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律師動態
NotFoundChannelException 未發現欄目,欄目或被刪除 体彩竞彩赚钱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是正规的吗 同花顺炒股软件下载 江苏11选5预测专家推荐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巢网 今天双色球开奖号码 云南云南十一选五开 11选5旋转矩阵稳赚

“喬丹”商標案引發的法律思考

日期:2016-07-18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 作者:徐新明 瀏覽量:
字號:
  引言 

  2016年4月26日世界知識產權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最高院)公開審理再審申請人邁克爾·喬丹(英文姓名:Michael Jeffrey Jordan)與被申請人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商評委)、一審第三人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喬丹公司)10件商標爭議行政糾紛系列案件(以下簡稱“喬丹”商標案¹)。庭審現場有眾多媒體和旁聽人員,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進行現場圖文直播,中國法院庭審直播網、新浪法院頻道進行同步視頻直播。庭審從上午九點開始,除中間休庭五分鐘之外,前后共持續了將近四個小時。三方當事人你來我往、唇槍舌劍,法庭辯論異常激烈。 

  由于“喬丹”商標案的相關行政程序最早開始于2012年,至今已持續數年。而對于該案的再審,最高院選擇了一個如此特殊的日子——世界知識產權日,由二級大法官、主管副院長陶凱元女士領銜組成五人合議庭,向媒體開放庭審且全程直播,規格之高,實屬空前。加之喬丹本人的知名度,所以,此案吸引了社會公眾的廣泛關注,可謂舉世矚目。鑒于此,本文不再贅述有關案情。 

  問題的提出 

  每一個關注“喬丹”商標案的人,或許都會從不同的角度對此案進行不同程度的思考,筆者作為一名知識產權律師,當然也不例外。“喬丹”商標案所涉及的如下問題引發了筆者的思考:本案中,邁克爾 · 喬丹對其中文譯名“喬丹”是否享有姓名權;邁克爾 · 喬丹是否具有怠于保護其主張的姓名權的情形;喬丹公司對于爭議商標的使用是否已經形成穩定的市場秩序。 

  一、邁克爾 · 喬丹對其中文譯名“喬丹”是否享有姓名權 

  本案中,再審申請人邁克爾 · 喬丹主張,一審第三人喬丹公司注冊爭議商標違反了2001年修訂的《商標法》第三十一條關于“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之規定,損害了其姓名權。被申請人商評委認可申請人關于姓名權保護客體不限于本名的基本觀點。第三人喬丹公司則認為:(1)申請人的中文姓名應是“邁克爾·喬丹”,而不是“喬丹”,申請人從未使用過“喬丹”,申請人和“喬丹”無法建立對應關系。(2)即使申請人和“喬丹”可以建立對應關系,根據《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有關“ 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的姓名”的規定,申請人也只能通過自主決定、使用“喬丹”而對其享有姓名權,由于申請人并未自主決定使用“喬丹”,因而對其不享有姓名權。 

  因此,本案的一個核心問題就是,申請人邁克爾 · 喬丹對于中文譯名“喬丹”是否享有姓名權。 

  我們都知道,人具有社會屬性,每個人或多或少、或深或淺地與家庭、親友、同學、同事、同鄉、同行、學校、單位、商家等不斷發生或維系著某種關系,每個人均存在于社會之中,與置身其中的社會息息相關。簡言之,人是社會性的存在。“姓名”則是對社會群體中不同的人進行區分的符號。試想,如果一個人沒有姓名或等同于姓名的其他符號,為了指稱該人,我們就不得不詳細描述其個體特征及相關信息,諸如:性別、身高、胖瘦、年齡、籍貫、父母、兄弟姐妹……等等,語句之冗長、效率之低下,將令人不勝其煩。也勢必導致圍繞該人所發生的社會成本過度膨脹。反之,假設有這么一個人,遠離社會,離群索居,獨處山林,切斷了與外界的任何聯系,一個人過著最為原始的生活,那么,姓名或符號于其而言將變得毫無意義??梢?,一個人的姓名,首先是為了便于社會中的其他主體對該人進行指稱、確認,并進一步作為其人格權益的載體。因此,就特定自然人的姓名或符號而言,其他社會主體的認知和使用比其本人的認可和使用更為重要。 

  本案中,關于邁克爾 · 喬丹,存在兩個不爭的事實:(1)邁克爾 · 喬丹在中國享有很高的知名度。(2) 在籃球運動領域乃至整個體育運動領域,“喬丹”與邁克爾 · 喬丹形成了對應關系。 

