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版權

假冒署名與侵犯著作權罪

日期:2020-06-16 來源:知產力微信 作者:白帆 瀏覽量:
字號:

作者 | 白帆 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 知識產權審判庭


1.何謂“假冒他人署名”


這一問題在民事的著作權法領域曾引發爭議并有所討論?,F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八項規定,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作品的,構成侵權;在今年4月最新公布的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中,第五十二條第八項原樣承繼了現行規定。在此前的討論中,主流觀點認為,署名權是作者對自己創作作品所享有的權利,而在甲創作的作品上署乙的名字,因該作品并非由乙創作,故乙對該作品根本不享有署名權,該行為侵犯的實際上是乙的姓名權。(進而認為該侵權行為不應由著作權法而應由人格權法所調整。)


然而根據立法者編撰的釋義,這一理解似并不完備。據其示例,《刑法》中的“假冒他人署名”包括三種情形:一是臨摹他人的畫,署上他人的名,假冒他人的畫出售;二是以自己的畫,署上名畫家的名,假冒他人的畫出售;三是把他人的畫,署上名畫家的名,假冒名畫家的畫出售。從中可見,后兩種情形均屬于把本不是名畫家的畫署上了名畫家之名,屬于前述侵犯姓名權的情況;但第一種情形應是指臨?。ǘ喟胧歉呔确轮疲┟耶嬜骱?,將臨摹件假充畫家真跡出售以牟取暴利,此時如果只是原樣仿制,則該行為僅侵犯復制權(發表權、發行權等暫不考慮),而如果改變了原作的署名方式,如將不署名變為署名、將屬筆名變為屬真名等,則屬于侵犯作者署名權??梢娫摋l規定不僅包含侵犯姓名權的情況,也包括侵犯署名權、甚至兩種權利均不侵犯的情形。


綜上,法律的這項規定意在保護包含著作權人、美術作品買受人和藝術品市場秩序法律在內的復合法益,同時僅關注假充美術作品真跡出售、即“以假充真”的情形,但對該假冒藝術品是原樣仿制還是“張冠李戴”則在所不問,因為這兩種行為所造成的損害、尤其是給買受人造成的經濟損失都是基本相同的。此外,如果未經許可,以復制品而非真跡的名義復制發行美術作品的,則可能構成《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第一項的侵犯著作權罪或第二百一十八條的銷售侵權復制品罪。

2.真跡修復問題

實踐中,存在對名家名畫進行所謂“修復”,尤其對未署名的作品增補署名后進行銷售的行為。如未經許可,這一行為在著作權法上是否構成侵權應不存在爭議,但在刑法上能否構成犯罪則不無疑問。對此,筆者認為可區分具體情況分別進行討論。


如僅在畫作真跡上增添該畫家署名,以謀求更高的銷售價格,則此行為不屬于原樣仿制或張冠李戴,雖然違背了作者關于是否署名的意志,但對買受人和市場秩序均未造成較大損害,一般情況下可不認為是犯罪。也可以理解為,無論是姓名還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署名,被用于美術作品上均是作為表明該作品作者身份、即作品來源的符號,而在作者真跡上如實披露作者身份并不會對作者與作品間的真實關系造成扭曲,不屬于該條所調整的“假冒”行為。此外,在臨摹件上原樣署名可能構成前述規定的犯罪,刪去署名反而不會構成,可見該條規定也不是意在保護作者人格意志、即著作人身權的。


如在真跡上進行修復或修改,則既可能是為褪色部分重新上色、將有少許歪斜的線條修直等小幅改動,也可能是為擴大尺幅、改變題材等目的而進行的大幅修改。對此筆者認為,可以著作權法中的非原樣復制和改編的標準進行區分——我們至少可以認為,如在一件作品中增添的表達如此之多,以致于足以在原作之外另外形成新的作品,則該新作品已不再是原作者的作品,在該作品上署原作者名即屬張冠李戴,構成“假冒他人署名”。在判斷時可參考對文字、音樂等作品實質性相似判斷的量化方法,如書畫可以尺幅進行量化并得出改動比例。但須強調,這一方法僅可輔助判斷,并不絕對,仍以書畫為例,白描勾畫僅寥寥數筆,“畫龍點睛”更只需一筆。這樣的判斷固然會帶有一定主觀性,但筆者相信,多數情況下對復制與改編還是可以區分、且爭議不大的。

体彩竞彩赚钱 2017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 排列五位数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每期必中组合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个位 喜乐彩开奖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第100期 股票配资平台可问金多多建议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码 福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