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文化創意 > 文化產業

會員看《慶余年》仍需付費,視頻付費新模式惹爭議

——超前點播:是竭澤而漁,還是蓄水養魚?

日期:2019-12-23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李楊芳 瀏覽量:
字號:

熱播劇《慶余年》由同名小說改編而來,在騰訊視頻與愛奇藝上同步播出以來備受好評,其相關劇情與演員更是頻頻登上微博熱搜。但最近,對《慶余年》的超前付費點播成為了輿論發酵的“風眼”。


12月11日起,騰訊視頻與愛奇藝對《慶余年》開啟了超前付費點播模式,在視頻會員的基礎上再付費50元就可于更新日多看6集,即購買超前付費點播服務的會員可比普通用戶多收看12集劇集。這番操作卻惹惱了不少觀眾,一時間抨擊之聲沸沸揚揚,主要質疑點在于:會員還需再付費,在沒有提前約定的情況下,會員用戶基本權益的滿意度下降;同時擔心這種模式成為常態,在線視頻平臺以后對每部熱播劇都采取這類手段。


但在不少視頻行業的從業者看來,對《慶余年》的超前付費點播雖然有“用力過猛”之處,但不失為對在線視頻行業商業模式的一次有益探索。騰訊視頻與愛奇藝日前就此次事件回應道:初衷是滿足用戶更加多元的內容需求,不斷探索創新付費模式,但這次對會員的告知和消費心理的把握確實不到位。在線視頻行業的訴求與消費市場的磨合,仍是一項需要潛心探討的課題。


眾口難調


《慶余年》并不是國內在線視頻平臺超前付費點播的第一塊兒“試驗田”,今年暑假期間,騰訊視頻就率先對熱播劇《陳情令》開啟了超前付費點播模式,在《陳情令》收官前一周,會員再付費30元可提前收看6集至大結局,單集付費成本為5元。此后,騰訊視頻還對《沒有秘密的你》《明月照我心》《從前有座靈劍山》等3部網劇開啟了超前付費點播,其中,對《從前有座靈劍山》的超前付費點播設置是會員再付費12元可提前收看5集至大結局,單集付費成本為2.4元。此次《慶余年》播出21集后正式開啟超前付費點播,該劇一共46集,即超前付費點播的單集成本為2元,與其他劇集的定價相比并不算高,但為何引起輿論的熱議?


對此,人民日報在微博上發布評論指出:“VIP之外設置VVIP,額外掏錢才能享受超前點播,視頻網站是在制造焦慮誘發用戶消費。在此前購買VIP的協議中是否有這個約定?如果沒有標明,這種額外收費的行為,實際是對消費者權益的侵犯?!比绻f此前的超前付費點播是用戶被平臺“牽著鼻子走”的試水,那么此次的《慶余年》可能恰好趕上了用戶對于這類消費模式的意識覺醒與存疑對抗。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副研究員劉瑞生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國內用戶的視頻付費意識雖已初步成形,但對于更加多元、復雜的分層付費模式還有一定的接受過渡期,這是一個漸進培養消費端市場的過程,不能操之過急。同時,在線視頻平臺也應做好內容的分層儲備,讓用戶有對比、有需求、有選擇地購買多元付費服務。


事實上,對于在線視頻行業而言,此次爭議是“互聯網免費模式”對行業新商業需求提出的一場挑戰。國內在線視頻平臺大多起家于2005年左右,彼時的土豆網、酷6網、優酷等多以投入換規模,很快用免費模式完成了市場教育,搭建起通過免費看劇聚攏用戶、依靠廣告流量變現的商業閉環。在內容成本很低的情況下,只要積聚內容的支出與廣告引流的收入之間的差值能夠覆蓋固定成本,即可實現盈利。但這種商業模式在視頻行業發展的現階段行不通。一位不愿具名的在線視頻平臺高管告訴記者,免費模式更多適用于“輕內容”的產業,例如淘寶、滴滴、美團等,這類產業強調的是中間方的對接、運營效率。但內容成本對于視頻行業來說始終是重投入,尤其是隨著近年來國內影視產業的迅猛發展,影視劇集的版權費更是翻了百倍、千倍,在線視頻平臺不斷探索多元商業模式也就變得更加必要且迫切。


