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年度精選 > 版權

2019年度互聯網與軟件產業知識產權十大案例

日期:2020-05-08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微信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2019年度互聯網與軟件產業知識產權十大案例


1、未來電視訴微鯨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2、百度公司與國知局、搜狗公司發明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糾紛案


3、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等訴湖南安悅網絡信息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案


4、未來電視訴深圳鋒芒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及不正當競爭案


5、“愛奇藝”訴飛益信息公司等視頻“刷量”做假案


6、中易游公司訴盛世星輝公司計算機軟件開發合同糾紛案


7、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等訴深圳市微信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案


8、“刷寶”抓取“抖音”短視頻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9、優酷訴“圖解電影”侵害類電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案


10、國內首例云服務器提供商侵權案

案件一 未來電視有限公司訴微鯨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情簡介】


未來電視有限公司經中央電視臺授權,運營中央電視臺開辦的中國互聯網電視平臺,并有權以自己名義在互聯網電視業務端對中央電視臺享有著作權及相關權利的全部電視頻道及其所含之全部電視節目進行維權。因微鯨科技有限公司在其開發運營的微鯨電視互聯網軟件平臺向公眾提供《國家寶藏》在線播放服務,未來電視公司訴至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被告辯稱其僅提供鏈接服務,并未將涉案作品下載或上傳至微鯨服務器,不構成侵權,對此被告提交抓包公證書以證明涉案作品來源。


一審法院認為,從外在表現形式看,整個播放過程未出現跳轉鏈接,不符合一般意義上鏈接服務的基本特點,且抓包為事后取證,抓包節目系重新上架,抓包所用電視來源未明確,即便抓包顯示節目來源于第三方視頻網址(CNTV),但被控侵權的微鯨電視在播放涉案節目時顯示“騰訊視頻”,與被告所述不一致,因此抓包公證不具有本案關聯性,不能證明提供的是鏈接服務,判決被告侵權成立并承擔賠償責任。該案二審至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認為,正確、完整、清楚地顯示被鏈接網頁原貌的,應認定為鏈接服務,不能僅以網絡服務提供者使用了鏈接技術,就認定其提供的服務為鏈接服務,被告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主張,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是未來電視有限公司與微鯨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系列案件之一。該系列案件涉及《國家寶藏》《舌尖上的中國》《大國崛起》等知名度較高的系列文化節目,是典型的侵害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的糾紛。本案圍繞如何區分提供鏈接服務與提供內容服務、舉證責任分配、證據的采信等問題進行了深入闡釋,對同類案件的審理具有借鑒意義。


案件二 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與國家知識產權局、北京搜狗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發明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糾紛案


【案情簡介】


涉案專利是搜狗公司的一項涉輸入法專利,百度公司提出了無效宣告請求,其中提交的一組證據分別是飛利浦、夏新、三星、摩托羅拉、松下等幾個品牌相關手機中所使用的輸入法方案。但因為公證購買的是手機,所以對于輸入法技術方案的確定需要對手機進行實際操作演示。專利復審委員會認為,通過操作可以看出這些證據只能證明這幾款手機可以實現某種功能,但不足以證明這幾款手機的后臺程序和手機硬件是如何配合以及具體采用哪種技術方案來實現這些功能的,因此這些證據沒有清楚地公開完整的技術方案,對這些證據不予采用。


百度公司就該無效決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出行政訴訟。經過對實物證據的現場演示,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實物證據可以用作主張現有技術。最終,最高人民法院維持了一審法院的主張。


【典型意義】


此案是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成立以后受理的行政一號案,同時也被評為2019年北京知識產權法院10大經典案例,并入選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審結的知識產權案件60件典型案件。


案件三 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等訴湖南安悅網絡信息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情簡介】


