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律師動態
NotFoundChannelException 未發現欄目,欄目或被刪除 体彩竞彩赚钱 杨方配资 002016世荣兆业股 快乐双彩走势图wx15 com 配资盘 2019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 福彩3d预测专家预测 华东六肖15选开奖结果 2010上证指数 哪个彩票平台有青海快三 贵州茅台股票

食品行政許可糾紛案最高院再審申請書

日期:2017-01-31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 作者:徐新明 瀏覽量:
字號:

行政再審申請書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衡陽市文龍野生蔬果研發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

    住所地: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白地市鎮坪和塘村九組

    法定代表人:劉文龍,理事長。

 

    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

    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西直門外南1號

    法定代表人:李斌,主任。

 

  再審申請人衡陽市文龍野生蔬果研發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因與再審被申請人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食品行政許可糾紛案,不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12日作出的(2016)京行終3258號行政判決,現依法向貴院提出再審申請。


  再審請求:


  一、撤銷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行終3258號行政判決和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5)一中行初字第1646號行政判決;

  二、撤銷再審被申請人作出的衛食新未準字[2015]第0001號不予行政許可決定及國衛復決[2015]16號行政復議決定;

  三、責令再審被申請人重新作出行政許可決定。


  再審理由: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條、第九十一條的規定,再審申請人認為二審判決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不足、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法規錯誤,且本案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二審判決,二審判決應予撤銷。


  具體理由如下:


  再審被申請人作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的理由為:“1、本產品所用植物經湖南省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為垂序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中國藥典》記載商陸有毒(再審申請人注:事實上,《中國藥典》所記載的藥品名“商陸”,指的是植物商陸或植物垂序商陸的干燥根,其所謂有毒僅指植物商陸或植物垂序商陸的干燥根,并非指植物商陸或植物垂序商陸的果實或全株。本案中再審申請人申請行政許可的是植物商陸的果實,《中國藥典》中并未記載其有毒)。2、《中國植物志》記載垂序商陸又稱美洲商陸,國家林業局關于“警惕有毒外來入侵植物——美洲商陸”的通報中明確美洲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全株有毒,根及果實毒性最強。本產品為垂序商陸的果實,因此食用安全無法保證?!?/p>


  再審被申請人作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主要有兩大依據——涉案植物屬于垂序商陸的植物種類司法鑒定;國家林業局關于垂序商陸有毒的一紙通報。上述依據中,關于植物種類的司法鑒定,其鑒定過程違反生物學常識、其鑒定意見存疑;國家林業局的通報屬于傳聞證據,毫無科學依據,不具有最起碼的證明力。而原審判決卻將上述違反生物學常識、存疑的植物種類鑒定意見及被申請認孤立無依的傳聞證據作為定案依據,無法令人信服。


  一、本案相關植物學背景介紹


   (一)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和垂序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分別為商陸屬(Phytolacca L.)植物的兩個種。


  生物學上,用域、界、門、綱、目、科、屬、種對生物加以分類和命名。其中,種是最基本的分類單位,同一屬而不同種的生物之間存在著性狀上的差異。根據《國際植物命名法規》,對于植物來說,一個拉丁名字,只對應地球上一個種的植物,一個種的植物也只有一個拉丁名。據《中國植物志》記載,商陸科(Phytolaccaceae)商陸屬(Phytolacca L.)下,共有四個種,分別是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多雄蕊商陸(Phytolacca polyandra Batalin)、日

  

  本商陸(Phytolacca japonica Makino)和垂序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2,第8頁)。

    

  (二)本案涉案植物屬于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而不屬于垂序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


  本案涉案植物,被湖南省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湘動植鑒[2013]植鑒字第127號《野生植物種類鑒定意見書》(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證據3,第16-19頁)鑒定為垂序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而該鑒定申請當天受理、當天即作出鑒定意見,其鑒定過程違反基本的生物學常識,鑒定人自己也對鑒定意見表示質疑。本案再審申請人提供的新證據江西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2016]林鑒字第1026號野生植物司法鑒定意見書(再審申請人再審證據1,第1-7頁)及湘野動植鑒[2016]植鑒字105號野生植物司法鑒定意見書(再審申請人再審證據2,第8-14頁)表明,本案涉案植物屬于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而不屬于垂序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


  二、原審判決片面采信再審被申請人查無出處、毫無科學依據的證據作為認定垂序商陸果實食用安全性無法保證的依據,無法令人信服。


 ?。ㄒ唬吨腥A人民共和國藥典》及《中國植物志》的記載,均未顯示垂序商陸果實有毒,更未顯示“全株有毒”,再審被申請人對于垂序商陸果實有毒的認定毫無依據。


  1、關于《中國藥典》的記載,再審被申請人一審、二審時并未提供任何證據。再審被申請人自己也認為,垂序商陸根部有毒,至于其果實是否有毒尚無法確定(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證據七,第28頁),但是,再審被申請人在其作出的不予行政許可決定書中卻聲稱“《中國藥典》記載商陸有毒”,再審被申請人公然扭曲事實!