目前,國內在線視頻市場上,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割據三端的態勢已比較明顯,這三家平臺的存量內容及增量內容各有所長,在這三家平臺之間轉圜的用戶數量也已大致保持在一個穩定基數,在該種情況下,會員付費漲價或增加多元付費服務就成了最直接且有效的途徑。有不少視頻從業者認為,超前付費點播只是一種額外可選服務,如果不購買,會員仍然可以按照既定節奏觀看劇集,基礎權益并未受損,就像是迪士尼樂園的門票與速通卡的關系一樣。但是,可能正如騰訊視頻副總裁王娟所言:“我們對會員的告知以及消費心理的把握還不夠體貼。未來我們將進一步優化并提升會員的服務體驗,給大家提供更多優質的內容與貼心的服務?!?/p>


有度創新


國內用戶對于超前付費點播真是全然的腹誹嗎?其實不然?!蛾惽榱睢烽_啟超前付費點播半日內,即有250萬會員用戶購買了超前點播服務,總銷售額逾7500萬元;在豆瓣的“《慶余年》專組”中,用戶討論區已經被劃分為點播區和非點播區,兩批用戶沉浸在各自看劇階段的討論中,互不干涉。也有不少用戶表示,超前付費點播給許多原著或劇集的核心受眾提供了提前收看的福利,這類受眾并不介意額外付費。這也說明,多元、分層的付費服務在消費端有需求及市場。


上述視頻平臺高管告訴記者,長期以來,國內在線視頻平臺都承擔著風險集成的巨大壓力,一方面,影視公司將劇集一筆買賣交付給平臺后,播放情況怎樣、用戶反應如何,似乎都與影視公司本身再無關系;另一方面,平臺直接面向用戶、服務用戶,需要承接消費市場的直接反饋,影視產業鏈上下游的風險就全部匯聚到了在線視頻平臺。而超前付費點播這類模式,可以看作是平臺對于用戶反饋機制的一次完善,用戶愿意為哪些內容支付額外的費用、用戶更愿意以怎樣的節奏觀劇,這些反饋都將有助于在線視頻平臺進一步優化業務邏輯,甚至關聯到影視公司的制作模式與收益分成,進而實現制作方、平臺、用戶三者之間的風險共擔、利益共贏。


此外,在內容成本居高不下的情況下,如何維持收益增長、扭虧為盈是當前國內在線視頻平臺普遍面臨的最為直觀的問題。以愛奇藝為例,其2019年第三季度公開的財報數據顯示,盡管愛奇藝的內容成本增速自今年年初起連續三個季度降低,但其第三季度的內容成本達到62億元;截至第三季度,愛奇藝的會員數量已近1.06億人,會員付費收入達37億元,占到總營收額的一半,但愛奇藝的虧損仍在繼續。不僅如此,據相關統計數據,目前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與Netflix、Disney+等海外頭部視頻流媒體平臺相比,其會員付費定價僅約為這些平臺的五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且“優愛騰”很難再像這些海外平臺一樣有將單一用戶付費成本做低的空間,因為在Netflix、Disney+這類平臺上的用戶成本是依靠“本土制造全球買單”來攤薄,而國內的內容出海目前還處于做大階段。


在廣告收入縮水、用戶增量觸頂的情況下,國內在線視頻平臺只能在付費業務的增值上下功夫?!笆聦嵣?,像Netflix的會員價格幾乎每年漲價一次,但漲價造成的退訂情況都很短暫,隨著內容數量的增大和內容匹配質量的提高,Netflix完全有能力通過用戶數量的估算來計算未來一段時間合適的債務規模,進而根據這個數字來劃定內容投資的力度。只要能夠保證有充分的優質內容滿足用戶需求,付費業務的增設或漲價并不會影響平臺的長期價值和用戶粘性。國內在線視頻平臺對多元付費業務的探索必要且有益?!绷髅襟w商業分析師梁新和告訴記者。


目前來看,在線視頻平臺的付費業務創新首先需調整“度”的問題,還需更加耐心地摸索國內用戶的消費心理。毋庸諱言的是,每一場輿論都在推動著大眾的消費意識向更加“先進”的方向前進。大江大河,水大魚大,在線視頻行業的健康生態將在博弈中成形。

体彩竞彩赚钱 捕鱼游戏怎么玩赚钱 江苏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心水一点必中特多少画 开元棋牌漏洞 股票指数期货交割 云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华东15选5历史开奖 股票平台哪个好 网拍平台哪个靠谱