原告騰訊公司共同運營的微信應用軟件,以即時通訊為基礎,為用戶提供即時通訊、圖文資訊等功能或內容的綜合性互聯網服務。為給用戶營造安全、避免過度商業干擾的平臺環境,原告不僅通過相關服務協議禁止第三方誘導分享等違規行為,還持續投入大量人員、資金和技術等資源進行平臺環境的治理和維護。被告湖南安悅公司是種子視頻應用程序的開發者和運營者。被告在種子視頻應用程序中設置有“邀請收徒”“紅包視頻”“曬曬收入”“點擊簽到”“限時搶寶箱”等多個分享賺現金的任務,以紅包獎勵等利益誘惑,誘導用戶通過微信平臺大量傳播、擴散種子視頻鏈接相關內容,并且該應用程序采取反復變換分享域名的方式惡意對抗微信平臺的管理措施,而且這些鏈接中還嵌入特殊識別碼抓取微信關系鏈并進行使用。騰訊公司認為前述行為違反了微信平臺公示的治理規則,嚴重破壞了微信平臺生態環境和正常運營,違反誠實信用基本原則,侵害經營者權益和用戶權益,擾亂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因此將被告訴至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請求法院認定被告構成不正當競爭。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被告行為不當利用了原告經過多年合法經營取得的用戶數據,直接惡化微信生態系統安全、私密、避免騷擾的環境,降低微信用戶的產品使用體驗,增大微信平臺的運營成本,破壞了微信拼圖生態健康發展的良性循環,損害了原告在互聯網領域的競爭優勢和商業利益,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被告停止被訴侵權行為、公開賠禮道歉以及賠償經濟損失300萬元等。


【典型意義】


本案首次對誘導分享行為的性質進行了界定,為互聯網平臺企業規制平臺中經營者不正當競爭行為提供了范例,在司法層面為網絡平臺治理提供了新思路,對于促進互聯網企業規范經營、發揮平臺治理的積極作用、引導平臺健康有序發展具有一定的示范意義。


案件四 未來電視有限公司訴深圳鋒芒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情簡介】


未來電視有限公司經授權,獲得了獨家通過互聯網電視業務模式向公眾提供2016年里約奧運會賽事節目的權利及維權權利。案外人科迪思公司開發的互聯網電視端視頻應用APP“蜜蜂視頻”客戶端軟件(后著作權轉讓給鋒芒公司),通過被告心夢想公司開發的互聯網電視端應用市場“沙發管家”向用戶提供該軟件下載。2016年里約奧運會熱播期間,“沙發管家”首頁顯著位置設置了“奧運會直播回看”專區,專區中推薦了“蜜蜂視頻”,用戶下載涉案軟件后進入其“點播”頁面,顯示有“奧運會”欄目,進入后有涉案賽事節目,并可進行視頻連續播放。未來電視公司認為,“蜜蜂視頻”APP向公眾直接提供了涉案節目,構成對其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并涉嫌不正當競爭。心夢想公司為“蜜蜂視頻”運營方實施侵權行為提供了幫助,主觀上具有過錯,構成幫助侵權。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涉案行為侵害了未來電視公司就涉案作品享有的著作權;鋒芒公司非侵權行為發生時涉案軟件開發者,故不承擔責任;心夢想公司構成幫助侵權,判決被告心夢想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30萬元。本案經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再審,均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突破性地確立了一個標準,即對互聯網電視端應用市場服務提供者注意義務的行為邊界進行了規范,使得應用市場不能概況性地以“避風港原則”規避其法律責任。


案件五“愛奇藝”訴飛益信息公司等視頻“刷量”做假案


【案情簡介】


2017年,愛奇藝視頻公司發現,在其后臺數據分析中,《小林徽因》《二龍湖浩哥之今生是兄弟》等多部影視作品的訪問數量出現急劇升高而又恢復正常的現象。愛奇藝公司經核實發現,這一異?,F象是飛益公司利用技術手段為其視頻“刷量”所致。愛奇藝公司稱,飛益公司是一家專門為愛奇藝網站、優酷土豆網站、騰訊視頻網站等提供視頻“刷量”服務的公司;呂某系飛益公司股東及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使用其個人賬號對外招攬視頻“刷量”業務并收取報酬;胡某系飛益公司股東及監事,主要負責申請注冊域名供飛益公司使用,并且也使用其個人賬號對外招攬視頻“刷量”業務。飛益公司、呂某、胡某分工合作,通過運用多個域名、不斷更換訪問IP地址等方式,連續訪問愛奇藝網站視頻,在短時間內迅速提高視頻訪問量。愛奇藝公司認為,飛益公司的行為已經嚴重損害了其合法權益,破壞了視頻行業的公平競爭秩序,飛益公司、呂某、胡某構成共同侵權,遂將其起訴至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請求法院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權,刊登聲明、消除影響,并賠償經濟損失500萬元。徐匯法院認為,飛益公司、呂某、胡某在市場競爭中,分工合作,共同實施通過技術手段干擾、破壞愛奇藝網站的訪問數據的行為,違反公認的商業道德,損害了愛奇藝公司以及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構成不正當競爭,遂判令飛益公司、呂某、胡某向愛奇藝公司連帶賠償50萬元,并刊登聲明、消除影響。一審判決后,雙方均向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審理后認為,涉案行為應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所規制的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根據查明的事實,飛益公司、呂某、胡某系分工合作,共同實施了涉案行為,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徐匯法院綜合考量酌定作出的判賠數額合理,應予維持,故上海知識產權法院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典型意義】