  作為一代NBA巨星、籃球飛人,邁克爾 · 喬丹創造出了非凡的成就,其聲譽早已超出籃球運動領域,延伸至整個體育運動領域,并超越國界。在全世界許多國家(包括中國在內)和地區,邁克爾 · 喬丹均享有非常高的知名度,而承載其知名度的載體,則是其姓名以及相應的譯名。不同的國家和地區,往往使用不同的語言,相應的,與邁克爾 · 喬丹相對應的譯名也各不相同。這是語言文化的差異性使然。事實上,作為邁克爾 · 喬丹本人,也不大可能一一知曉其在全世界各地的準確譯名。在中國,首先是基于媒體的廣泛報道,然后是相關社會公眾的口耳相傳,約定俗成的稱呼邁克爾 · 喬丹為“喬丹”。一方面,對于“喬丹”這一中文譯名,邁克爾 · 喬丹本人很顯然最初并不知情,更談不上經其本人的決定、認可和使用。另一方面,如果在中國僅僅提及喬丹的英文姓名“Michael Jeffrey Jordan”,恐怕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這就是NBN巨星、籃球飛人喬丹,而絕大多數相關社會公眾將難以將Michael Jeffrey Jordan”與籃球飛人喬丹聯系起來。因此,在中國,承載邁克爾 · 喬丹巨大聲譽的載體,恰恰是其中文譯名“喬丹”,而非其原始的英文姓名或其他稱呼,盡管邁克爾 · 喬丹本人在很長時間內對此并不知情。 

  基于以上分析可知,中國的相關社會公眾給籃球飛人邁克爾 · 喬丹起了個中文名字(譯名)——喬丹,而譯名“喬丹”所承載的巨大聲譽,則是由邁克爾 · 喬丹本人所創造的,“喬丹”僅僅是一個載體而已。假如當初中國的相關公眾使用了其他的中文譯名如“約丹”、“杰弗里”、“喬旦”等指稱邁克爾 · 喬丹,那么,承載邁克爾 · 喬丹巨大聲譽的,將是“約丹”、“杰弗里”、“喬旦”等中文譯名。因此,“喬丹”作為邁克爾 · 喬丹的中文譯名具有一定的任意性、偶然性,這就好比是,中國的相關社會公眾建造了一個倉庫,里邊儲存了價值高昂的珍貴貨物,同樣的貨物可以更換不同的倉庫,但貨物的主人始終未變。 “喬丹”等中文譯名是載體、是倉庫、是形式,其承載的聲譽及其他人格權益則是價值高昂的貨物,是內涵,只能歸屬于邁克爾 · 喬丹,即邁克爾 · 喬丹對中文譯名“喬丹”享有姓名權。否則,如果僅僅因為中文譯名“喬丹”未經邁克爾 · 喬丹本人確認和使用即否認其享有姓名權,那么,無異于本末倒置,無異于以倉庫決定貨物的歸屬、以形式決定內涵,無異于在中國姓名權的領地內,將邁克爾 · 喬丹放逐山林,令其一無所有。這無論是對于邁克爾 · 喬丹還是對于中國相關社會公眾,都是一種巨大的傷害,都是不公平的。因為,中國相關社會公眾在習慣于將邁克爾 · 喬丹稱呼為“喬丹”的同時,也對“喬丹”這一名字傾注了相當的熱愛和敬仰之情,人為割裂“喬丹”與邁克爾 · 喬丹的聯系,勢必割傷中國相關社會公眾指向邁克爾 · 喬丹的情感紐帶,強行扭曲中國公眾的情感指向。 

  因此,基于公平原則、誠實信用原則,中文譯名“喬丹”所承載的人格權益應當歸屬于邁克爾 · 喬丹,邁克爾 · 喬丹對其中文譯名“喬丹”享有姓名權。關于《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有關“ 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的姓名”的規定,筆者同意邁克爾 · 喬丹代理律師的觀點,即對于姓名的“決定、使用”顯然屬于姓名權的權能,而非其成立要件。 

