留心保存等因素可能也無法提供出底稿,此時如果出現了版權登記內容沖突的情形,應如何認定權利歸屬?筆者認為仍然應當遵循優勢證據推定的原則。首先,應當盡可能搜集客觀證據以尋求真實創作者的蛛絲馬跡。其次,根據具體情況進行一定程度的自由心證判斷,比如對于作品創作的創意即獨創性進行分別詢問,可稱之為創意契合性調查;對主張權利的創作者的背景、經歷進行分析,即分析當事人是否具備創作相應作品的能力和水平等,盡力做到保護真正創作者的合法權益。對于版權登記機關而言,也應建立相應的征信系統,將版權登記申請納入其中,引導申請人誠信登記,如申請人惡意或故意將非本人創作的作品申請版權登記,將其納入失信黑名單,同時嘗試推動失信黑名單處罰機制的建立。

体彩竞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