作為全國首例認定刷量為不正當競爭的司法案例,本案進一步明確了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制類型化和非類型化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規則,為行業同類案件的審理提供了重要參考。


案件六 中易游公司訴盛世星輝公司計算機軟件開發合同糾紛案


【案情簡介】


2016年7月27日,中易游公司(甲方)與盛世星輝公司(乙方)簽訂涉案合同。其中項目驗收約定:1.開發階段的驗收:甲方應當依開發計劃在每一個開發階段對乙方所開發的產品進行檢測和驗收,在不符合開發計劃時,甲方有權要求乙方修改;2.產品交付的驗收:(1)驗收標準:a.程序正常運行;b.功能說明書中提到的功能全部實現;c.項目按時完成。違約責任約定:1.甲方違約責任:如甲方未按合同約定按時支付合同金額,乙方有權立刻停止當期工作,且不退還其他期次的開發費用;如甲方未按合同約定按時驗收項目,乙方認可甲方已經默認通過驗收,并索取開發費用。2.乙方違約責任:如乙方未按合同約定按時按期完成項目,甲方有權終止合同并收回已經支付的開發費用;如乙方未按合同約定完成項目功能,甲方有權終止合同并收回已經支付的開發費用。


中易游公司向原審法院起訴請求:1.解除涉案合同;2.盛世星輝公司退還中易游公司已支付的軟件開發款,并賠償相應的利息損失;3.盛世星輝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盛世星輝公司原審辯稱:盛世星輝公司同意解除合同,但解除的原因并非其違約;盛世星輝公司履行了合同義務,按約交付了工作成果;中易游公司在履行過程中多次變更需求,導致履行期限延長,且造成盛世星輝公司為此付出大量額外成本。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原審判決:(一)中易游公司與盛世星輝公司簽訂的《軟件開發合同》于判決生效之日起解除;(二)駁回中易游公司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2900元由中易游公司負擔。中易游公司不服原審法院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中易游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對于此類事先未商定需求(或功能)、未商定開發計劃的情形,二審法院明確了計算機軟件開發合同的開發方遲延履行行為的認定規則,即合同履行過程中,雙方對軟件內容和功能進行調整和改進實屬正常,但不宜僅因軟件開發方超過合同約定的履行期限交付軟件即簡單認定構成遲延履行。


案件七 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等訴深圳市微信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案情簡介】


騰訊公司注冊于第9類計算機軟件等商品以及第38類通訊類服務的“微信及圖”和對應的“Wechat”商標,在相關公眾中具有極高的知名度。被告深圳市微信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4月14日將“微信”登記為其企業字號,同時使用“微信食品 Wechat Food”標識開辦多家餐飲店、線下商超、線上商城。而且除自身經營上述餐廳、商超之外,微信食品公司更通過發布微信公眾號文章、購買百度推廣、架設自營網站等渠道,廣泛宣傳其餐飲店、商超的招商加盟政策,以特許經營的模式對騰訊公司“微信”“Wechat”品牌惡意“搭便車”,獲取巨額利潤。騰訊公司將深圳市微信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等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法院一審認定“微信”屬馳名商標,判微信食品公司停止使用該企業名稱、及時更名并賠償騰訊公司1000余萬元。雙方均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騰訊公司所涉4枚權利商標為馳名商標,判決被告立即停止涉案侵犯馳名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并判決被告微信食品公司賠償1029萬余元,小小樹公司賠償15萬余元。


【典型意義】


判斷被訴侵權行為中使用的商標與涉案馳名商標是否具有相當程度的聯系,且是否會減弱顯著性,應當以被訴侵權行為具體使用商品或服務的相關公眾的認知水平為基礎,本案為同類案件的審理提供了重要參考。