  為澄清事實,申請人于一審時就提供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根據藥典記載,藥品名“商陸”,為植物商陸或植物垂序商陸的干燥根。作為藥品名的商陸(即植物商陸或植物垂序商陸的干燥根)有毒,可以入藥,但藥典中并未記載商陸或垂序商陸的果實有毒(見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3第19頁)。


  因此,再審被申請人在不予行政許可決定中關于“《中國藥典》記載商陸有毒”的描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的記載不符,其混淆了作為藥品名的“商陸”與植物品種商陸或植物品種垂序商陸,是錯誤的。


  2、關于《中國植物志》的記載,再審被申請人未提供任何證據。


  為澄清事實,再審申請人于一審提交了《中國植物志》(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2,第2-14頁)。


  《中國植物志》記載,“商陸根有毒,嫩莖葉可供蔬食”(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2,第12頁倒數6-8行)。 “垂序商陸(全國中草藥匯編),洋商陸(中國植物圖鑒),美國商陸(華北經濟植物志要),美洲商陸(經濟植物手冊),美商陸(杭州藥用植物志)。垂序商陸原產北美,引入栽培,遍及我國河北、陜西、山東、江蘇、浙江、江西、福建、河南、湖北、廣東、四川、云南”(見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2第14頁),其未記載垂序商陸延及湖南,更未記載果實有毒。


  《中國植物志》記載了商陸根有毒,但莖葉可以食用。對于垂序商陸,則未記載任何部位有毒。無論是商陸還是垂序商陸,如果果實有毒,《中國植物志》應該會有記載。再審被申請人以垂序商陸果實有毒為由作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其所依據理由不能成立,而原審判決卻對此未予理會。

    

 ?。ǘ﹪伊謽I局所發布的通報內容僅依據有關媒體的報道和有關“專家”的介紹,不具有任何科學依據,是典型的道聽途說。


  1、國家林業局通報僅為“據報道”、“據專家介紹”的傳聞證據,不具有科學依據。


  再審被申請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中提到的國家林業局關于“據專家介紹警惕有毒外來入侵植物-美洲商陸”的通報就是中國林業網于2009年7月27日發布的一則通報(http://www.forestry.gov.cn/portal/main/s/72/content-201487.html)(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證據6,第24-25頁):


  “據報道,當前一些地方出現誤食美洲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inn.)導致中毒事件。


  據專家介紹,美洲商陸是一種入侵植物,原產北美洲。1935年在我國杭州采集到標本,并且作為觀賞植物被引進到各地,其種子通過食果動物特別是鳥類散布。目前在我國華北、華東、華南、西南地區都有分布。


  ……


  美洲商陸全株有毒,根及果實毒性最強?!?/p>


  從上述通報可以看出,首先,一些地方出現誤食美洲商陸的事件來自媒體報道,而究竟是哪些媒體報道,不得而知。其次,引起中毒的是美洲商陸還是其它植物,并不確定,換言之,媒體報道認定引起中毒的是美洲商陸,并無依據。再次,所謂美洲商陸有毒的說法,是來自某“專家”的介紹,但未說明是哪一位“專家”,這位“專家”是依據什么樣的科學檢測斷定“美洲商陸全株有毒,根及果實毒性最強”?不得而知。


  2、二審判決偏袒再審被申請人,認定再審被申請人的傳聞證據具有公信力和權威性。


  對于被申請人的不予許可理由,二審判決認為“《中國藥典》系關于藥品質量的規范性、權威性的典籍;國家林業局發布的通報是國家行政機關在其主管范圍內向社會公眾發布的行政指導性的警示告示,具有公信力和權威性”(二審判決第11頁第5-8行)。


  然而,在行政訴訟中,作為被告的行政機關與原告具有平等的訴訟地位,所不同者,是被告負有舉證義務。在科學面前,作為被告的行政機關,其自身的說法或主張并不比原告的主張擁有天然的、更高的可信度及更強的說服力,行政機關的一切主張均應以合法有效的科學依據為根據。


