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審判動態 > 版權

因商品外包裝圖案,中日“模范堂”對薄公堂!

日期:2020-01-19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鄭斯亮 瀏覽量:
字號:

原標題:近日,法院對止癢液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案作出終審判決——兩個“無比滴”,孰是孰非?


近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就株式會社池田模范堂(下稱池田模范堂)訴廣州模范堂生物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廣州模范堂)、廣州蘿薇化妝品有限公司(下稱蘿薇公司)、萬寧連鎖商業(北京)有限公司(下稱萬寧北京公司)侵犯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案作出終審判決,判令廣州模范堂、蘿薇公司停止在其生產銷售的止癢液產品包裝上使用池田模范堂享受著作權的涉案兩幅美術作品,并發表聲明致歉;萬寧北京公司停止銷售涉案兩款包裝上使用池田模范堂享有著作權美術作品的止癢液產品;廣州模范堂停止在其生產銷售的止癢液產品包裝及說明書上標注“模范堂株式會社有限公司授權”字樣,變更企業名稱且不得含有“模范堂”字樣;廣州模范堂賠償池田模范堂經濟損失人民幣25萬元,蘿薇公司對其中20萬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二公司共同賠償池田模范堂合理支出人民幣20萬元。


止癢液引發糾紛


據了解,池田模范堂于1948年7月在日本注冊成立,經營范圍包括醫藥品、化妝品等,中文名稱為“株式會社池田模范堂”,銷售蚊蟲叮咬、皴裂治療藥等多種藥品,其中“蚊蟲叮咬”藥品類別中包括“無比滴S”“寶貝無比滴”等在內的多款產品。2015年10月,池田模范堂將前述“無比滴S”“寶貝無比滴”兩款產品的包裝平面圖在國家版權局進行著作權登記,登記的作品名稱分別為“日版無比滴”“日版寶貝無比滴”,著作權人均為池田模范堂,作品類別為美術作品,兩幅作品均由左至右依次為四幅連續的圖案,且圖中所使用的文字都為日文。2010年,池田模范堂經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準,取得了第6337189號“池田模範堂”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5類,包括藥用膠囊、人用藥等。同年,還取得了第6337188號、第6337190號“池田模範堂”系列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分別為第10類醫療器械以及第3類化妝品等。2014年,池田模范堂取得了第12123827號“池田模范堂”、第12123829號“池田模範堂”注冊商標,核定使用服務均為第35類。池田模范堂生產的“無比滴S”“寶貝無比滴”止癢液在日本廣泛銷售,在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國臺灣地區及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均設有代理點。


池田模范堂發現,萬寧北京公司銷售的清涼止癢液50ml(成人版)和清涼止癢液40ml(兒童版)包裝盒上均注明“模范堂株式會社有限公司授權;中國總經銷:廣州模范堂生物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委托生產企業:廣州模范堂生物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被委托生產企業:廣州蘿薇化妝品有限公司”,上述兩款產品包裝盒內均附有紙質說明書,內容均為日文,但說明書反面最下方均使用大號字體標注“模范堂株式會社有限公司授權”的中文字樣。此外,池田模范堂還發現上述兩款產品的包裝盒圖案與其“日版無比滴”“日版寶貝無比滴”包裝圖案在色彩、線條、布局等方面基本一致,在文字方面除日文外,還使用了部分中文。據此,池田模范堂以廣州模范堂、蘿薇公司、萬寧北京公司侵犯其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為由,訴至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下稱朝陽法院),請求法院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其著作權的行為;廣州模范堂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變更企業名稱且不得含有“模范堂”字樣;廣州模范堂、蘿薇公司賠償其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人民幣50萬元,并刊登聲明致歉。


廣州模范堂公司辯稱,2014年,江某濱在廣東省版權局就“清涼止癢液外包裝盒圖案”“兒童止癢液體外包裝盒圖案”“兒童止癢液外包裝盒圖案”等6幅作品取得了著作權登記證書,并于2015年4月將上述6件作品轉讓給其使用,池田模范堂在中國進行著作權登記時間晚于江某濱對相關圖案進行著作權登記的時間,而且在中國境內“模范堂”是通用詞匯,其使用“模范堂”作為企業字號是合法使用,故請求駁回池田模范堂的訴訟請求。蘿薇公司辯稱,其僅為代加工廠,接受廣州模范堂委托進行成人版無比滴及兒童版無比滴產品的代工生產,故不應承擔侵權責任。萬寧北京公司辯稱,其銷售產品的來源合法,故不應承擔法律責任。


