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經典案例 > 反不正當競爭

“鬼吹燈”系列作品名稱的反法保護

——上海玄霆娛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徐州分公司訴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東陽向上影業有限公司、張牧野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日期:2020-06-18 來源:知產力微信 作者:史乃興 瀏覽量:
字號:

作者 |  史乃興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

隨著作品成為知名商品,相應的作品名稱與作品之間建立起穩定的對應關系,具備了區別作品來源的顯著特征,構成了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特有名稱。該作品特有名稱的權益應當歸屬于通過商業運營對普遍作品名稱成為知名商品特有名稱作出貢獻的主體。

案件信息


一審:徐州中院(2017)蘇03民初27號民事判決書。


二審:江蘇高院(2018)蘇民終130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


2005年12月,張牧野(筆名為天下霸唱)開始創作《鬼吹燈》(盜墓者的經歷),并首次在“天涯論壇”發表,以連載的形式發表了52章,其后《鬼吹燈》(盜墓者的經歷)剩余章節及《鬼吹燈Ⅱ》的全部章節均在玄霆公司所有的起點中文網上發表,《鬼吹燈》(盜墓者的經歷)最后一章更新時間為2006年10月24日,共234章,《鬼吹燈Ⅱ》最后一章更新時間為2008年5月13日,共236章。


2007年1月18日,玄霆公司(甲方)與張牧野(乙方)簽訂《協議書》約定:1.甲方與乙方于2006年4月28日就乙方創作作品《鬼吹燈》簽訂《文學作品獨家授權協議》,約定乙方將上述作品除中國法律規定專屬于乙方的著作權獨家授權甲方行使;2.經甲乙雙方協商,乙方同意在本協議生效之日將《鬼吹燈(盜墓者的經歷)》的除中國法律規定專屬于乙方的權利外的著作權全部轉讓給甲方;3.甲方于2004年4月1日前向乙方支付轉讓費人民幣10萬元。


同日,玄霆公司(甲方)與張牧野(乙方)再次簽訂《協議書》一份,該《協議書》第3.1條約定:本協議有效期內,乙方作為甲方的專屬作者將協議作品著作權中除根據中國法律規定專屬于乙方的權利以外的全部權利轉讓給甲方(包括但不限于信息網絡傳播及電子出版權、圖書傳版權、作品改編權利等)。作品名稱為:魁星踢斗(暫定名)。第4.1.1與第5.1.1條約定:轉讓費為稅前人民幣150萬元,甲方應當按照本協議的約定,按時向乙方支付轉讓費。第4.2.5條約定:在本協議有效期內及本協議履行完畢后,乙方不得使用其本名、筆名或其中任何一個以與本作品名相同或相似的創作作品或作為作品中主要章節的標題。第7.1.1條約定:作品如成功簽署影視改編權協議,產生經濟效益,則甲方承諾將該部分影視改編所產生報酬的40%作為獎勵,在得到第三方錢款后15個工作日內支付給乙方。雙方當事人還對與協議有關的其他事項進行了約定。2007年10月12日,玄霆公司(甲方)與張牧野(乙方)簽訂《補充確認書》,再次確認了上述協議。