  本案中,二審判決對于再審被申請人的上述證據查無出處、無法令人信服的實際情況不予理會,甚至在判決書中明確表示“上述證據具有公信力和權威性,若無十分確鑿依據或充分研究,上述典籍及權威行政機關發布的官方通報內容不得予以否定”(二審判決第11頁第8-10行),其無異于對再審被申請人的違法行為進行背書。


  三、原審判決將專業人員出庭發表的專業意見認定為再審申請人一方的證人證言,并采用優勢證據原則將鑒定意見存疑、鑒定過程違反生物學常識的《野生植物種類鑒定意見書》作為定案依據,其認定錯誤。


 ?。ㄒ唬┫鎰又茶b[2013]植鑒字第127號《野生植物種類鑒定意見書》的鑒定過程違反生物學常識、鑒定人本人對鑒定意見也表示質疑。


  再審被申請人作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的依據之一即為湘動植鑒[2013]植鑒字第127號《野生植物種類鑒定意見書》(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證據3,第16-19頁),其鑒定意見為涉案植物是垂序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然而該鑒定意見書表明,鑒定人在受理鑒定申請的當天即作出了涉案植物是垂序商陸的鑒定意見,十分倉促。事后,鑒定人顏立紅也承認自己一直以來研究的是木本植物、對草本植物的認定沒有十分把握。他還曾寫信委托湖南師范大學生命科學院的劉克明教授針對涉案植物進行重新鑒定(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7附件二十二中的信件)。


  本案中,植物種類的鑒定意見對本案事實的認定具有關鍵作用,因此法院對鑒定意見的審查認定應更為嚴格。鑒定過程應嚴格符合程序要求、通過嚴謹的觀察、試驗等符合科學性的手段進行鑒定;鑒定人對鑒定的結果必須確信,不允許有任何的模棱兩可和質疑。對于不能排除合理懷疑的鑒定意見絕不應被采信。然而本案在鑒定人自己都對其鑒定意見表示質疑的情況下,原審判決卻仍將該存疑鑒定意見作為定案依據,是不負責任的錯誤行為。


  (二)再審申請人申請出庭的專業人員于一審庭審時,對上述物種鑒定意見提出質疑,并發表意見認為涉案植物屬于本土商陸,而不是垂序商陸。原審判決將專業人員的上述意見認定為再審申請人一方的證人證言,其認定錯誤。


  1、專業人員于一審庭審時對鑒定意見提出質疑,并發表意見認為涉案植物屬于本土商陸,不屬于垂序商陸。


  再審申請人申請出庭的專業人員(張志旭,湖南農業大學教授,同時任職于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亞健康干預技術實驗室,該實驗室隸屬于湖南農業大學科技創新平臺。其早在2002年即獲得中級職稱,在湖南本土植物種質資源利用和植物功能成分提取與應用領域具有多年研究經驗)于一審庭審中當庭發表意見:對于植物品種的鑒定需要經過長時間(通常為6個月),要從植物的幼苗期開始進行持續的監測和觀察,一直到開花結果,還要對植物的有關成分進行檢測,最后才能得出較為客觀的鑒定意見。當天受理物種鑒定、當天就作出鑒定意見的鑒定程序違反最起碼的生物學常識。


  另外,專業人員還發表意見:自古以來商陸在中國的多個省份有大面積的種植,并有長期的食用歷史?!侗静菥V目》、《湖南藥物志》對于本土商陸均有記載,商陸根可以入藥,莖、葉可以食用。涉案植物屬于本土商陸,而不是美洲商陸(垂序商陸)。


  2、專業人員的意見不屬于再審申請人一方的證人證言,原審判決認定錯誤。


  對于專業人員的出庭說明,二審判決中闡述為“文龍合作社在本案訴訟中,不認可自行委托鑒定機構作出的鑒定結論,并提出以己方的專業人員的證言……作為否定上述鑒定結論的依據。對此,本院認為,關于文龍合作社提供的證人證言,其不屬于具有資質的鑒定人員的意見,且系僅作為文龍合作社方證人發表的個人意見,無法以此否定湖南省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所作出的鑒定報告……(二審判決第10頁第12-18行)”。


  二審判決的說法錯誤。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涉及的專門性問題,當事人可以向法庭申請由專業人員出庭進行說明,法庭也可以通知專業人員出庭說明。必要時,法庭可以組織專業人員進行質證?!?/p>


  可見,行政訴訟中的專業人員,既可以由當事人申請其出庭,也可以由法院通知其出庭。但無論是哪種方式,專業人員具有與證人所不同的訴訟地位,是獨立的訴訟參與人,其絕不是某一方當事人的證人,其庭上發表的意見也是對案件中涉及到的專門性問題的中立性描述,絕不是某一方當事人的證人證言。


 ?。ㄈ┍景钢?,植物種類的鑒定意見是定案的核心依據,其準確性不容許有半點質疑,二審判決絕不能適用“優勢證據”規則對存疑的鑒定意見予以采信!