兩審均認定侵權


朝陽法院經審理查明,池田模范堂的“日版無比滴”“日版寶貝無比滴”兩幅包裝平面圖于2008年已在日本公開發表,并于2014年起在中國境內進行了商業使用,在相關網站、報刊宣傳中屢見“池田模范堂”,故江某濱及廣州模范堂有接觸池田模范堂涉案作品的可能性。經比對,廣州模范堂主張的6幅作品,與池田模范堂涉案兩幅美術作品中主要元素相同,僅有部分文字修改,構成實質性相似。蘿薇公司在知曉池田模范堂及其產品知名度的情況下,仍接受廣州模范堂的委托進行涉案產品的代工生產,主觀上存在侵權故意。因此,廣州模范堂未經池田模范堂許可,由蘿薇公司進行實際生產使用涉案美術作品作為包裝的止癢液產品的行為,共同侵犯了池田模范堂著作權。萬寧北京公司銷售的涉案產品包裝上使用了涉案美術作品,亦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廣州模范堂在明知池田模范堂企業字號的情形下,仍使用“模范堂”作為企業字號,具有攀附池田模范堂商譽的故意。此外,廣州模范堂生產的止癢液與池田模范堂的無比滴屬于同類產品,并在產品包裝及說明書中注明“模范堂株式會社有限公司授權”等字樣,易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構成不正當競爭。鑒于萬寧北京公司提交了銷售產品的合法來源,其應承擔停止銷售的法律責任。


據此,朝陽法院判決廣州模范堂、蘿薇公司停止在其生產銷售的止癢液產品包裝上使用池田模范堂享受著作權的涉案兩幅美術作品,并發表聲明致歉;萬寧北京公司停止銷售涉案兩款包裝上使用池田模范堂享有著作權美術作品的止癢液產品;廣州模范堂停止在其生產銷售的止癢液產品包裝及說明書上標注“模范堂株式會社有限公司授權”字樣,并變更企業名稱,且不得含有“模范堂”字樣;廣州模范堂賠償池田模范堂經濟損失人民幣25萬元,蘿薇公司對其中20萬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二公司共同賠償池田模范堂合理支出人民幣20萬元。


廣州模范堂公司、蘿薇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請求法院撤銷一審判決。廣州模范堂上訴稱,池田模范堂不享有涉案美術作品的著作權,且江某濱不具備接觸涉案美術作品的條件。池田模范堂沒有在中國進行商業使用,在中國不具有知名度,不會導致相關公眾混淆。蘿薇公司上訴稱,其接受廣州模范堂委托生產的是涉案兩款產品本身,沒有生產涉案產品的包裝容器及包裝盒。此外,池田模范堂未被授予生產、銷售進行化妝品的許可證,其產品不能在中國境內生產、銷售,故不存在不正當競爭。涉案兩款產品均屬于人用藥,而蘿薇公司生產的產品是化妝品,故不構成不正當競爭。萬寧北京公司則表示服從一審判決。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作品發表時間早于江某濱對相關圖案進行著作權登記的時間,加之江某濱認可其是從互聯網上下載了池田模范堂“日版無比滴”“日版寶貝無比滴”產品照片并修改后進行的著作權登記,故廣州模范堂并非6份著作權合同備案登記證書所附圖案的著作權人。因而,蘿薇公司經廣州模范堂委托生產涉案產品,兩者的行為共同侵犯了池田模范堂享有的著作權。廣州模范堂以“模范堂”為企業字號,銷售與池田模范堂近似產品,且在包裝、說明書上注明“模范堂株式會社有限公司授權”等字樣,易使相關公眾混淆,構成不正當競爭。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據此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体彩竞彩赚钱 内蒙古11选5遗漏真准网 七星彩排列五直播 政府基金配资 六合宝典开奖软件 看大盘用什么软件 内蒙古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二四六精选资料大全 宁夏11选五投注平台 快乐赛车官网告诉你上万象 河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