  二、邁克爾 · 喬丹是否具有怠于保護其主張的姓名權的情形 

  最高院庭審的公開資料顯示,2000年,第三人將企業字號變更為“喬丹”,2004年開始申請注冊“喬丹”商標并大規模使用。并且,第三人喬丹公司還于2009年在NBA賽場做了一個賽季的廣告宣傳。但是,直到2012年,邁克爾 · 喬丹才開始主張姓名權。由于邁克爾 · 喬丹未能及時、盡早的主張自己的權利,以至于喬丹公司注冊的大部分“喬丹”商標都已超過了《商標法》規定的5年時效期。耐克公司曾對其中數件商標提出異議、復審申請,但在受挫后均未進一步提起訴訟。對于喬丹公司而言,經過了長達二十年的宣傳、使用,已經取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其持有的“喬丹”商標已經具有了較高的知名度,“喬丹”系列產品占有了相當的市場份額。 

  從上述情形看,邁克爾 · 喬丹的確未能及時、盡早的主張自己的權利,似乎可以順理成章的認定邁克爾 · 喬丹怠于保護其姓名權。然則,何謂怠于主張權利?判斷權利人怠于主張權利的標準是什么? 具體到本案,在判斷邁克爾 · 喬丹是否怠于主張權利之前,我們不得不解決一個橫在面前的問題:判斷邁克爾 · 喬丹是否怠于保護其姓名權的標準究竟為何? 

 ?。ㄒ唬┦欠竦∮谥鲝垯嗬呐袛鄻藴剩簳r效制度 

  民事權利,即民事主體依照法律所享有的利益或為滿足自己利益的行為自由。權利人享有一項權利的同時,也就意味著他人負有不得侵害該項權利的義務。就某些種類的權利(如財產權)而言,由于權利資源的有限性,如果權利人遲遲不予宣示、主張、行使自己的權利,那么,法律賦予特定主體的權利勢必遭到無端廢棄,法律對于該項權利的設置將失去意義,立法宗旨也將無從實現。就某些種類的權利(如撤銷權)而言,由于事關相對人的行為決策和利益,如果任由權利人遲延宣示、主張、行使自己的權利,那么,可能會導致相對人無所適從,難以決策,致使財產關系、社會關系長期懸而未決,從而遲滯正常的市場交易進程,阻礙社會的發展。就某些類型的權利(如商標權)而言,當侵害權利的情形發生后,如果權利人遲遲不予主張、保護自己的權利,那么,無異于鼓勵侵權,并且,侵權產品的蔓延又會進一步損害消費者的利益。更有甚者,隨著社會經濟、文化、科技的發展,社會分工日趨精細,社會關系日益復雜,各項法律所規定的民事權利種類繁多,不可避免的會產生權利沖突,這就更加要求權利人及時主張權利,否則,沖突日久,將會形成令人難以取舍的利益格局(如本案)。 

  可見,“怠于主張權利”,是私權制度運行的一種病態情形,為預防這種“病”、診斷這種“病”、并在這種“病”發作時予以及時治療,幾乎自法律創制之初,立法者便創造性的發明了時效制度²。因此,時效制度幾乎與私權相伴而生,可謂孿生兄弟,設定各項民事權利的法律制度,如欲產生正常之功效,實現立法之宗旨,時效制度不可或缺。判斷權利人是否具有怠于主張權利的情形,僅需依照法律規定的時效制度予以判斷即可。反之,如果離開了法律規定的時效制度,漫無邊際的臆斷權利人“怠于主張權利”,并以“法律不保護躺在權利上睡覺的人”為由將其排斥于法律保護之外, 無異于脫離科學的診療技術而以莫須有的理由認定某人有病。 

  基于時效制度,當事人可以清晰的預見到時效屆滿的法律后果——時效期屆滿將確定無疑的帶給不同當事人相應的得與失。因此,時效制度發出的警鳴之聲能夠喚醒“躺在權利上睡覺的人”,促使其及時主張權利。如果有人無視時效制度的存在,沉睡在權利之上不愿醒來,遲遲不予主張權利,那么,其將承受相應的不利后果。怠于主張權利者,在時效屆滿后將失去權利,或不得不容忍加諸權利之上的種種限制從而喪失主動行使權利的機會。 

  在某些情況下,如果權利人在法律規定的時效期內怠于行使權利,時效制度所產生的后果往往是終結一種在先權利同時又生成另一種新的權利。時效制度,如同轉換權利的平衡器,平衡不同權利之間的沖突,維護穩定的社會關系。 

 ?。ǘ┳鳛樵谙葯嗬男彰麢?nbsp;