玄霆徐州分公司一審訴稱:2016年8月1日,其與玄霆公司簽訂《權利轉讓協議》,由玄霆公司將知名文學作品《鬼吹燈I》《鬼吹燈II》(以下簡稱《鬼吹燈》系列作品)的著作權及相關的衍生權利轉讓給玄霆徐州分公司?!豆泶禑簟废盗凶髌肥装l于“起點中文網”,在該網站上獲得多項榮譽,總點擊量超兩千多萬次,具有極高的知名度,為知名商品,作品名稱“鬼吹燈”與該知名商品具有極強的指向性和聯系,為特有名稱?!豆泶禑簟废盗凶髌芬淹瞥龆嗖客盗须娪凹半娨晞?,受到公眾的極大關注,并使得《鬼吹燈》系列作品的知名度進一步提升。張牧野作為《牧野詭事》小說作品的作者,在授權東陽公司、愛奇藝公司將《牧野詭事》文字作品改編成涉案影視劇的過程中,未經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益人的許可,在《牧野詭事》作品前冠之以“鬼吹燈”標識,侵害了玄霆徐州分公司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益。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作為涉案影視劇的制片者,在影視劇的名稱中使用“鬼吹燈”標識、在涉案影視劇的先導介紹片中使用“《鬼吹燈》金晨被贊是中國版蓋爾加朵”“《鬼吹燈》劇組伙食棒 王大陸吃小孩發胖”“《鬼吹燈》主創采訪 鬼吹燈片場歡樂多”“《鬼吹燈》導演談角色 不一樣的鬼吹燈”等用語,侵害了玄霆徐州分公司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益,張牧野同時作為涉案影視劇的編劇和監制,亦應構成侵權。張牧野、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彼此間具有意思聯絡,共同實施了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同時,愛奇藝公司在涉案影視劇的宣傳中大量使用“沒有牧野詭事 就沒有鬼吹燈”“最正宗的鬼吹燈系列”等宣傳用語,構成了虛假宣傳行為。請求判令:1.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立即停止實施在影視劇《鬼吹燈之牧野詭事》片名中使用“鬼吹燈”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2.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立即停止實施在影視劇《鬼吹燈之牧野詭事》的宣傳推廣中使用“鬼吹燈”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3.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立即停止實施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貶低《鬼吹燈》系列作品聲譽的不正當競爭行為;4.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共同在侵權網站“愛奇藝”(網址:www.iqiyi.com)的首頁頂部居中位置刊登聲明以消除影響;5.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共同賠償玄霆徐州分公司經濟損失200萬元;6.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共同承擔玄霆徐州分公司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10萬元;7.本案訴訟費用由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負擔。后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玄霆徐州分公司將第3項訴訟請求變更為愛奇藝公司立即停止實施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行為。


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辯稱:1.玄霆徐州分公司作為玄霆公司的分支機構,沒有獨立的財產,不具有獨立的法人資格,無權提起本案訴訟。2.玄霆徐州分公司對“鬼吹燈”一詞不享有任何權利或利益。玄霆公司、案外人多次在不同類別的商品上以“鬼吹燈”標識提出商標注冊申請,但均被商標局以“鬼吹燈”帶有封建迷信色彩,用作商標易產生不良影響為由予以駁回。3.《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實體圖書系合法出版物,在該合法出版物中使用“鬼吹燈”一詞也得到了玄霆公司的認可。愛奇藝公司制作的網劇改編自該同名小說,已獲得合法授權,有權使用“鬼吹燈之牧野詭事”作為改編作品名稱。4.愛奇藝公司享有權利的商品為涉案網劇,玄霆徐州分公司享有權利的商品為文字作品,二者區別顯著,不會造成公眾的混淆與誤認。5.玄霆徐州分公司主張的涉案網劇并非實際改編自《牧野詭事》,但該網劇的改編行為是經過《鬼吹燈之牧野詭事》的作者張牧野認可并親自實施的,其同時系該網劇的編劇及監制,明確認可此種改編行為及宣傳方式,退一步講,即使涉案網劇非改編自《鬼吹燈之牧野詭事》,但只要涉案網劇未改編自玄霆徐州分公司享有權利的作品,即與本案無關。6.愛奇藝公司并未實施虛假宣傳行為,其在宣傳中使用的“沒有牧野詭事 就沒有鬼吹燈”用語,系來自于合法授權的《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實體圖書的封皮;“最正宗的鬼吹燈”宣傳用語系針對其他非張牧野本人創作的冠之以“鬼吹燈”名稱的作品而言的。7.玄霆徐州分公司訴請賠償的損失并不存在,賠償請求的金額亦過高,未提供任何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的證據,不應得到法院支持。綜上,請求依法駁回玄霆徐州分公司的訴訟請求。


張牧野辯稱:1.玄霆徐州分公司沒有獨立的法人資格,亦不擁有任何獨立的財產,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規定的其他組織,無權作為本案原告提起訴訟。2.“鬼吹燈”一詞來源于歷史已有的詩詞、諺語,不具有特有性,玄霆徐州分公司無權壟斷該詞的使用,其主張“鬼吹燈”標識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違反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的規定。3.即使“鬼吹燈”標識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益也應歸屬于張牧野而不是玄霆徐州分公司。4.玄霆公司與張牧野針對《鬼吹燈》系列小說第二部簽訂的《協議書》中第4.2.5條的約定,限制了作者的創作自由,剝奪了作者對作品名稱可能享有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益,應屬無效。同時該條款系玄霆公司提供的格式條款,存在約定不明的情形,應當作出不利于玄霆公司的解釋。5.《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實體圖書在出版時,使用“鬼吹燈”標識作為圖書名稱的一部分已經過玄霆公司認可,在合同沒有明確禁止的前提下,影視、漫畫作為演繹作品與原作品保持相同名稱系行業慣例和正當做法,且在《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圖書出版后長達七年的時間,玄霆公司也從未就該名稱提出過任何主張。6.張牧野沒有參與宣傳,也沒有在片名中使用“鬼吹燈”,不存在任何侵權行為。綜上,請求駁回對張牧野的訴訟請求。

