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觀點綜述

知識產權犯罪中市場中間價的認定

——兼論被害單位出具的被侵權產品批發價價格證明的證據分析

日期:2020-05-22 來源:知產力微信 作者:楊方程 瀏覽量:
字號:

作者| 楊方程 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法官


一、問題的提出


知識產權犯罪中,特別是假冒注冊商標罪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中,經常存在還未來得及銷售便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在此情況下,既沒有已銷售的侵權產品實際銷售平均價作為計算依據,同時,侵權產品也沒有標明價格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有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第一款[1]的規定,應按照被侵權產品的市場中間價予以計算。如何確定被侵權產品的市場中間價,實務中,通常都是由價格鑒定機構作出的價格鑒定結論予以認定。對公安機關偵查、檢察機關起訴,均沒有對被侵權產品的市場中間價進行價格鑒定,而是直接依據被害單位(被侵權產品生產單位)出具的被侵權產品批發價作為認定被侵權產品市場中間價,對被害單位出具的價格證明法院可否采信。

二、實踐案例及法律適用爭議

(一)基本案情


2018年以來,被告人胡某某購入假冒注冊商標的海飛絲等商品進行銷售。案發后,偵查人員在被告人存放商品的倉庫內查獲假冒海飛絲等注冊商標的商品共計1400多箱。按照被害單位出具的“批發價”計算,涉案非法經營數額共計人民幣670764.07元。若按照被害單位出具的價格證明中的“建議零售價”計算,則非法經營數額為745720元。公安機關及檢察機關均系按被害單位出具的“批發價”作為計算依據,即涉案非法經營數額為670764.07元。


(二)法律適用爭議

根據司法解釋規定,在沒有已銷售的平均價格或者標價作為計算依據的情況下,應按被侵權產品市場中間價作為計算依據。但在沒有價格鑒定的情況下,依據被害單位出具的被侵權產品“批發價”可否認定為市場中間價進行裁判。對此,存在不同認識??隙ㄕf理由為:被害單位出具的批發價格證明,能夠證明被侵權產品的市場價格,且該價格亦不屬于市場銷售價格的最高價或最低價,符合法律關于被侵權產品市場中間價的認定。否定說理由為:被害單位出具的價格證明不屬于價格鑒定結論,市場中間價僅能依據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結論認定。


三、評析


被害單位出具的關于被侵權產品批發價的價格證明,可以作為證明被侵權產品市場中間價的證據使用,理由如下:


(一)關于市場中間價的理解。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有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2]為何對被扣押的涉案財物價格認定在沒有已銷售產品平均價格或標價的情況下,規定了以被侵權產品市場中間價予以計算,其目的是,在現行市場經濟條件下,市場產品的銷售不是執行統一售價,存在銷售價格高低之別,在此情況下的市場中間價,亦即銷售產品的平均價。且現實中,完全確定銷售產品的市場中間價需要依靠大數據進行分析認定,價格鑒定機構出具的價格鑒定結論亦不是絕對的、真正意義上的平均價,而只能是相對接近平均價的價格認定。相對來看,被害單位出具的被侵權產品批發價的價格證明,雖然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市場中間價,但該價格更為接近市場中間價。


(二)關于被害單位價格證明的證明力?,F行刑法關于知識產權犯罪涉及7個罪名中,實務中常見需要以被侵權產品市場中間價認定非法經營數額的主要是假冒注冊商標罪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對這類犯罪來講,都是假冒知名商品的商標,如茅臺酒、五糧液、LV包、海飛絲等,這類商品都是市場上常見商品,其價格大都是公開透明的,在沒有其他證據推翻被害單位價格證明的情況下,對該證據的證明力應予采信。

(三)現行法律及司法解釋沒有規定涉案財物一律需要委托鑒定?,F行刑法、刑訴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并沒有規定刑事案件涉案財物必須一律予以價格鑒定才能作為認定涉案財物價格的依據。也就是說,在刑事案件中,對涉案財物價格認定并不是以價格鑒定結論作為唯一依據。根據刑訴法司法解釋第84、85、86條的規定,鑒定意見作為證據也需要審查,該司法解釋也規定了鑒定意見不能作為證據使用的情形。也就是說,鑒定意見亦屬于證據的一種,對能否作為證據使用,仍需要人民法院依法予以審查確定,而不是將鑒定意見作為涉案財物價格認定的證據之王,或者唯一證據。本案中,被害單位出具的價格證明亦屬證據的一種,按照證據種類劃分,其屬于被害人陳述。從刑事證據規則來看,法律、司法解釋只規定了僅有被告人供述而沒有其他證據佐證的,被告人的唯一供述不能作為證據使用,但法律或司法解釋并沒有規定,僅有被害人陳述的情況下,該被害人陳述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三條第二、三款[3]規定,對需要鑒定的事項進行鑒定,而也沒有要求對涉案財物必須一律鑒定,同時,對鑒定結論也需要依法進行審查,而亦不是當然具有證明力。