  《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對于自然人的姓名權作出原則性規定。如上文所述,姓名作為一種符號,是自然人的人格權益載體,承載了人格尊嚴、名譽、榮譽等人格權益。名人的知名度則如同生在載體上的翅膀,將名人的姓名連同其所承載的聲譽向四方傳播,知名度越高,翅膀則越強壯,傳播范圍就越廣。身處商品社會,無人能夠游離于市場經濟之外,何況是名揚天下的名人。于是,有人便試圖將某種產品置于名人的姓名這一載體之上,借助其超乎常人的知名度和良好的聲譽,短短時間之內就讓自己的產品廣為人知,為廣大公眾順利接受。這是典型的“不勞而獲”。因此,將名人的姓名作為商標附著于相關商品上,其本質不是將該商品作為姓名商標的載體,而是將姓名作為該商品的載體,借助于其強壯的翅膀向四方傳播。 

  法律對此當然不會坐視不管?!渡虡朔ā泛汀斗床徽敻偁幏ā肪鶎儆谑袌鼋洕鷷r代重要的部門法?!渡虡朔ā芬幎艘惶壮墒?、嚴密的規則體系和程序以規制商標的申請、異議、復審、授權、使用、無效及侵權等行為,同時借助于幾乎包羅萬象的商品分類表,劃定了商標權的基本界限?!斗床徽敻偁幏ā穭t確立了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市場交易原則,對一系列不正當競爭行為作出禁止性規定。如上文所述,沒有哪個自然人能夠真正游離于市場經濟之外,名人姓名經常被他人作為商標或其他商業標識使用,于是,姓名權和商標權等競爭性權益經常糾纏在一起,沖突便由此產生。因此,作為自然人一項基本民事權利的姓名權,斷無被排斥于《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法律保護之外的道理。根據2001年《商標法》第三十一條(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斗床徽敻偁幏ā罚?993年12月1日施行)第五條規定,經營者不得擅自使用他人的企業名稱或者姓名,引人誤認為是他人的商品。雖然《商標法》僅僅概括性規定了在先權利,而未如《反不正當競爭法》那樣明確列出姓名權,但是,這絕不意味著《商標法》未將姓名權納入其中。 

  首先,《民法通則》與《商標法》相比較,《民法通則》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屬于上位法,《商標法》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制定,屬于下位法。法律體系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彼此呼應,上下有序,上位法的效力高于下位法,下位法則須服從上位法。囿于時代背景和基本法地位,《民法通則》僅對姓名權作出了原則性規定。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商品市場的成熟與發達,既然市場上出現了將他人姓名作為商標進行注冊、使用的情形,那么,作為下位法的《商標法》,即應責無旁貸的對以“注冊商標”這一特殊形態出現的使用他人姓名之行為予以規制。這是《商標法》所處的法律位階使然,也是商標法立法宗旨的內在要求。因此,自法律體系考察,2001年《商標法》第三十一條(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規定的在先權利應包括姓名權。 

  其次,讓我們再來分析一下2001年《商標法》第三十一條(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如欲依據該條款主張在先權利,申請注冊商標的情形須符合以下要件:(1)須有在先權利的存在;(2)申請注冊商標損害了在先權利。從字面意思看,“在先權利”包括了爭議商標注冊申請日之前與之有關的所有權利。具體到本案涉及的姓名權,筆者實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能將其排除于“在先權利”之外。“申請注冊商標損害了在先權利”,這一要件非常關鍵。盡管有在先權利的存在,如果他人申請注冊商標并未損害該在先權利,則該申請注冊商標的行為不違反上述法律規定,他人也無權依據該規定主張在先權利。就姓名權而言,商標申請人將他人的姓名作為商標進行申請注冊,是否會損害他人的姓名權,就要看該姓名是否具有較高的知名度以及姓名權人是否具有良好的聲譽,他人將該姓名作為商標注冊、使用是否有可能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如果被用于注冊商標的姓名具有相當高的知名度并且姓名權人具有良好的聲譽,以至于相關公眾有可能誤認為將該姓名作為商標的商品或服務來源于姓名權人或與姓名權人具有某種聯系,即意味著商標注冊人不正當地利用了承載于該姓名之上的良好聲譽,同時也減損、剝奪了姓名權人正當利用自己良好聲譽從事相關商業活動的機會,那么,損害姓名權的要件即已具備。具體到本案,如果喬丹公司注冊使用涉案的系列“喬丹”商標有可能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為使用“喬丹”商標的商品來源于邁克爾 · 喬丹或與其具有某種關聯,那么,喬丹公司就借助于“喬丹”商標不正當地利用了承載于中文譯名“喬丹”之上的邁克爾 · 喬丹的良好聲譽,從而損害了邁克爾 · 喬丹對于“喬丹”的姓名權。 