    

  對于再審申請人所提出的上述所有鑒定意見存疑、不應作為定案依據的理由,二審判決認為“文龍合作社關于涉案植物不是垂序商陸、衛計委認定涉案植物是垂序商陸錯誤的主張及相關證據、理由不足以形成證據優勢,亦無法否定湖南省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所作鑒定結論……”(二審判決第10頁倒數第7—倒數第5行)。


  本案中,再審被申請人據以作出是否準予行政許可所依賴的鑒定意見必須確實、充分,不容半點質疑,鑒定意見所指向的植物種類必須是唯一、確定的。二審判決判斷是否應采信再審被申請人據以作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所依賴的證據時,必須要有確鑿無疑的理由,而絕不該適用“優勢證據”規則。


  本案中涉案植物種類的鑒定意見,無論是哪一方委托進行的鑒定,在鑒定人自己都對對鑒定意見質疑、專業人員也出庭表示鑒定過程違反生物學常識、并對鑒定意見質疑的情況下,行政機關就不應當依據鑒定意見作出行政決定,二審判決更不應該套用“優勢證據”規則無條件支持再審被申請人。


  四、二審庭后,再審申請人針對存疑的鑒定意見重新委托有司法鑒定資質的鑒定中心進行鑒定、并請湖南省本土的草本植物專家出具專家意見。上述再審新證據作為原審證據的補強證據,進一步證明涉案植物不是垂序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而是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

    

 ?。ㄒ唬┬碌闹参锓N類鑒定意見鑒定涉案植物屬于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


  正如上文所述,作出涉案植物屬于垂序商陸鑒定意見的鑒定人顏立紅,自己也對鑒定意見表示質疑;專業人員也于庭審中發表意見說明鑒定程序違反生物學常識、涉案植物應為本土商陸而不是垂序商陸,故再審申請人于二審庭后,又重新向具有司法鑒定資質的江西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湖南省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申請植物種類鑒定:


  1、江西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2016]林鑒字第1026號司法鑒定意見書

    

  江西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于2016年10月26日出具鑒定意見(江西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2016]林鑒字第1026號),“確定送檢檢材為商陸科的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再審申請人再審證據1,第1-7頁);


  2、湖南省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湘野動植鑒[2016]植鑒字105號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意見書


  曾出具“涉案植物為垂序商陸”鑒定意見的湖南省野生動植物司法鑒定中心鑒定人顏立紅,后經過對涉案植物樣本的長期觀察及查閱大量文獻資料、參考專家意見并與鑒定中心的專家們進行開會討論,于2016年10月27日重新出具鑒定意見(湘野動植鑒[2016]植鑒字105號),更正了之前的鑒定意見,認為“申請我司鑒定的疑似商陸為植物界(二界系統)、被子植物門、雙子葉植物綱、石竹目、商陸科、商陸屬的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再審申請人再審證據2,第8—14頁)。

    

  (二)湖南省本土法人草本植物學專家針對涉案植物種類出具專家意見,認為涉案植物屬于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


  再審申請人還攜帶涉案植物標本拜訪了幾位湖南省本土的草本植物學專家,請他們針對涉案植物的種類出具專家意見:


  1、湖南農業大學、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亞健康干預技術實驗室張志旭教授出具專家意見,“判斷植株為商陸科植物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再審申請人再審證據3,第15頁);


  2、畢業于西南林業大學野生動植物保護與利用專業、獲得碩士學位,現為湖南中醫藥大學醫學講師的王智講師出具專家意見,認為“該植物為商陸科植物商陸 Phytolacca acinosa Roxb.”(再審申請人再審證據5,第25頁);


  3、湖南師范大學生命科學院植物學專業田徑博士(此人即為出具“涉案植物為垂序商陸”鑒定意見的鑒定人顏立紅在對自己的鑒定意見沒有把握時,曾寫信向其征求意見的湖南師范大學生命科學院劉克明教授的學生兼助手)出具專家意見“該植物為商陸科(Phytolaccaceae)商陸屬(Phytolacca Linn.)的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再審申請人再審證據7,第28頁)。