同時,國家計劃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扣押、追繳、沒收物品估價管理辦法》第二條[4]規定,只是對涉案財物價格不明或難以查明的情況下,才要求委托鑒定,而不是要求刑事案件中的涉案財物一律需要委托進行價格鑒定才能作為定案依據。本案中,對涉案被扣押物品價格確定,被害單位出具了被侵權產品批發價和建議零售價的價格證明,公安機關及檢察機關指控亦系按被侵權產品批發價計算涉案財物數額。在被害單位已出具被侵權產品價格證明的情況下,本案即不存在涉案財物價格不明或難以查明的情形,在沒有價格鑒定結論的情況下,亦可以認定涉案財物價格,且按照批發價予以計算亦符合有利于被告人的刑事原則。


(四)參照盜竊案件關于涉案財物價格鑒定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4條“被盜財物有有效價格的,根據有效價格證明認定;無有效價格證明,或根據價格證明認定盜竊數額明顯不合理的,應當按照有關規定委托估價機構估價”,該規定也沒有規定對盜竊中的涉案財物一律需要委托估價。該規定中,對有有效價格證明的,無需進行委托鑒定。而本案中,被害單位出具的價格證明應視為有效價格證明。同時,該規定對有價格證明但仍需要進行委托鑒定的例外情形,即價格證明“明顯不合理”的情形。何為明顯不合理,主要有兩種情形:一是價格差是否直接影響罪名的成立。也就是是否影響到罪與非罪,入罪與否的情形。本案中,所涉罪名為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有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一款[5]的規定,涉案金額在5萬元以上就構成本罪。而本案涉案金額高達67余萬元,故本案不存在罪與非罪的情形。也即本案不存在價格認定可能導致無罪的情形,故是否委托鑒定不影響本案定罪問題。二是價格差是否直接影響量刑幅度。本案所涉罪名量刑幅度共分為兩檔,即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單處罰金,和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有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二款[6]的規定,加重處罰在3至7年有期徒刑幅度內量刑,涉案金額起點為25萬元,而本案按批發價計算涉案金額也大大超過該罪加重處罰的量刑起點。也就是說,本案涉案金額認定不存在影響量刑幅度的問題,即3年以上或3年以下的分界線。據此,參照盜竊司法解釋關于涉案財物需要委托鑒定的情形來看,本案也不屬必須委托鑒定才能認定的情形。


(五)從個案處理效果來看。知識產權犯罪屬于輕型犯罪,法定最高刑僅為7年。實務中,量刑在3年以下的占了較大比例。如對涉案財物價格認定,在公安機關及檢察機關均以被害單位出具的被侵權產品批發價格予以認定的情況下,法院亦不宜要求檢察機關補充鑒定或直接回檢察機關補充偵查。一方面該證據采信符合法律規定,另一方面,該證據認定的事實亦不涉及罪與非罪、加重處罰與非加重處罰的情形,在此情況下,若強調必須以價格鑒定機構的鑒定結論作為認定依據,既缺乏法律依據,更會導致案件審理期限延長,特別是對可能判處單處罰金、拘役、緩刑或刑期較短的,由于要求檢察機關補充鑒定或退回補充偵查,均會導致案件裁判時,被告人實際被羈押期限的延長。


綜上,知識產權犯罪案件中,采信被害單位出具的被侵權產品批發價格證明認定涉案財物金額符合法律規定,同時,也可有效避免程序空轉。


注釋:


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有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第一款:“本解釋所稱非法經營數額,是指行為人在實施侵犯知識產權行為過程中,制造、儲存、運輸、銷售侵權產品的價值。已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按照實際銷售的價格計算。制造、儲存、運輸和未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按照標價或者已查清的侵權產品的實際銷售平均價格計算。侵權產品沒有標價或者無法查清其實際銷售價格的,按照侵權產品的市場中間價格計算”。


2.同注釋1 


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三條第二、三款:“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辦理知識產權刑事案件時,對于需要鑒定的事項,應當委托國家認可的有鑒定資質的鑒定機構進行鑒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應當對鑒定結論進行審查,聽取權利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對鑒定結論的意見,可以要求鑒定機構作出相應說明?!?nbsp;


4.國家計劃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扣押、追繳、沒收物品估價管理辦法》第二條: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各自管轄的刑事案件,對于價格不明或者價格難以確定的扣押、追繳、沒收物品需要估價的,應當委托指定的估價機構估價。


5.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有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一款:“銷售明智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6.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有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二款:“銷售金額在二十五萬元以上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數額巨大,應當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体彩竞彩赚钱 山东十一运夺金几点开始几点结束 江苏快三官方下载 2019二分彩开奖结果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内蒙古11选5实时 同花顺股票行情软件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 山东扑克3实时走势图 2019澳洲幸运5预测计划 常见的互联网金融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