案件八 “刷寶”抓取“抖音”短視頻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情簡介】


因認為刷寶App采用技術手段或人工方式獲取“抖音”App中的短視頻及評論并向公眾提供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將北京創銳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成都力奧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訴至法院。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微播公司提出行為保全申請,要求創銳公司、力奧公司立即停止采用技術手段或人工方式獲取來源于“抖音”App中的視頻文件、評論內容并通過“刷寶”App向公眾提供的行為。


微播公司稱,其為“抖音”App的開發者和運營者,通過投入高額的運營成本、提供優質的原創內容,在同類產品中形成競爭優勢,微播公司對“抖音”App中的短視頻及評論享有合法權益。二被申請人作為同業競爭者,在其共同運營的“刷寶”App中向公眾提供非法抓取自“抖音”App的短視頻及用戶評論,已取證的短視頻數量達5萬余條。二被申請人的上述行為削弱了微播公司的競爭優勢,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規定,構成不正當競爭。力奧公司否認其實施涉案行為,并表示涉案視頻、評論均為用戶上傳;在接到法院通知后,其已將大部分涉案視頻刪除,余下1220條未刪除視頻所占比例較低,且具有合法來源,不會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創銳公司則否認其為“刷寶”App的開發者及運營者。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28日依法做出行為保全裁定,支持了微播公司的行為保全申請。


【典型意義】


訴訟禁令作為高效、快捷的民事權利救濟途徑之一,在遏制侵權行為和保護權益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隨著短視頻市場的火熱發展及其在大眾文化產品中產生的張力,短視頻內容、用戶積累已然成為短視頻平臺搶奪流量的核心資源。本案禁令的做出,既及時維護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也有效地規范了短視頻市場的競爭秩序。


案件九 優酷訴“圖解電影”侵害類電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案


【案情簡介】


優酷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原告)享有影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深圳市蜀黍科技有限公司(被告)為“圖解電影”App和“圖解電影”網站運營商,該網站為在線圖文電影解說軟件,其首頁標明“十分鐘品味一部好電影”等字樣,并提供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一集的圖片集。該圖片集共包含圖片382張,均截取自上述劇集,圖片內容涵蓋上述劇集的主要畫面,下部文字為圖片集制作者另行添加。通過“圖解電影”軟件觀看圖片集,可選擇5秒每張、8秒每張等速度進行自動播放,也可以通過自行點擊下一張的方式手動播放。原告認為,涉案圖片集內容基本涵蓋了涉案劇集的主要畫面和全部情節,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故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50萬元。被告辯稱,涉案圖片集使用截圖而非視頻,且屬于合理使用,不構成侵權。


【典型意義】


本案為全國首例“圖解電影”侵權案,明確了不構成合理使用的“圖解電影”行為構成侵權。本案判決界定了影視作品合理使用的邊界,將假借創新之名、通過新型技術手段不當利用作品的行為認定為侵權行為,有助于激勵創新、推進影視產業健康發展。


案件十 全國首例計算機軟件智能生成內容著作權糾紛案


【案情簡介】


原告某律師事務所向北京互聯網法院起訴稱,該律所于2018年9月9日首次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對該文章享有著作權。2018年9月10日,被告某公司經營的百家號平臺上發布了該文,并刪除了文章的署名、引言等部分,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并造成原告的經濟損失。據此,原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和合理費用。被告對此并不認同,認為涉案文章含有圖形和文字兩部分內容,均是采用法律統計數據分析軟件智能生成的報告,而非通過原告的智力勞動創造獲得,不屬于著作權法的保護范圍。


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認為,涉案文章中的圖形為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不符合圖形作品的獨創性要求,不構成圖形作品,原告對其享有著作權的主張不能成立。但是涉案文章中的文字,不是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的內容,是具有原告思想、情感的獨創性表達,構成文字作品,原告對其享有著作權。


【典型意義】


北京互聯網法院對全國首例計算機軟件智能生成內容著作權糾紛案進行一審宣判,首次對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內容的屬性及其權益歸屬作出司法回應。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內容過程中,軟件研發者(所有者)和使用者的行為并非法律意義上的創作行為,相關內容并未傳遞二者的獨創性表達,因此,二者均不應成為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內容的作者,該內容也不能構成作品,不具備著作權。雖然人工智能軟件自動生成的內容不構成作品,但不意味著公眾可以自由使用。

体彩竞彩赚钱 江西11选5投注方法 广西快3规则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十大投资理财平台项目 河北排列七开奖走势图 云智在线_皆选杨方配资专业 体彩6十1奖金多少 黑龙江省p62开奖 安徽快三有多少种组合 六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