  上述重新作出的鑒定意見及專家意見雖為再審申請人于二審庭后申請作出,但再審申請人于本案一審、二審過程中就一直提出“涉案植物為垂序商陸”的鑒定意見存疑、違反生物學常識。作出該鑒定意見的鑒定人顏立紅自己也在本案一審之前就承認自己對草本植物的認定沒有十分把握、質疑其自己出具的鑒定意見,其早在一審之前的2014年,就曾寫信委托湖南師范大學生命科學院的劉克明教授重新鑒定。


  故上述重新鑒定意見及專家意見是為說明作為“涉案植物為垂序商陸”這一鑒定意見錯誤的補強證據。上述補強證據進一步充分證明涉案植物不是國家林業局通報中所謂的“全株有毒,根及果實毒性最強”的垂序商陸/美洲商陸(Phytolacca americana L.)而是商陸(Phytolacca acinosa Roxb.)。據此,再審被申請人作出的不予行政許可決定理由即徹底被推翻。

     

  五、根據《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之規定,行政機關作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應當書面說明不予行政許可所依據的技術標準、技術規范,然而再審被申請人自始至終沒有提供其所依據的技術標準與技術規范,違反了《行政許可法》的規定。對此,原審判決卻不予理會。


 ?。ㄒ唬缎姓S可法》對本案所涉行政許可事項有嚴格的規定


  1、《行政許可法》第十二條規定了再審被申請人對涉案食品行使行政許可權的權力來源


  《行政許可法》第十二條規定:“下列事項可以設定行政許可:


  ……(四)直接關系公共安全、人身健康、生命財產安全的重要設備、設施、產品、物品,需要按照技術標準、技術規范,通過檢驗、檢測、檢疫等方式進行待審定的事項;……?!?/p>


  2、《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第一款、第三款,分別從正、反兩方面對行政機關的行政許可權進行限定


  《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實施本法第十二條第四項所列事項的行政許可的,應當按照技術標準、技術規范進行檢驗、檢測、檢疫,行政機關根據檢驗、檢測、檢疫的結果作出行政許可決定?!?/p>


  《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第三款規定:“行政機關根據檢驗、檢測、檢疫結果,做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的,應當書面說明不予行政許可所依據的技術標準、技術規范?!?/p>


  《行政許可法》既賦予了行政機關在一定情況下行使行政許可的權力,又對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許可權力作出了合理的限定。《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第一款、第三款,分別從正、反兩方面對行政機關的行政許可權進行限定。


  行政機關并非自然擁有行政許可權,其行政許可權源自《行政許可法》。涉案果實作為一種新食品原料,是否安全無毒,直接關系到廣大消費者的人身健康、生命安全及公共安全,屬于《行政許可法》第十二條第四項規定的事項,應當依《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之規定,按照技術標準、技術規范,通過檢驗、檢測、檢疫等方式進行審定,對此,行政機關沒有自由裁量的余地。


  根據上述條款,再審被申請人要么按照《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第一款之規定作出行政許可決定,要么按照《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第三款之規定書面說明不予行政許可所依據的技術標準、技術規范,二者必居其一。


  (二)再審申請人在行政許可程序中嚴格按照法律規定提供了充分的科學檢驗報告,檢驗結論表明,涉案果實安全無毒,且具有極高的營養價值和保健價值,再審被申請人應當據此作出行政許可決定。

   

  再審申請人在申請許可的過程中提供的檢驗報告等材料有: 


    1、《湖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驗報告》(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7之附件八),檢驗項目為急性經口毒性試驗、三項遺傳毒性試驗、30天喂養試驗;

    2、《貴州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毒理檢驗報告》(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7之附件九),檢驗項目為大鼠90天喂養試驗、大鼠致畸試驗。

  以上兩份檢驗報告結論均表明:涉案果實安全、無毒。

    3、《湖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驗報告》(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7之十一),檢驗項目為理化指標和微生物指標,檢驗結論為合格。

  4、農業部蔬菜品質監督檢驗測試中心(北京)出具的檢驗報告(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7之附件十二),檢驗項目為涉案植物的果實、莖葉(蔬菜)的成分,檢驗結果為:涉案果實的花青素的含量極高(1.94×103mg/kg);涉案植物的莖葉(蔬菜)富含鐵、粗纖維、維生素C等營養成分。