 ?。ㄈ┻~克爾 · 喬丹是否怠于保護其姓名權 

  本案庭審中,商評委認為,如果因在先權利人懈怠或者其他原因未能在《商標法》規定的5年時效期內主張權利,5年時效屆滿,商標注冊人將對其商標權利產生合理信賴。 

  同時,商評委又認為,喬丹公司已有數十件“喬丹”系列商標取得注冊超過5年,耐克公司曾對其中數件商標提出異議復審,失敗后放棄了后續的行政訴訟程序。在此次大規模提出爭議之前,邁克爾 · 喬丹本人從未對喬丹公司的“喬丹”注冊商標提出異議或爭議。喬丹公司注冊并開始大規模持續使用喬丹商標的時間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后,至2012年邁克爾 · 喬丹提出姓名權主張時,喬丹公司使用喬丹商標的產品已經在行業內名列前茅。喬丹公司對商標法律的信賴、持續大量使用喬丹商標,使其形成顯著價值,相關利益應歸屬于商標使用人?;谝陨鲜掠?,商評委認為邁克爾 · 喬丹存在怠于保護其姓名權的情形。 

  商評委的上述觀點自相矛盾。 

  一方面,商評委強調權利人應在《商標法》規定的5年時效期內主張權利,否則,商標注冊人將因在先權利人怠于主張權利而獲得穩定的商標專用權。對此,筆者表示贊同。而依此觀點,相應的,如果權利人在《商標法》規定的5年時效期內主張權利,提出了商標撤銷(無效)申請,那么,怠于主張權利一說即屬無稽之談。但是,另一方面,商評委又超越商品的類別界限,將本案之外其他類別商品上的“喬丹”系列商標因邁克爾 · 喬丹怠于主張權利而由喬丹公司最終享有商標權的事實,作為邁克爾 · 喬丹對涉案的10件商標怠于主張權利的事由加以認定,從而認為本案中邁克爾 · 喬丹存在怠于主張權利的情形。 

  對于商評委的上述邏輯,筆者實在不敢茍同。 

  根據中國《商標法》之規定,注冊商標的有效期為十年,自核準注冊之日起算,有效期屆滿,可以依法續展,續展次數不受限制。如此看來,從理論上講,一件注冊商標可以通過不斷續展實現無限期存續。但是,在社會實踐中,商標注冊人經常會因為各種原因而主動放棄或被動失去其注冊商標。當一件注冊商標有效期屆滿但未能依法續展,或在有效期內被依法撤銷、宣告無效,或因其他原因被商標注冊人主動放棄,那么,存在于該注冊商標之上的商標權即告終止,或被視為自始不存在。此后,他人或原注冊人可就同樣的標識在同樣的商品或服務上依法定程序另行申請注冊商標,經商標局核準后,該標識上即成立一項新的商標權??梢?,就一件注冊商標而言,其有效存續期間從時間維度劃定了商標權的界限,構成了商標權的時間要素。如果說商標權的時間性是縱向的,那么,不同商品或服務類別的區分則是橫向的。無論是國際上通行的尼斯分類表,還是中國商標局頒布施行的商品和服務分類表,均將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商品或服務劃分為45個類別,然后再逐類細分為不同的群組。同樣的標識核準注冊在互不類似的商品或服務上,就形成了不同的商標權。因此,對于一件注冊商標而言,包括了縱向的時間要素與橫向的商品或服務類別要素,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共同劃定了特定商標權的權利界限。 

  2001年《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二款規定:已經注冊的商標,違反本法第十三條、第十五條、第十六條、第三十一條規定的,自商標注冊之日起五年內,商標所有人或者利害關系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撤銷該注冊商標。對惡意注冊的,馳名商標權人不受五年的時間限制。 

  根據上述規定,在先權利人主張權利的時效期為5年,自商標注冊之日起算。上述規定中的5年時效期為不變期間,不因任何事由而延長,因此,通說認為,該5年時效期屬于除斥期間。 

