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審判動態 > 版權

“夢幻西游”網游直播侵權案終審維持原判,網易獲賠兩千萬

日期:2019-12-30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未經游戲開發商許可直播游戲,是對游戲的合理使用還是構成侵權?這個爭議問題,法院給出了答案。


12月26日上午,備受關注的“夢幻西游”網絡游戲直播侵權糾紛在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公開宣判,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此前,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一審認定被告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華多公司)構成著作權侵權,判令其停止侵權、賠償原告廣州網易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簡稱網易公司)2000萬元。網易公司和華多公司均不服該判決,提起上訴。據悉,該案被業界稱為 “網絡游戲直播侵權第一案”,是國內第一例游戲廠商在訴訟中向直播者主張游戲畫面權利的案件。


案情回顧


廣州網易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網易公司)發現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多公司)通過YY游戲直播網站等平臺,直播、錄播、轉播“夢幻西游2”游戲內容,認為其構成侵害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經交涉未果,網易公司于2014年11月24日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華多公司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和賠償1億元等。


網易公司訴稱,涉案電子游戲屬計算機軟件作品,游戲運行過程呈現的人物、場景、道具屬美術作品,游戲過程中的音樂屬音樂作品,游戲的劇情設計、解讀說明、活動方案屬文字作品,游戲運行過程呈現的連續畫面屬以類似攝制電影創作方法創作的作品,被告竊取其原創成果,損害其合法權利。


華多公司辯稱網易公司非權利人,涉案電子游戲的直播畫面是玩家游戲時即時操控所得,不是著作權法規定的任何一種作品類型;且游戲直播是在網絡環境下個人學習、研究和欣賞的方式,屬于著作權法中的個人合理使用行為。


庭審中,雙方圍繞保護對象、權利歸屬、侵權行為或不正當競爭行為、法律責任等展開辯論并交換質證訴辯證據。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華多公司在其網絡平臺上開設直播窗口、組織主播人員進行涉案電子游戲直播,侵害了網易公司對其游戲畫面作為類電影作品之著作權,依法判決被告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停止侵權具體為停止通過信息網絡傳播電子游戲“夢幻西游”或“夢幻西游2”的游戲畫面。


關于賠償數額,一審法院根據華多公司關聯企業的財務年度報告、涉案電子游戲播放熱度和華多公司前游戲主播的證人證言,估算出華多公司游戲直播業務及涉案電子游戲獲利情況,再結合涉案作品的類型、權利種類、華多公司持續侵權的情節、規模和主觀故意等因素,酌情確定華多公司賠償網易公司經濟損失2000萬元。


此外,基于權利人對權利的自主處分,其他行為主體存在的游戲直播行為,不成為其免責的理由。同時,基于上述判定,網易公司在本案中請求保護的權益已得到保護,無須再論及其所提出的計算機軟件作品、美術作品、文字作品、音樂作品等競合性權利主張或不正當競爭等指控。


一審宣判后,網易公司、華多公司均提起上訴。


其中,網易公司上訴主張:一審判賠數額過低,其訴請1億元賠償額應予全部支持;請求判令華多公司在網易、YY直播官網等網站首頁發布道歉聲明,消除影響;即使涉案電子游戲連續畫面不構成類電影作品,華多公司亦構成不正當競爭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華多公司上訴主張:網易公司并非涉案游戲軟件著作權人;涉案游戲畫面不屬于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假定涉案游戲連續畫面構成作品,玩家因其獨創性而應享有主要權利;游戲直播行為構成合理性使用;一審判賠數額未能反映華多公司游戲直播業務的實際獲利情況等。請求改判駁回網易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終審判決


二審庭審中,雙方展開激烈交鋒,申請了專家輔助人出庭陳述專業意見,雙方訴訟代理人還就爭議焦點向專家輔助人進行了交叉詢問。

廣東高院經審理認為,“夢幻西游”網絡游戲連續動態畫面整體構成“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應獲得著作權法保護。被訴游戲直播行為不符合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權利限制情形,不能認定為合理使用行為。華多公司未經許可組織主播人員直播涉案游戲,并從直播業務中抽成獲利,并非單純提供網絡技術服務,直接侵害了網易公司依法享有的著作權利,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但網易公司要求華多公司賠禮道歉的理據不足,不予支持。


關于本案賠償金額,應綜合考慮涉案游戲類型和知名度、侵權行為性質和情節、相關游戲直播許可市場情況、涉案游戲因素在直播平臺獲利中的貢獻、維權費用等,可酌定為2000萬元。綜上,遂作出判決,維持一審原判。


連線法官


宣判結束后,記者在宣判現場就本案幾個焦點問題采訪了本案審判長。


問:本案游戲連續動態畫面是否構成作品?


審判長:本案游戲是一款角色扮演類網絡游戲,其連續動態畫面符合“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無伴音的畫面組成”的核心特征,其復雜制作過程和最終視聽表達體現了較高的創作高度,屬于文學、藝術領域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可認定為著作權法規定的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并受到著作權法保護。


問:本案游戲直播行為是否構成合理使用?


審判長:直播是一種向公眾直接提供內容的實時傳播行為,直播游戲畫面的行為實際上就是公開傳播作品的行為。游戲直播不屬于著作權法規定的展覽權、放映權、表演權、廣播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調整控制范圍,屬于“應當由著作權人享有的其他權利”,且不屬于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任何一種權利限制情形。從作品使用行為的性質和目的、被使用作品的性質、被使用部分的數量和質量、使用對作品潛在市場或價值的影響等因素綜合考慮,被訴游戲直播行為基于商業營利目的使用了涉案游戲畫面,使用部分的比例超出合理限度,影響了網易公司對涉案游戲畫面著作權利的正常許可使用,對涉案游戲潛在市場收益造成實質性損害,不能認定為合理使用行為。


問:為什么沒有支持網易公司請求判令華多公司賠禮道歉和賠償1億元的訴請?


審判長:經審理,沒有證據證明華多公司被訴行為給網易公司造成商譽貶損或必須矯正的不良社會影響,網易公司關于華多公司賠禮道歉、消除影響的上訴請求缺乏理據。關于賠償數額,若由游戲著作權人獨自享有直播平臺的全部獲利,可能導致利益失衡,基于平衡作品創作者、傳播者、使用者各方利益的原則,尤其從促進游戲及其衍生產業發展的角度考慮,應合理認定涉案游戲因素對于被訴游戲直播平臺獲利的價值貢獻。一審法院最終酌定的2000萬元賠償數額無明顯不當,可予維持。

体彩竞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