  花青素具有的眾多的保健功效為世人所公認:抗氧化;抗自由基;抗突變;增強免疫力;預防癌癥;保護肝臟;加固血管,改善循環,預防心腦血管疾??; 增強視力;改善睡眠………等等,花青素對人體的良好功效數不勝數。

  5、涉案果實人工馴化技術發明專利證書(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7之附件十三),可佐證涉案果實安全無毒。

  6、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出具的(2012)總字第120034號成分分析檢驗報告(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7之附件十四A),檢驗項目為涉案果實的果液成分,檢驗結果為:涉案果實富含白藜蘆醇、硒、維生素B6以及18種氨基酸。

    白藜蘆醇具有如下保健功效:抗氧化、抗自由基,抗癌,抗突變,保護心血管,預防心臟和肝臟受傷,抗血栓,增強免疫力等功效。

    7、《北京市營養源研究所檢測報告》(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7之附件十六),檢驗項目為涉案果實的籽,檢驗結果:富含18種氨基酸、神經酸、蛋白質及多種維生素。

    神經酸的功效:能夠修復疏通受損大腦神經纖維,并促使神經細胞再生,可防止老年癡呆、腦癱、腦萎縮、記憶力衰退、失眠健忘等。

    8、再審申請人一審證據4-6均為本領域科研人員基于嚴格的科研試驗所撰寫的科研文獻,所得出的結論均為美洲商陸或垂序商陸的果實無毒,作為上述證據的補強證據。

    

  以上證據均屬于科學檢驗報告(專利證書除外),檢驗機構具有專業性、權威性,尤其是再審申請人在申請階段提交的檢驗報告,其檢驗機構均具有法定的檢驗資質,檢驗結果具有真實性、科學性、合法性。足以證明涉案果實安全無毒,且具有極高的、無可替代的營養價值和保健價值。再審被申請人應當據此作出行政許可決定。


 ?。ㄈ┰賹彵簧暾埲俗鞒隽瞬挥栊姓S可決定,卻沒有根據《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三款規定提供不予行政許可所依據的技術標準、技術規范的書面說明。


  本案中,在再審申請人提供了上述合法有效的檢驗、檢測結果的情況下,再審被申請人仍然做出了不予行政許可決定。那么,根據《行政許可法》第五十五條第三款的規定,再審被申請人應當書面說明不予行政許可所依據的技術標準、技術規范。然而,再審被申請人除了一則林業局通報之外,未提供任何技術標準、技術規范,其也不可能提供出任何技術標準與技術規范。再審被申請人違反了《行政許可法》的規定。


  (四)對于再審被申請人的上述違法行為,原審判決本應予以糾正,然而原審判決卻予以偏袒,其明顯偏離了居中裁判的立場!


  對于再審被申請人上述違反《行政許可法》的行為,二審判決本應予以糾正,然而二審判決中卻認為“……(文龍合作社提交的檢驗檢測等)報告的內容雖未顯示出涉案植物果實具有明顯毒害成分及效果……但不足以否定衛計委依據藥典記載、國家林業局的通報內容所作出的涉案植物果實食用安全性無法保證的認定結論……”(二審判決書第11頁第二段至第12頁第一段)。


  《中國植物志》、《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中的記載并未顯示商陸或垂序商陸的果實有毒、國家林業局的通報也并不比再審申請人提交的檢驗報告及其他申請材料所依據的法律法規、技術規范位階更高、效力更強,如果再審被申請人作出不予行政許可決定,其必須提出比再審申請人提交的檢驗報告及其他申請材料所依據的法律法規、技術規范位階更高、效力更強的法律法規、技術規范,而不應當僅依據國家林業局的一紙通報就作出建議不批準的評審結論。更何況再審申請人申請許可的植物品種,并不是美洲商陸。


  二審判決如此偏袒再審被申請人的違法行為,明顯偏離了居中裁判的立場!


  綜上,再審申請人認為,二審判決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不足、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法規錯誤,且本案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二審判決,二審判決應予撤銷。懇請貴院依法支持再審申請人的再審請求。

 

  此致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再審申請人:衡陽市文龍野生蔬果研發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

        2017年1月


    相關文章

    本文暫無相關文章!

杨方配资 002016世荣兆业股 快乐双彩走势图wx15 com 配资盘 2019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 福彩3d预测专家预测 华东六肖15选开奖结果 2010上证指数 哪个彩票平台有青海快三 贵州茅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