  如上文所述,時效制度是判斷權利人是否怠于主張權利的標準及處理怠于主張權利情形的有效機制,《商標法》規定的5年時效期同樣屬于縱向的時間要素,對于涉嫌損害他人在先權利的商標注冊人而言,5年的時效期猶如懸掛于其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隨時有可能因在先權利人主張權利而使其注冊商標自始無效。 

  基于以上分析可知,在評價一項商標權時,無論是忽略了縱向的時間要素,還是忽略了橫向的商品/服務類別要素,均難以對該項商標權作出客觀、準確的界定。 

  本案中,商評委在評價邁克爾 · 喬丹是否存在怠于主張權利之情形時,強調了5年的時效期這一縱向的時間要素,這無疑是正確的。但是,商評委將邁克爾 · 喬丹對本案之外喬丹公司注冊使用的其他“喬丹”商標怠于主張權利的情形,作為其對本案10件注冊商標怠于主張權利的事由,是刻意忽略了注冊商標橫向的商品或服務類別要素,屬于張冠李戴,這無疑是錯誤的。因為,正如上文所述,同樣的標識核準注冊在互不類似的商品或服務上,構成了不同的商標權。事實上,商評委在評價之前喬丹公司已經有數十件“喬丹”系列商標核準注冊超過5年的時效期從而穩定取得相應的商標權時,也隱含了注冊商標橫向的商品或服務類別要素,認可同樣的標識核準注冊在互不類似的商品或服務上成立不同的商標權。既然如此,商評委在評價邁克爾 · 喬丹及喬丹公司的權利沖突時,就應當將同樣的評價標準同等適用于雙方當事人,否則,即有失公平。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本案中,邁克爾 · 喬丹在《商標法》規定的5年時效期內主張權利,向商評委提出了撤銷申請,就涉案的10件注冊商標而言,邁克爾 · 喬丹不存在怠于保護其姓名權之情形。 

  三、喬丹公司對于爭議商標的使用是否已經形成穩定的市場秩序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授權確權行政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條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時,對于尚未大量投入使用的訴爭商標,在審查判斷商標近似和商品類似等授權確權條件及處理與在先商業標志沖突上,可依法適當從嚴掌握商標授權確權的標準,充分考慮消費者和同業經營者的利益,有效遏制不正當搶注行為,注重對于他人具有較高知名度和較強顯著性的在先商標、企業名稱等商業標志權益的保護,盡可能消除商業標志混淆的可能性;對于使用時間較長、已建立較高市場聲譽和形成相關公眾群體的訴爭商標,應當準確把握商標法有關保護在先商業標志權益與維護市場秩序相協調的立法精神,充分尊重相關公眾已在客觀上將相關商業標志區別開來的市場實際,注重維護已經形成和穩定的市場秩序。 

  根據上述規定,只要訴爭商標已經建立起較高的市場信譽,形成了相關公眾群體,并且相關公眾已在客觀上將相關商業標志區別開來,即應當予以維護,至于商標注冊人當初對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是否出于惡意,在所不問。此舉一是為了保護消費者的利益,尊重消費者業已形成的客觀認知,二是為了維護穩定的市場秩序。 

  然而,上述規定的適用范圍是有局限性的,即僅限于在先權利客體為商業標識的情況下所發生的權利沖突。當在先權利客體同為商業標識,商標注冊人主張的商標權與在先權利人所主張的權利之間的沖突,其實質在于雙方當事人現實的商業利益沖突。如果注冊人經過長期使用,已經圍繞注冊商標建立起較高的市場信譽,形成區別于在先商業標識的相關消費群體,在注冊商標與在先商業標識之間已不可能發生混淆、誤認,或者,即使兩商業標識所標識商品或服務的相關消費群體有所重合,如果重合部分的消費群體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計,或者,重合部分的消費群體仍然能夠將二者區別開來,那么,在這種情況下,消費者的普遍認知應予尊重,穩定的商標格局及市場秩序應予維護。 

  至于在先權利客體不屬于商業標識的權利沖突,如在先權利為姓名權,在此情形下,能否依據上述規定對喬丹公司所謂的因使用“喬丹”注冊商標而形成的“穩定的市場秩序”予以保護,殊值探討。 

