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審判動態 > 商標

全國首例域名解析服務商侵權糾紛案審結,駁回二原告訴訟請求

日期:2019-12-25 來源:海淀法院網 作者:王棲鸞,李園園 瀏覽量:
字號:

因認為域名解析服務商未及時停止對侵害商標權網站的解析服務造成損害擴大,并拒絕披露域名注冊人信息,原告阿魯克股份公司(ALUK S.A.,以下簡稱阿魯克公司)、阿魯克幕墻門窗系統(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阿魯克上海公司)以侵害商標權為由,將被告阿里巴巴云計算(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阿里巴巴公司)訴至法院,要求立即停止解析服務,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20萬元。日前,海淀法院審結了此案。該案是全國首例涉及域名解析服務商侵權責任糾紛的案件,通過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厘清了域名解析服務商在網絡侵權糾紛中的責任邊界。


原告訴稱


二原告訴稱,阿魯克股份公司在第6類、第19類門窗等商品上享有G653037號“ALU-K”商標、在第19類商品上享有第13247224號“ALUK”商標的商標專用權。阿魯克上海公司經授權在中國使用上述商標。二原告發現,域名為alukitaly.com、alukgroup.com以及alukbj.com的三網站,在商品介紹中使用與涉案商標近似的“阿魯克”“ALUK”標識,易使相關公眾誤產生混淆,故該三網站存在侵犯原告商標權的行為。阿里巴巴公司為涉案三域名提供域名注冊及解析服務。由于阿里巴巴公司為涉案三域名的域名注冊人提供“隱私保護”的服務,使得二原告無法獲取上述侵權網站注冊人的信息。且二原告多次致函要求阿里巴巴公司停止為涉案三域名提供域名解析服務,但是阿里巴巴公司均予以拒絕,并拒絕提供侵權網站的注冊人信息。阿里巴巴公司的上述行為已經違反了《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構成幫助侵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故訴至法院,要求阿里巴巴公司停止為涉案三域名提供域名解析服務,并賠償二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20萬元。


被告辯稱


阿里巴巴公司辯稱,1.阿里巴巴公司依法不能在起訴前披露域名注冊人信息,但在訴訟中已將掌握的涉案域名注冊人的全部信息作為證據提交法院。2.域名解析服務商區別于一般的網絡服務提供者,不應適用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停止域名解析服務亦超出了前述法條規定的“必要措施”的范圍。3.即便法院最終認為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適用于域名解析服務商,權利人通知域名解析服務商實施“必要措施”的標準也應當更加嚴格。4.即便法院最終認為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適用于域名解析服務商,二原告也應首先證明涉案網站的直接侵權行為存在,否則不能主張阿里巴巴公司構成幫助侵權。


法院判決


法院經審理認為,阿里巴巴公司作為域名解析服務商,屬于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在涉案三網站侵害商標權的行為未經審判或仲裁的情況下,阿里巴巴公司在本案的投訴場景下,無需采取停止解析服務的措施;且阿里巴巴公司已經采取了“轉通知”的必要措施,并在訴訟中披露了涉案三域名注冊人的相關信息,已經盡到了合理的注意義務和協助義務。同時,由于二原告在本案中堅持不起訴涉案網站和域名的所有者,致使侵害商標權的直接侵權行為無法認定,故二原告要求阿里巴巴公司停止為涉案域名提供解析的請求,亦缺乏依據。最終,法院駁回了二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法官釋法


本案涉及的域名解析服務商提供的是將不方便記憶、輸入的IP地址和方便記憶、輸入的域名進行匹配的技術服務。本案的特殊性在于二原告明確不起訴網站經營者、即侵害商標權的直接侵權行為無法認定的情況下,如何判斷域名解析商的相關責任。故本案的爭議焦點,即是在涉案三網站存在侵犯商標專用權可能性的基本前提下,阿里巴巴公司是否屬于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的網絡服務提供者以及是否履行了域名解析商的合理注意義務。


海淀法院經審理認為,阿里巴巴公司屬于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的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當適用“通知+采取必要措施”的規定來對其行為進行判斷。阿里巴巴公司已收到二原告發出的有效通知后,是否已經盡到了合理的注意義務,海淀法院考慮到以下因素:


第一,阿里巴巴公司在本案的投訴場景下無需采取停止解析服務的措施。首先,阿里巴巴公司不具備判斷涉案三域名及網站是否存在侵犯商標權行為的專業能力。二原告在本案起訴之前未就涉案三域名及網站侵害商標權的行為提起過仲裁或訴訟,也沒有在先已經作出的涉案三域名和網站內容構成侵權的仲裁裁決或司法裁判,考慮到商標權涉及具體商品或服務類別、權利狀態存在不穩定因素以及商標侵權行為判斷的難度,阿里巴巴公司作為域名注冊及解析機構,并不具有判斷涉案域名及網站內容是否構成侵害商標專用權行為的專業能力和條件。其次,停止解析超過了必要限度。由于停止域名解析會導致一段時間內網絡用戶無法通過域名直接訪問網站的后果,這與針對具體侵權信息采取的“刪除、屏蔽、斷開鏈接”措施的效果完全不同。在阿里巴巴公司無法判斷涉案三網站存在侵害商標權行為的前提下,直接停止解析明顯超過了必要限度,不符合合理、謹慎的原則。再次,權利人的權利保護、域名服務相關行業發展與網絡用戶利益的平衡。域名注冊后,域名注冊機構提供的重要服務內容即是域名解析服務,如果要求阿里巴巴公司在無法判斷是否存在侵權行為的情況下,收到侵權通知后即停止解析,將使其違反普遍且核心的服務義務,并可能引發其用戶對其服務質量和信譽的嚴重質疑,甚至是帶來法律風險,給行業發展帶來負面影響。特別是考慮到若將停止解析為必要措施普遍適用至大型門戶網站、電子商務交易平臺、社交網站、政府網站等類型的網絡用戶,將直接影響網絡用戶的正常經營,對于互聯網安全和穩定也將產生不利影響。   


第二,阿里巴巴公司的“轉通知”可以成為其采取的必要措施。域名注冊機構在未停止解析的情況下,應將侵權通知轉交給被投訴人,通過提醒服務對象客觀上實現防止侵權損害后果擴大的效果,也體現出域名注冊機構對于權利人投訴積極處理的主觀意愿,從而使“轉通知”成為其主張免責的條件。阿里巴巴公司收到有效通知后,在合理時間內將投訴信息轉通知給被投訴的涉案三域名注冊人,并基于部分被投訴人提交了商標注冊證和要求不予披露信息的客觀情況,對涉案三域名采取統一的未停止解析的處理措施,具有合理性。因此,阿里巴巴公司將侵權通知轉通知了被投訴人,可以確認其已經采取了合理的必要措施。


第三,阿里巴巴公司已經履行了其信息披露義務。在域名注冊機構掌握相關信息、商標權人無其他途徑獲取這類信息,而這類信息又是維權訴訟不可或缺的信息的情況下,域名注冊機構應負有披露域名所有者真實信息的協助義務。但出于防止權利濫用、避免過度增加域名注冊機構的負擔以及保護用戶隱私信息等方面的考慮,該種披露義務的履行并非域名注冊機構依據權利人的通知而直接向其披露,而應通過權利人提起訴訟或仲裁要求域名注冊機構披露,再由法院或仲裁機構下達披露命令的方式解決。本案中,阿里巴巴公司在法院要求下,將其掌握的涉案三個域名注冊人的認證信息提交法院,已經履行了信息披露義務。


綜上,法院認定阿里巴巴公司在本案投訴場景下,已經盡到了合理的注意義務和協助義務。同時,法院還指出,阿里巴巴公司未停止解析、但將侵權通知轉通知給被投訴人的行為雖可以滿足“必要措施”的要求,但出于配合權利人維權以及網絡服務提供者特殊身份的考慮,仍應對其轉通知后的相應舉措予以改進,包括但不限于將向被投訴人轉通知的情況告知投訴人;如果被投訴人提交了如本案中的不侵權說明及證明材料,則應將被投訴人的相應反饋結果向投訴人轉達;將轉通知后的相應處理結果及時通知投訴人和被投訴人等。從而在投訴人與被投訴人之間建立起有效的溝通機制,保障雙方信息傳遞的順暢,為雙方解決爭議提供機會或渠道。


一審宣判后,雙方均未上訴,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本案不僅為首例域名解析服務商侵權糾紛定紛止爭,也為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的域名解析商應履行的注意義務和協助義務確立了規則,為同類型網絡服務提供者侵權糾紛提供了裁判指引。

体彩竞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