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經典案例 > 專利

創造性與說明書充分公開等授權條件之間的關系

日期:2020-06-04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微信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鹿特丹醫學中心、克雷格訴國家知識產權局發明專利申請駁回復審行政糾紛案——創造性與說明書充分公開等授權條件之間的關系

 
一審案號:(2018)京73行初2154號

二審案號:(2019)最高法知行終127號
 

裁判要旨


專利申請的創造性、專利說明書充分公開、權利要求應當得到說明書支持等法律規定的授權條件在專利法上具有不同的功能,原則上不應當將屬于說明書充分公開等授權條件所應審查的內容納入創造性判斷中予以考慮,否則既可能使創造性判斷不堪承受重負,又可能制約申請人對說明書充分公開、權利要求應當得到說明書支持等授權條件進行實質性論辯,還可能致使說明書充分公開等授權條件被擱置?!?/section>

案情介紹

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伊拉茲馬斯大學鹿特丹醫學中心(簡稱鹿特丹醫學中心)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羅杰?金登?克雷格(簡稱克雷格)


鹿特丹醫學中心和克雷格作為發明專利申請人,于2005年7月22日提出名稱為“結合分子”的發明專利申請,申請號為201210057668.0,最早優先權日為2004年7月22日,公開日為2012年9月12日。經實質審查,國家知識產權局原審查部門于2015年10月8日駁回了本申請。鹿特丹醫學中心、克雷格對上述駁回決定不服,于2016年1月22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了復審請求。經形式審查合格,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6年2月26日依法受理了該復審請求,并將其轉送至原審查部門進行前置審查。原審查部門在前置審查意見書中堅持原駁回決定。隨后,國家知識產權局成立合議組對本案進行審理。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7年1月20日向鹿特丹醫學中心、克雷格發出復審通知書。在上述程序的基礎上,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7年9月5日作出被訴決定。鹿特丹醫學中心和克雷格不服決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原審判決:撤銷被訴決定,國家知識產權局就鹿特丹醫學中心、克雷格針對申請號為201210057668.0、名稱為“結合分子”的發明專利申請提出的駁回復審請求重新作出審查決定。一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00元,由國家知識產權局負擔。國家知識產權局不服原審法院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基本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國家知識產權局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遂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00元,由國家知識產權局負擔。
 
典型意義


根據專利法的規定,在專利實質審查程序中,專利審查人員需要對專利申請的新穎性、創造性、實用性等所謂“三性”進行審查,同時也需要對說明書是否充分公開、權利要求是否得到說明書支持、修改是否超范圍等授權條件進行審查。專利法針對授權條件作出了各種規定,這些授權條件都是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功能。專利審查人員在專利實質審查程序中要全面審查專利申請是否滿足各種授權條件,不能顧此失彼,不能以此代彼,也不能混淆彼此。


本案爭議焦點為涉案專利申請是否具備專利法規定的創造性。創造性判斷所運用的“問題—解決方案”思路中,一般遵循三個步驟:確定最接近的現有技術;確定發明的區別特征和發明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判斷要求保護的發明對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而言是否顯而易見。在第二個步驟中,確定發明實際解決的問題時,通常是以最接近的現有技術為參照,在分析發明與最接近的現有技術相比所存在的區別特征的基礎上,考慮區別特征整體上所能達到的技術效果來確定。


本案中,國家知識產權局上訴主張中提出關于本申請是否公開了制備人源可溶僅有重鏈的抗體及是否有數據支持和驗證等問題,這實質上是對說明書是否充分公開這一授權條件進行審查,并不是創造性判斷中應當予以考慮的。二審法院在本案中明確指出,這種做法在客觀上混淆了創造性判斷與說明書充分公開、權利要求應該得到說明書支持等不同法律標準。同時,二審法院也澄清了技術問題、區別特征和技術效果之間的關系,即區別特征的確定是理解發明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的基礎,在此基礎上考慮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在閱讀說明書所記載的內容后能夠得出的技術效果。

体彩竞彩赚钱 黑龙江6+1走势图 河南快三最新开奖 如何选股票配资平台 极速11选5开奖结果 双色球玩法 立博博彩 福州36选7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遗漏 我要看今天晚上的平特一肖 河南省体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