法院認為


徐州中院一審認為:


關于“鬼吹燈”標識能否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豆泶禑簟废盗行≌f在中國境內具有極高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廣為知悉,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二)項規定的“知名商品”。隨著“鬼吹燈”系列小說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不斷攀升,“鬼吹燈”標識作為知名小說名稱也逐漸具備了區分不同小說的顯著性。時至今日,《鬼吹燈》系列小說已在相關公眾間具備了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鬼吹燈”作為小說名稱亦同時與權利人的《鬼吹燈》(盜墓者的經歷)、《鬼吹燈Ⅱ》作品建立起了穩定的對應關系,具備了區別商品來源的顯著特征,構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二)項所規定的“特有名稱”。本案中,玄霆公司以及案外人多次在不同類別的商品上將“鬼吹燈”標識申請為注冊商標,但商標局均以“鬼吹燈帶有封建迷信色彩,用于商標易產生不良影響”為由予以了駁回。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亦以此為由主張“鬼吹燈”標識無法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但一審法院認為,商標審查系個案審查,相同或類似的標識在某一或某些申請中獲得商標注冊核準與否的事實,不能成為其在其他申請中當然獲得商標注冊核準與否的依據,眾多帶有“鬼”字的標識已經被合法注冊為商標的事實也對此予以了印證。況且商標局作出的上述駁回“鬼吹燈”商標注冊的通知,均未經過商標評審委員會復審及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書的確認。同時,某些標識在某一或某些商品類別上申請注冊,具有不良影響,但在其他類別的商品上申請注冊則不會產生不良影響,同一標識在申請商標注冊時,是否具有不良影響,有時與商品類別有關。因此商標局的駁回通知不能當然成為本案認定是否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的依據?!肮泶禑簟睒俗R作為小說名稱是否具有封建迷信色彩,仍應從“鬼吹燈”一詞的起源、作者在創作時使用“鬼吹燈”一詞的目的、相關公眾的一般認知、“鬼吹燈”標識作為涉案小說名稱是否會對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造成消極、負面的影響等方面予以綜合判定。


關于如何確定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歸屬。對于已經構成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稱而言,對商品知名、商品名稱特有是否進行了長期、廣泛、持續、規模的使用、宣傳,應當成為判斷其是否為該權益主體的標準。對商品知名、商品名稱特有做出貢獻的主體享有該權益,反之則不應成為該權益的主體。玄霆公司對《鬼吹燈》系列小說長期、廣泛、持續、規模的宣傳、運營產生的后果是,使《鬼吹燈》系列小說從“非知名商品”到“知名商品”,“鬼吹燈”作為小說名稱從“不具有顯著特征”到“具有顯著特征”。張牧野沒有對《鬼吹燈》系列小說進行長期、廣泛、持續、規模的宣傳、運營。玄霆公司才是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的貢獻主體,“鬼吹燈”作為小說名稱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應歸屬于玄霆公司。


玄霆公司2016年將《鬼吹燈》系列小說全部著作權及相關一切衍生權利轉讓給玄霆徐州分公司,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益作為衍生權利當然亦轉讓給了玄霆徐州分公司。玄霆徐州分公司通過轉讓行為成為了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益的主體。


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共同實施了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應當共同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的民事責任。愛奇藝公司同時實施了虛假宣傳行為,亦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維權合理費用的民事責任。


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不服一審判決,向江蘇高院提起上訴。


江蘇高院二審認為:


關于“鬼吹燈”標識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第一,“鬼吹燈”作為涉案系列作品名稱或其中的一部分具有合法性和正當性。除認同一審的有關判決理由外,二審法院認為涉案《鬼吹燈》系列小說的發表、出版發行以及相關網劇的發行,得以通過版權、廣電等主管部門的審核和行政許可,也進一步印證了“鬼吹燈”標識作為涉案系列小說和涉案網劇的名稱或名稱的主要部分并不具有封建迷信色彩??梢?,標識作為作品的名稱其具體含義及是否具有不良影響需要結合該作品的內容綜合判斷,這與作為區分商品和服務來源的商標能否注冊的判斷標準有著本質不同。故商標主管機關基于商標注冊原則,作出關于“鬼吹燈”標識具有不良影響而不予注冊的決定,并不影響本案“鬼吹燈”標識可以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的認定。第二,“鬼吹燈”涉案系列作品具有較高市場知名度是客觀事實。本案中,大量證據證明“鬼吹燈”涉案系列作品具有較高市場知名度,對相關公眾而言,“鬼吹燈”標識與該系列小說建立了穩定的對應關系,具備了區分不同小說的顯著性。綜上,二審法院認定“鬼吹燈”標識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首先是基于涉案系列作品知名度的客觀事實;其次,考慮“鬼吹燈”標識本身不具有違法性,其作為涉案系列作品的名稱或名稱的主要部分在版權、廣電等主管部門得到審核和行政許可;最后,基于“鬼吹燈”標識作為涉案系列作品的名稱或名稱的主要部分經過長期使用形成了《反不正當競爭法》應予保護的法益。


關于“鬼吹燈”標識作為涉案《鬼吹燈》系列小說特有名稱的相關權益應歸屬玄霆公司。首先,涉案《協議書》并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至于涉案《協議書》第4.2.5條還約定:“在本協議有效期內及本協議履行完畢后,乙方(張牧野)不得使用其本名、筆名或其中任何一個以與本作品名相同或相似的創作作品或作為作品中主要章節的標題?!睂τ谠摷s定是否限制了張牧野再創作的人身權利,二審法院認為,從內容來看,該條款應當解釋為,其限制的是張牧野在使用其本名、筆名或其中任何一個創作作品時,不得同時使用與《鬼吹燈》涉案作品名稱相同或相似的名稱,作為其將來所創作作品的名稱或主要章節的標題。由此可見,該條款約定并未限制張牧野使用其本名、筆名創作同類型懸疑盜墓類題材的作品以及其他題材作品,只是限制其不得使用“鬼吹燈”作為作品名稱或主要章節標題。故上述約定僅針對作品名稱和標題,并不針對張牧野所有的創作活動和創作內容,亦不違背《著作權法》鼓勵創作的立法宗旨。其次,涉案《協議書》對雙方權利和義務的約定符合公平原則。本案中,玄霆公司的商業模式為:在發現有潛力的作品后,與作者簽訂授權協議或著作財產權轉讓協議,之后對作品進行商業改編、開發和推廣,進而獲取作品成功運營后的收益。這也是互聯網時代文化產業發展中一種常見的商業模式。在這一過程中,玄霆公司前期需要進行大量的投入如作品的購買成本、宣傳推廣成本等。如果商業運營成功,固然能獲得較高的收益;反之,作品推廣失敗,商業風險亦由玄霆公司自行承擔。綜上所述,鑒于涉案《協議書》不違反《著作權法》禁止性規定,協議合法有效,雙方均應基于誠實信用原則依法履行合同。本案中,張牧野在簽訂合同時理應知曉協議作品著作權相關財產權利轉讓的法律后果,因而其不能在玄霆公司商業運營成功后又違反當初約定,主張“鬼吹燈”標識的相關權益歸己所有。在此,二審法院強調當事人應當遵守作品財產權轉讓合同的約定,維護契約精神,體現了促進網絡原創文學合法商業模式發展的基本價值導向。


一審判決: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立即停止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即立即停止在《牧野詭事》網劇、片花中使用“鬼吹燈”作為商品名稱的行為;愛奇藝公司賠償玄霆徐州分公司150萬元,東陽公司、張牧野就其中的110萬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愛奇藝公司、東陽公司、張牧野賠償玄霆徐州分公司合理開支8萬元。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合議庭:張  蕾、李為帆、崔  悅

二審合議庭:李紅建、袁  滔、史乃興

体彩竞彩赚钱 心水一点是什么意思 广东11选5,一天赚几万 365投注低佣金 幸运赛马全天计划在线 云南11选5一定牛 彩票查询3d走势图 贵州快3号码统计图 涵星配资 湖北快三软件下载 多乐彩11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