  首先,姓名權與商標權具有本質的區別。姓名權屬于人格權,其客體是權利人的人格利益。名人的姓名因被社會公眾廣泛知曉而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如將其姓名作為商業標識用于相關的商品或服務之上,該姓名的知名度即可轉化為相應商業標識的知名度,由此衍生出商業價值。因此,本屬于人格權的姓名權可進一步衍生出將姓名進行商業性使用的權利。但是,需要強調的是,商業性使用的權利僅為姓名權衍生權利的一部分,遠不是姓名權的全部。姓名權作為一種人格權,人格自由是其永遠不變的要義。對于由自己姓名衍生出的商業性使用權利,姓名權人可以自由處分,既可自己行使,亦可許可他人使用,或者干脆束之高閣,遠離市場之喧囂,亦無不可。在姓名權人不愿將自己姓名作為商業標識使用的情況下,自然不存在將在先商業標識與在后注冊商標進行比較的前提,亦不存在衡量兩種商業利益孰輕孰重的必要。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最高院的上述規定應無適用余地。本案中,邁克爾 · 喬丹盡管已經許可耐克公司使用其英文姓名,迄今為止,尚未自行使用或許可他人使用其中文譯名“喬丹”,當然也就不具備和喬丹公司注冊使用的涉案“喬丹”商標依照上述規定進行比較的前提和必要。因此,筆者認為,基于不同的權利性質,本案應不適用最高院的上述規定。 

  其次,根據《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Trips)第十五條第一款之規定,如果確將相同標記用于相同商品或服務,即應推定已有混淆之虞。2013年修訂的中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有著同樣的規定。因此,最高院的上述關于維護穩定市場秩序的規定,僅可能適用于以下情形:(1)在相同或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近似商業標識之間的權利沖突;(2)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業標識之間的權利沖突。而不適用于在相同商品或服務上的相同商業標識之間的權利沖突。 

  由于邁克爾 · 喬丹在體育領域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對其中文譯名“喬丹”進行商業性使用的權利將毋庸置疑的覆蓋與體育相關的商品或服務,而本案中喬丹公司是將“喬丹”商標注冊使用在與體育相關的商品上,因此,即使比照適用最高院的上述規定,結論也只能是“推定已有混淆之虞”。 

  再次,當在先權利客體同為商業標識時,在先權利人已經擁有現實的消費群體及商業規模,其權利空間是有限的,鑒于在后注冊商標的注冊人已經形成了相當的消費群體及穩定的市場秩序,法律不可能無視商標注冊人長期的商業投入及相關消費群體的認知而一味的考慮在先權利人的利益,這也是最高院上述關于維護穩定的市場秩序之規定的理據所在。而在本案中,邁克爾 · 喬丹尚未自行或許可他人使用其中文譯名“喬丹”,鑒于其在在體育相關領域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良好的聲譽,在相關的商品或服務上,具有以“喬丹”為標識進行商業經營的無限的可能性。因此,法律應為其預留足夠的權利空間,禁止他人侵入。這就好比是,有人擁有一片土壤肥沃的園子,園子的主人尚未種植樹苗,鄰居未經許可便擅自將自己的樹苗植入園子里,澆水施肥,樹木茁壯成長。不過,園子的主人有權要求鄰居將樹移走。道理很簡單,鄰居的樹長在這里,園子的主人自己還怎么栽樹?因此,對于擅闖權利領地者,尤其是惡意闖入權利領地者,法律應毫不猶豫的將其清理出局,而不予考慮所謂的“市場秩序”。當然,前提是權利人應在法定的時效期間內主張在先權利。否則,超出時效期間,鄰居的樹苗可能已經長成“合抱之木”,不可再移動了。 

  四、結語 

  邁克爾 · 喬丹與喬丹公司圍繞“喬丹”系列商標的爭訟已長達數年,此前大部分案件均以邁克爾 · 喬丹敗訴而告終。對于本案,邁克爾 · 喬丹最終能否如愿以償的實現驚天逆轉,尚屬未知,筆者也無意揣測最高院對本案的判決結果。但無論如何,最高院以前所未有的規格在知識產權日當天公開審理此案并允許媒體現場直播,必將產生良好的示范效應,增強社會公眾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法治的進步。 


  注釋:
  【1】本文僅限于探討注冊在與體育相關之商品或服務上的“喬丹”商標。為行文便利,將合并審理的各案合稱為本案。
  【2】最早的時效制度始于羅馬法。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是正规的吗 同花顺炒股软件下载 江苏11选5预测专家推荐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巢网 今天双色球开奖号码 云南云南十一选五开 11选5旋转矩阵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